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本體一動不動,但神念卻已經置身於一方奇特的天地。

    天地四面八方漆黑一片,如虛空沉淪,萬界歸寂,慢慢地,他的腳下虛空生物,四周出現銀黑色細線,並緩緩交織形成的低矮樹木,這些低矮樹木以玄奧奇妙的方式排列著,錯綜複雜,彷彿構成了一座迷宮。

    與此同時,正上方彷彿有一面鏡子,倒映一模一樣的銀黑色細線以及密密麻麻的樹木叢林。

    上下兩副凶樹殘圖完全對稱,方運神念腳踏一座,頭頂一座,下一瞬間,兩副凶樹殘圖驟然擴大!

    下方的凶樹殘圖化為銀黑色的山川河流、大地丘陵,上方的凶樹圖則化為夜空籠罩、群星閃耀。

    億萬里疆域與天空之中,方運渺小如蟻。

    天地同震,絲絲縷縷金黃聖氣從中散逸,眨眼間,金黃聖氣化為無數不斷閃爍的影子。

    那些金色影子如神魔亂舞,充斥天地間。

    方運用盡全力去觀看,但所有的影子都在以極快的速度扭曲閃爍,根本無法看清究竟為何物,每看一眼,就感覺有一座恢宏至極的萬丈高山沖入自己的腦海之中

    不過一息之後,方運就感到自己腦海中已經多了數以萬計的大山,連成山脈,鎮封世界,要撐爆自己的頭腦,而且那連綿山脈在不斷增強增多,隨時可能壓垮自己的精神世界。

    方運心緒沒有絲毫波動,有條不紊地控制文宮中的聖氣融入神念,對抗腦海中那無形的大山脈。

    方運閉上眼,沉寂片刻,以極慢的速度緩緩睜開眼,露出一道極細的縫隙,縫隙之間金光閃爍,聖氣鼓盪。

    至此,方運眼中只能看到極少的金黃虛影,但每一道虛影的閃爍速度都變慢。

    方運再次掃視虛影,但虛影眾多,每一束虛影都彷彿一座山嶽、一片世界,無比陌生又無比遙遠。

    不多時,方運的目光集中到一束虛影之上,那虛影扭曲閃爍的速度越來越慢,最後慢到方運可以清晰地看到這金黃虛影的一切細微變化。

    方運面無表情盯著這個虛影,足足過了一刻鐘,那虛影突然輕輕一抖,消散與天地間,同時他雙眼突然爆出一團淡金色光華,隨後腦海中無形山脈中的一座山峰轟然崩塌,化為無數極其細微的微小顆粒,融入神念與文宮之中。

    一道似真似幻的宏大聲音在方運的文宮中響起,如同巨人抱山撞擊大地,四方共鳴。

    方運身體一晃,閉上眼睛,隨後皮膚表面浮現細微的光澤,又徐徐隱去。

    方運明明閉著眼,但卻看到,眼前浮現一片樹界中很常見的樹葉,那樹葉離開枝頭,緩緩飄落,最後落在地面,乾枯,腐朽,融入泥土。

    這彷彿是一個非常尋常的景象,一個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現象。

    方運卻不知何故,露出會心的笑意,本體緩緩伸出右手,拇指與食指輕輕一捏,上方一棵樹的樹葉落下,落在兩指縫隙之間。

    方運面帶微笑,緩緩用力捏住樹葉。

    一息,兩息,綠色的樹葉沒有絲毫變化。

    三息,原本充滿生機的樹葉瞬間變黃,剎那之後化為飛灰,風輕輕吹過,消散如煙。

    一束虛影,一葉生滅。

    方運睜開眼睛,雙目中繼續浮現兩副一模一樣的凶樹圖,神念再次在凶樹殘圖之間尋覓金黃色虛影,很快,方運又盯住一束虛影。

    在方運的眼中,那虛影慢慢停止閃爍,最後化為一條樹枝,樹枝之上有七片葉子,隨著時間的推移,七片葉子陸續凋零下落,當最後一片葉子飄落,金黃虛影消失。

    接下來,方運不斷捕捉新的虛影,幾乎每一道虛影都與落葉和凋零有關,彷彿在不斷重複充滿生機的樹葉從巔峰到枯敗的過程。

    所有的過程彷彿沒有任何區別,但方運卻如同著了魔似的,不斷尋找相似的虛影。

    那不僅僅是虛影,是聖道軌跡。

    一念一世界,一葉一乾坤。

    一天一夜后,方運的雙目開始流下漆黑的鮮血。

    兩天兩夜后,方運的鬢角漸白。

    三天三夜后,方運雙目中的月亮突然收縮,那銀黑色絲縷織成的圖案失去了依附,轟然崩塌。

    月樹果核那至凶至邪的力量也驟然收回果核內。

    方運的雙眼竟然被漆黑的**代替,眼珠消失不見,邊緣光滑,不過數息,**邊緣有肉芽生出,慢慢生長,最後形成新的雙眼。

    乍一看,這雙眼睛和之前毫無區別,但若是仔細觀察,就會發現這雙眼睛白得極致,也黑的極致,彷彿是天地間最純粹的兩種顏色融合到一起,明明有天淵之別,卻又無比和諧。

    方運輕輕眨了一下眼,總覺得眼前的世界有些不一樣,但又具體說不出哪裡不一樣,隨後神入文宮。

    很快,方運神念的目光落在才氣明月之上。

    大儒才氣,凝聚成月。

    之前方運的才氣之上出現一座詩鼎,而現在,左側第一輪明月上依舊有詩鼎,但在緊鄰的第二顆明月之上,卻多出一座新的三足兩耳青銅鼎,鼎身斑駁古舊,蒼茫的遠古氣息撲面而來,與第一座鼎相比,多了一些灰敗的氣息。

    第二座鼎的上面,有一個非常古怪的符號,似畫似字。

    方運認不出這個符號,樹尊的傳承中也沒有存在,但只看一眼便知道這個字的字意接近漢字的「枯」。

    觀凶樹圖,方運參悟出一種與樹界凶樹有關的聖道力量,這種力量非常之淺,也僅僅是最初步的聖道力量,但終究已經踏入聖道的範疇,已經超越大儒所能達到的聖道邊緣的境界。

    「枯朽!」

    方運正式為這種新力量命名,隨後試著運用,很快發現,無論是戰詩詞抑或唇槍舌劍,都無法「直接」承載這種力量,因為這是實實在在的聖道偉力,哪怕目前只是最低微的層次。

    但是,身為大儒,有一種力量可以承載這種層次的聖道偉力。

    家國天下!

    只因家國天下便是半聖文界的雛形。

    方運神念一動,文宮之中,浮現一個完美的半透明圓球,圓球的表面處處布滿裂痕。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