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荒草何茫茫,白楊亦瀟瀟。

    嚴霜九月中,送我出遠郊。

    四面無人居,高墳正嶕嶢。

    馬為仰天鳴,風為自蕭條。

    幽室一已閉,千年不復朝。

    千年不復朝,賢達無奈何。

    向來相送人,各自還其家。

    親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

    死去何所道,托體同山……啊……」

    最後一句本來是「托體同山阿」,「阿」音同「婀娜」的「婀」,但這大儒卻突然換成「啊」。

    許多人原本低頭默哀,聽到聲音深感奇怪,沒想到這位大儒竟然唱錯字音,抬頭一看,就見這位大儒竟然把文寶筆扔了出去,同時後退半步。

    隨後許多人嚇了一跳,這才發現,衛皇安竟然伸手掀開布簾,正盯著眾人看,眼珠還在輕動。

    「啊……」兩個女護士嚇得鬆開擔架撒腿就跑,幸好那大儒眼疾手快,伸手以才氣拖住擔架,避免衛皇安摔在地上。

    那大儒無奈苦笑道:「皇安賢弟,這是為何?」

    衛皇安眼中爆出奇異的光芒,緩緩道:「我的才氣還在。」

    「不可能!」那大儒驚詫萬分,說完,撿起那支文寶筆試探后道,「這支筆已成文寶,你斷然不可能殘餘才氣。」

    衛皇安無奈道:「我體內真有才氣,不信你探查一番。」

    那大儒點點頭,伸手點在衛皇安的額頭,隨後收回手,面露古怪之色,微微皺眉,突然飛到兩界山城牆之上,手持衛皇安才氣凝聚的文寶筆,注入才氣。

    就見那文寶筆華光大作,力量噴涌,形成一把巨斧,殺意瀰漫,斬向前方的妖蠻,威力與尋常大儒文寶筆毫無二致。

    那大儒沉思數息,突然抬起頭,望向天空的一顆奇特的星辰,文曲星碎塊,隨後恍然大悟,傳書給守界大儒陳奔以及聖院。

    很快,多位實權大儒聯袂而來,帶走衛皇安,並下達了禁口令。

    附近的讀書人若有所思看著天空的文曲星碎片和更高的新文曲星,意識到,人族恐怕將會迎來新的劇變,而且似乎是好的變化。

    兩界山上的戰鬥如火如荼。

    兩界山大軍、十國大軍以及各古地大軍聯手抗敵,戰鬥異常慘烈,每一天都會有大量讀書人戰死,但每一天也會有歷經磨練的讀書人進步,經常有進士或更高文位的讀書人臨場晉陞,讓人族士氣大振。

    聖院內閣已經開始著手準備啟動第一次兩界山大戰曾經進行過的「臨戰聖選」。

    讓進士以下文位的讀書人參與一場正規科舉之外的加考,由半聖分身親自監考,一旦通過,文位便會晉陞,待下一年參加一次正式的科舉進行補考,便可以獲得正式的文位。

    景國大軍負責的城段,士氣如虹,因為一位老翰林臨場突破,晉陞為大學士。

    神態疲憊的張破岳走到景國大軍後方,沖著老翰林一拱手,微笑道:「李老先生,恭喜您。」

    老翰林李知良笑了笑,道:「老嘍老嘍,若是五年前成大學士,老夫說不得要向大儒沖一衝,遲了五年,大儒無望。張將軍,三個月後換防,老夫便不回景國了。」

    張破岳愣了一下,習慣性地輕捋下巴上濃密的黑鬍子,輕輕點頭,道:「那邊如此。您畢竟曾入選翰林十老之一,如今已成大學士,您的《黃河吟》或可晉陞四境,除非妖族大可汗以上的高手出手,否則您定可安然無恙。」

    一旁的軍士羨慕地看著李知良,這位老翰林在進士時可是景國出名的詩人,因為自小居住在黃河邊上,創作出一首進士戰詩《黃河吟》。後來好友慘死妖蠻之手,李知良備受打擊,沉寂多年,但一直苦練《黃河吟》,早在多年前就將《黃河吟》練到三境。

    一境《黃河吟》只是尋常,僅僅弄喚出黃河之水衝擊敵人,二境則能形成黃河凝冰之象,攻守兼備,三境《黃河吟》則可凝聚成黃河萬鯉,聲勢浩大,絲毫不弱於普通的大學士戰詩。

    《黃河吟》若能晉陞到四境,那這位新晉大學士的實力勉強比得上新晉大儒。

    李知良笑了笑,道:「老夫剛晉陞大學士,先熟悉這個層次的力量再去聖廟學習,先學習那首《三送蠻皇》。『西北望,射天狼』,雄壯之極。」

    張破岳點點頭,站到一邊休息,出神地望著遠方。

    一旁的景國讀書人也悵然若失,不知道在想什麼。

    李知良腳踏平步青雲,徐徐高升並前行,在抵達景國大軍後方后,提筆書寫自己最擅長的戰詩《黃河吟》。

    詩成,依舊是三境,李知良眼中閃過一抹遺憾之色,但隨後恢復正常,開始繼續戰鬥,熟悉新的力量。

    演練完所有力量后,李知良面露詫異之色,隨後傳音給張破岳道:「張將軍,你晉陞大學士后,文宮星辰之中可有異象?」

    張破岳疑惑地回道:「並無異樣,知良先生可否細說?」

    「我方才演練所有力量,其它皆與書中或傳言描述的大學士力量相仿,唯獨我文宮星辰中由《黃河吟》凝聚的星辰格外不同,仿若搖搖欲墜,咦……」李知良突然停止傳音。

    張破岳好奇地看向李知良,就見李知良身後突然有一顆燦爛的星辰逆飛上升,不過拳頭大小,初看並無特別之處,但細看之下,那顆星辰充滿玄妙之意,彷彿一界誕生。

    那星辰飛到李知良頭頂一丈高處便停止,不斷收縮擴大,光華亂顫,引來附近許多讀書人觀看。

    數息后,那星辰突然停止收縮,緩緩凝聚成一把玉壺。

    玉壺尺許高下,通體青色,玉壺表面雕刻一條浩蕩黃河,自天際而來,流到天地盡頭,竟不是死物,而是正在流動,宛若縮小的黃河。

    那李知良哈哈一笑,道:「此物當為『黃河壺』。」

    說完,伸手一指,就見黃河壺表面雕刻活躍起來,渾濁的河水從壺中飛出,河水之上遍布河水凝聚的鯉魚。這河水與一開始極小,但迎風漲大,最後如完整的《黃河吟》一般,形成一條承載數不清的黃河巨鯉的大河沖向敵軍。

    無論是人族還是遠方大營中妖蠻,皆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隨後,李知良轉身飛往兩界山內,並傳音給張破岳道:「西聖召見,老夫暫且離開。」

    張破岳急忙問:「黃河壺是何物?」

    「我也是意外所得,不知所以,或許西聖陛下能說出個所以然。」

    張破岳突然想起未死的衛皇安,面露喜色。

    「此乃人族大興之兆!」

    就在此時,妖蠻大營中號角連響,妖蠻如退潮般離開。

    人族眾將士迅速清理戰場,而許多讀書人則開始議論李知良與黃河壺。

    第二天,一個消息在人族之中流傳,由於文曲星的力量增強,人族力量隨之提升,現在人族眾聖正在研究新的力量,不久之後,或許會找到將文宮星辰化為奇特力量的手段。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