🏡
PTT小說網
x
    真龍古劍如夜空升朝陽,烈如火,劃破一界;勢如龍,君臨天下。

    黑豹大妖王眼中閃過一抹懼色,隨後懼色化為狠厲,仰天大吼,周身血肉蒸騰,化為血霧噴薄,剎那后血霧凝形狀,體態猛地漲大百餘丈,兩爪齊出,一爪拍向真龍古劍,一爪直取方運。

    家國天下,已然破損。

    方運雙目大睜,真龍古劍突然發出一聲響徹天際的輕鳴,如龍在空,瞬間巨化。

    天地為海,真龍巡之。

    足足一里長的真龍古劍如手撫蚊蟲,橫向掠過。

    磅礴無匹的力量斬斷黑豹大妖王,餘波如弧刃白浪,繼續前行,所過之處,萬木齊斷,最終消失在三十裡外。

    「你出不了樹界……」

    黑豹大妖王死死盯著方運,生機劇烈流失,話未說完,雙目中的光芒潰散,血肉迸射,噼里啪啦落在地上。

    那些血肉碎片如沸騰岩漿,草木遇之燃燒,土石遇之焦黑。

    方運長長吐出一口氣,身體一歪,武侯車徐徐從天而降,武侯車表面再無光澤,腐朽之氣徐徐縈繞,破損嚴重。

    方運用疲憊的目光掃視周圍,控制武侯車向前慢慢飛行,同時仔細觀察地面。

    地面皆是黑豹大妖王的血肉碎塊,並無任何有價值的物品。

    方運略一思索,家國天下之力外放,把所有碎肉皆收攏到一起,仔細檢查,甚至將所有碎肉碾為肉漿,但毫無所獲。隨後,方運閉上雙目,開始進行記憶回溯。

    很快,方運睜開眼睛。

    記憶回溯讓方運重溫之前與黑豹大妖王遇到的一切細節,而大儒強大的力量讓方運把每一個細節進行推演,每一個細節都有其根源,都可以推斷出各種可能性。

    方運飛到之前黑豹大妖王隱藏的地方,這裡已經是一個大坑,草木已經消失,坑中的泥土甚至因為遭遇衝擊和高溫,狀如陶瓷琉璃。

    方運繼續向前飛,飛出大坑,看到的是滿目瘡痍的森林。

    方運目光如電,快速掃過,不過數息,盯著一段黑色的破碎木頭,這截木頭,便是離黑豹大妖王最近那棵樹的一部分。

    方運嘴角浮現一個細微的弧度,驅散眼中的疲憊,直飛過去,外放真龍古劍,如同米粒雕龍,小心翼翼削著木頭的表面。最終,在木頭的內部,發現一枚銀紋黑底的核桃,不過雞蛋大小,暗淡無光,看似並無奇特之處。

    突然,方運眨了一下眼,雙目中浮現蚊蠅機關看到的景象,遠方竟然有凶樹在快速趕來,於是取出棉布纏住手,隔著棉布抓起那顆銀黑核桃,駕馭武侯車,快速離開。

    武侯車上,方運看著銀黑核桃,臉上的笑意更濃。

    「月樹果,萬界最強聖物之一,妖族巔峰半聖食之必可晉陞大聖,又稱大聖之果!這雖然只是月樹果核,可依舊極度玄妙,從海貝中取出這東西,必然要消耗一整個聖氣源!它拿此物進入這裡,應該是為凶樹圖。萬界之中只有龍族的映照天地才能完整記錄凶樹圖,但這月樹果核乃是月樹精華,能直接吞噬凶樹圖,而後借任何一界的月亮映照出凶樹圖中心部位以供人蔘悟。雖然使用一次后凶樹圖會消失,而且只能看到大約十分之一的凶樹圖,但對半聖都有不小的作用。」

    方運暗暗鬆了口氣,心道僥倖。

    「對於半聖之下的諸王諸皇來說,掌握完整凶樹圖和十分之一凶樹圖沒有任何區別,因為即便是諸皇,若想領悟一幅凶樹圖的十分之一,也至少需要十年的時間,若想領悟完整的凶樹圖,則需要五百年以上。一旦葬聖谷最頂尖的幾頭妖皇拿到這顆月樹果,很可能會誕生出聖道根基,即便被葬聖谷壓制力量暫時無法封聖,也有誅絕各界外來者的實力。幸好這黑豹認為殺我價值還在這月樹果核之上,而且認定自己不會失敗,不然我也不會撿到如此大的便宜!」

    方運使用人族、龍族古妖以及奇書天地中所有逃跑和隱匿之術,布下各種假象,再次進入藍土山脈,並根據樹尊的傳承,進入一片相對安全的樹林。

    這片樹林看似與樹界其他地方差別不大,只是露出地面的樹根都染著一層金黃色。這裡是樹尊曾經停留多年的地方,即便樹尊已經離開樹界,依舊被凶樹視為不可侵犯的聖地,即便滄海桑田,樹界被葬聖谷吞噬,依舊不會有凶樹胡亂進入此地。

    進入這片樹林,方運取出月樹果核,而後微微皺眉,稍作思索,確定妖族祭祀血樹還有相當長的時間才能成功,決定先吸收月樹果核的力量。

    樹界沒有真正的月亮,要麼離開樹界才能使用月樹果核,要麼找到能代替月亮的神物。

    方運是月皇,擁有月相神石,完全可以代替月亮。

    方運雙目緊閉,緩緩調整呼吸,數息后,身後清光衝天,古妖文台飛出,停在毒攻文台一側。

    在古妖平原內,方運已經獲得多頭古妖的血,現在上面已經有七頭各不相同的古妖雕像。

    方運深吸一口氣,古妖文台輕輕一震,濃郁的古妖氣息凝聚成一線,落在方運眉心,瞬間遍布方運的身體,最後就見皮膚之下的大筋與血管鼓起,青黑如蛇,皮膚表面出現極為細微的裂痕,但在毒攻文台與醫家力量的幫助下,迅速癒合。

    古妖文台的力量太強,方運身上源源不斷出現細微的傷痕,又迅速被毒攻文台治癒,如此反覆循環。

    方運右手一抖,手上的棉布裂開,右手抓住月樹果核。

    一種至凶至邪的氣息在月樹果核上陡然升起,如同萬惡之源、罪孽之始,彷彿要把整片天地污染殆盡。

    那強大的氣息猶如決堤的江水在方運體內奔涌,眼看就要湧入方運眉心吞噬文宮,古妖文台散發淡淡的光芒,將月樹果核的力量隔絕。

    與此同時,在方運並未察覺的文宮角落中,一顆得自聖墟的石頭髮出極淡的光芒。

    方運突然睜開雙目,眼中顯現兩顆邊緣血色縈繞的明月。

    這兩顆曾經融合月相神石的雙眼,彷彿成為真正的月亮,月樹果核的凶力立刻改變方向,湧入方運的雙眼。

    黑中帶銀的黑色絲縷出現在方運的兩顆眼球之上,彷彿被無形的巧手編製,不多時,一雙眼睛中出現一副一模一樣的凶樹殘圖。

    此時此刻,方運的雙目空洞如無。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