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樹界之中,方運不斷前行,憑藉蚊蠅機關躲過所有凶樹。

    在路上,方運並沒有直線前行,而是去一些隱秘的地方採摘一些樹界才有的神物。

    經過幾天的長途跋涉,方運終於停下來,爬上高大的樹木上,最後在樹頂站立,眺望前方。

    樹界的樹木高大茂密,前方的樹木密布,樹葉如海。

    在樹海的盡頭,有一片連綿起伏的群山,彷彿是樹界的盡頭,把樹海攔腰截斷。山上沒有一棵樹木,山石都呈暗紅色,遠遠望去,像一條血龍橫卧。

    群山高低不平,但最低也有萬丈之高,山峰上空是灰白色的無盡流雲,從群山深處向四面八方奔涌,如浩蕩萬河,擴散成海。

    這些山,便是樹界的滴血山。

    方運仔細查看,終於在兩座山之間發現一條縫隙,心中大定,確定自己找到方向,因為那便是通往血樹的唯一路徑。

    方運立刻跳下巨樹,坐在行流身上向那縫隙疾馳,許久之後再攀上樹頂,看到滴血山已經很近,之前遠遠相望的縫隙已經變得十分寬闊,乃是一處峽谷。

    峽谷邊緣隱約可見十頭大妖王,為首的是一頭四境蛇族大妖王,氣息渾厚,周身毒霧環繞,有明顯的祖神一族威壓。

    每頭大妖王身後至少有兩尊靈骸,最低也是二境,最強的一尊靈骸赫然是皇者。

    方運心頭一緊,但仔細觀察后鬆了口氣,那頭鷹皇靈骸雖然強大,但左翼有明顯的殘缺,這也意味著它在天空中實力大降。偏偏鷹族不適宜在陸地戰鬥,這使得這頭靈骸完全比不上行流。

    行流是完完整整的皇者靈骸。

    峽谷深處瀰漫著淡紅色的光芒,紅光之中影影綽綽,看不真切。

    方運正欲下樹,似是想起什麼,將才氣聚於雙目,定睛看去。

    就見那奇特的淡紅色光芒立刻變得完全透明,峽谷內的一切盡收眼底。

    方運心頭一震,那紅色光芒可是血樹的力量,不入谷內,連半聖都無法看透,沒想到自己能輕易看破。

    峽谷寬有三里,可那血樹之粗遠超峽谷寬度,以致於根本無法看到全貌,只能看到血色的樹皮和部分樹榦,更高處的樹榦樹枝則隱沒於迷霧之中。

    方運試著去看迷霧,卻發現無法看透,並未在意,那迷霧乃是遮擋物,與紅光不同。

    在巨大的血色樹榦下,有一座高約百丈的巨型石台,石台古樸粗礪,漆黑如墨,各處雕刻著奇特的符號與紋路,每一處符號和紋路都被鮮紅的血液佔滿,那鮮紅的血液正在徐徐流動,讓石台顯得格外妖異。

    方運仔細看了一眼血樹祭壇,與古妖傳承中的一模一樣。

    祭壇共分三層。

    祭壇的最下層方方正正,四周擺著一座座彷彿由鮮血澆築的雕像。雕像形象各異,有人族,有妖蠻,有古妖,還有龍族。

    這些仿若鮮血凝固的雕像無比詭異,表面不斷冒出令人噁心的血泡,散發著凶厲與怨念。

    這層祭壇的前方,站立著數以百計的妖蠻,這些妖蠻仰面朝天,雙目緊閉,口中念念有詞,神遊天外,一縷縷氣血從鼻孔中飛出,落在那些血雕像之上,被血雕像吸收。

    在數百大妖王和大蠻王之中,兩頭蛇皇格外醒目,它們的身體足有五十餘丈長,如同小山一樣盤在那裡。

    和其他妖蠻一樣,這兩頭蛇皇同樣在被血雕像吸收力量。

    血雕像不斷流淌的血液,順著凹槽紋路留到這一層的中心。

    下層之上的中層祭壇是一面巨大的圓盤,血雕像形成的血液順著凹槽紋路留到圓盤之上,最後流到圓盤的中心,進入祭壇的頂層。

    祭壇的頂層是一艘長約三丈的黑紋灰底石舟,石舟之內,有一顆碩大的血色巨卵。

    血卵表面遍布細密的樹枝,樹枝自迷霧之中的血樹垂下,織成吊籃與血卵融為一體。

    透過未被樹枝包裹的部分,可以看到血卵之內向外發出血光,如同一顆碩大的心臟在跳動,外放的光芒隨著心臟的跳動時明時暗,不斷變幻。

    只看了一眼,方運就覺得自己的心跳突然改變,變得與那血卵一模一樣。

    方運內心突然生出一個念頭,那就是自己只要與那血卵融合,就能立地成聖,統御萬界,完成自己的一切理想,必然能讓人族立於萬界之巔。

    方運的雙眼慢慢生出血霧。

    剎那之後,方運冷哼一聲,果斷移開目光望向它處,並從樹冠滑落,落在樹下,再也看不到那石胎血卵。

    方運眨了一下眼睛,眼中的血霧消散,恢復了清明,隨後檢視自身,發現自己的頭顱之中多了一個血色的光芒,只有芝麻粒大小,若不仔細檢查絕無可能發現。

    方運沒有驅除那個光點,因為根據樹尊的知識傳承來看,只要意志力堅強,留著紅光沒有害處,出了樹界自動消散,但若是在血樹附近強行驅除紅光,會被血樹視為大敵,必然會被血樹殺死。

    再一次坐在武侯車上,行流開始迅速移動,但方向不是正南的峽谷,而是東南方向。

    若想靠近血樹,必須要有葬神花。

    血樹的存在與普通的凶樹或生靈不同,血樹並沒有一個清晰的意識,更接近混混沌沌,只有在祭祀的時候吸收那些血液才會稍稍有清晰的意識,可一旦祭祀中斷,它的意識便回歸混沌。

    只要不去攻擊血樹,不去採摘血樹上的神葯,或者不在血樹附近屠戮凶樹,只有身體內有那個紅光,便不會被血樹攻擊,即便在血樹身上拉屎撒尿也無妨,血樹並不會感到被侮辱或被冒犯。

    所以,破壞妖蠻的祭祀很簡單,衝到祭壇之上,奪走石胎血卵即可,而血卵消失,祭祀結束,事後絕不會被血樹攻擊。

    但問題在於,如何能抵達祭壇。

    在祭祀的過程中,血樹不允許外敵靠近,而且在奪走血卵的一剎那,會展開瘋狂攻擊,哪怕只能持續一瞬間,也足以屠聖。

    方運並不擔心血樹在最後的攻擊,因為樹尊的傳承秘法可以制止血樹最後的瘋狂,那麼,瞞過血樹靠近石胎血卵成為關鍵。

    葬神花便可以讓血樹忽略掉自己。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