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萬軍之後,方運乘坐行流緊緊跟隨,不多時,雙方相距五里。

    在這個距離,大儒戰詩威力不減,但方運的戰詩還是以大儒之下為主,所以繼續前進。

    十頭大妖王見方運竟然還不停,毫不畏懼,甚至希望方運更加靠近。

    當雙方相距三里的時候,行流立刻停下,而十萬大軍再次加速。

    八萬槍騎兵如萬虎下山,氣勢如虹。

    兩萬弓騎兵直接彎弓射箭,蘊含各種力量的長箭如雨落向十頭大妖王。

    在大妖王眼裡,只有戰詩將領有些威脅,普通的戰詩士兵根本不堪一擊,大妖王還從來沒被戰詩士兵傷過。不過,方運畢竟威名太盛,其中有八頭大妖王本能將一絲聖氣融入氣血之鎧護住身體。

    但善於襲殺不喜防護的狼淙王和蛇絡王不僅沒有動用聖氣防護,反而邁步上前,準備先行擊破大軍。

    數以千計的箭矢飛向狼淙王與蛇絡王,兩頭大妖王皆是三境,無比信任自己的氣血鎧甲,甚至沒有外放其他防護力量,要把最強的力量用在攻擊上。

    兩頭大妖王傲然望著前方,任憑箭矢落在自己身上。

    這些弓騎兵得到武廟文台增強,攻擊極為集中,而兩頭大妖王體型龐大,不過一眨眼的功夫,就有超過三百支箭正中兩頭大妖王的身體。

    兩頭大妖王先是露出不解之色,隨後驚愕萬分,周身突然噴發狂暴的氣血,甚至還動用了數十絲聖氣,把擊中自己和即將飛來的所有箭矢吹飛。

    在狂暴的氣血衝擊中,兩頭大妖王的目光有些迷茫,因為它們兩個發現自己竟然至少被一百支箭擊穿氣血鎧甲,身體出現傷口。

    兩頭大妖王都在無助地思考,二境大儒的喚兵詩什麼時候能對三境大妖王造成傷害了?一般來說,三境大妖王即便不使用氣血護甲,戰詩士兵的武器也不可能對他們造成絲毫損傷。

    三境大妖王的皮膚毛髮比鋼鐵更加堅硬!

    迷茫之後,兩頭大妖王立刻感受到,每一支箭上,都蘊含多重可怕的力量,尤其弱水、奇風、兩種祖級星位力量、多種文心力量以及難以琢磨的聖道力量,竟然直接鑽進身體之內。

    隨後,兩頭大妖王驚恐起來,猛地後退,狼淙王大喊:「不要被方運擊中,他的戰詩有古怪。」

    在這十四個字說完后,其餘八頭大妖王竟然全身發冷,身體僵硬。

    因為,僅僅說完十四個字的工夫,兩頭三境大妖王的氣息驟降為二境!

    「怎麼會這樣!」狼淙王惶恐地檢查自身。

    蛇絡王大喊道:「我的心核內有一種奇特的力量,正在不斷削弱我的力量!我正在消耗聖氣抵抗,若是不用聖氣,我現在已經跌落為普通妖王。」

    蛇幻王從牙縫裡擠出一句話:「方運的戰詩中,有聖道偉力!」

    「什麼!」其餘九頭大妖王大吃一驚,隨後看著方運,完全無法相信。

    「你們兩個……」蛇幻王的聲音突然停滯。

    狼淙王的青色狼毛竟然有一部分變得枯黃,蛇幻王的鱗片竟然也鬆動脫落。

    壽命大減。

    「不好!」蛇幻王突然看向那二十頭靈骸。

    除了皇者靈骸,其餘十九具靈骸或多或少被長箭擊中,表面上看,靈骸只是多了幾個傷口,但它們的氣息卻在快速下降。其中所有的二境靈骸全都降到一境。

    方運沒有放鬆,按部就班使用連詩,《詠秦民》《玉門關》加《破樓蘭》。

    青海長雲暗雪山,

    孤城遙望玉門關。

    黃沙百戰穿金甲,

    不破樓蘭終不還!

    當《破樓蘭》詩成,天空昏暗,白雪與黃沙漫天飛舞,方圓十里皆被狂野的沙塵暴籠罩。

    就見落雪與黃沙之中,十頭大妖王周身氣血升騰,那些黃沙與落雪如同劇毒一樣,飛快腐蝕妖王的氣血,消耗他們的力量。

    「不對!不要隱藏力量了!」蛇幻王大喊一聲,他面前的褐色寶罐突然炸裂,就見一把巨大的狼頭錘徐徐升起,並迅速變大。

    漆黑狼頭錘表面泛著濃郁的血光,血光一現,如太陽照雪,無論是第二輪的箭矢還是漫天黃沙,全部消融得一乾二淨。

    半聖葬寶威能無儔,紅光一灑,竟然要卷殺十萬大軍。

    方運冷哼一聲,身後的星火渾天鑒突然加快轉動,一片火光如霞雲揮灑,抵消那半聖葬寶的部分力量。

    仍然有一部分半聖葬寶的力量落在十萬大軍之中,就見行流力量形成的鎧甲閃爍三下后,全面潰散。

    但是,除此之外,十萬戰詩兵將似乎沒有受到任何損傷。

    十頭大妖王目瞪口呆,那可是半聖葬寶啊,現在雖然無法全力驅動,但絕對是實打實的正常攻擊,就這麼被抵消了?

    不應該是聖物一出,掃滅萬敵嗎?

    蛇幻王立刻回憶方才的細節,道:「原來如此!是方運家國天下與神秘聖道偉力的力量抵消狼首聖錘的力量!他絕對承受不住第二擊!我能看出來,星火渾天鑒的力量有限,無法真正攻擊我們!」

    說著,蛇幻王深吸一口氣,將大量聖氣與自身氣血注入狼首聖錘之中。

    就見那狼首聖錘猛地變大,百丈高下,然後輕輕向前方空氣一砸,猶如點了一下頭。

    狼首聖錘並沒有衝到方運面前,但方運上空突然出現一個方圓十里的巨大半透明巨錘,攜帶一股恐怖的威能如萬山覆壓,直直砸下。

    大地將崩。

    就在此時,方運身後清光衝天,抵住那巨錘,隨後聖魂文台從清光中飛騰而出。

    聖魂文台上有兩座聖人雕像,一為王驚龍,一為張仲景。

    就見那王驚龍雕像雙目突然發出微光,好像活了過來,伸出食指向巨錘一點,也不見任何威能,天空的巨錘便突然崩裂。

    隨後,王驚龍雕像之上的微光退散,表面徐徐開裂,遍布蛛網般的裂痕。

    方運的家國天下中,枯朽之力小幅度減少。

    十頭大妖王徹底懵了。

    「方運只用文台就抵擋了一次狼首聖錘?是半聖葬寶太弱了,還是方運太強了?」

    「即便蛇幻王只有四境,使用半聖葬寶一擊也足以傷到皇者,為什麼方運紋絲不動?」

    蛇幻王一口氣沒上來,哇地吐出一口血。

    其餘大妖王緊張地看著蛇幻王,至少到皇者才能多次駕馭半聖葬寶,它不過是四境,憑藉祖神一族的力量和聖氣的確可以動用半聖葬寶,但如此短的時間連續使用兩次,已經到了極限,若是在短時間內再敢使用狼首聖錘,必然會傷及根本,徹底斷了封聖的可能。

    這時候,十萬大軍已經殺到。

    八萬騎兵如海嘯一般,瞬間淹沒十頭大妖王與二十具靈骸。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