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剩餘的兩萬弓騎兵在這一刻彷彿神射手附體,在遠處對靈骸和大妖王們進行精準的射擊,完全超出了普通戰詩士兵的範疇。

    「都給本王……滾!」

    蛇幻王怒喝一聲,身後浮現一尊蛇族聖像,然後張開巨大的蛇口,猛地噴吐蘊含劇毒的氣血洪流,一邊噴吐一邊甩頭,氣血洪流如江水決堤,就見前方扇形範圍內數百丈的戰詩士兵如同脆弱的陶瓷一樣,紛紛破碎。

    那些戰詩騎兵太過密集,一擊之下陣亡過萬。

    四境大妖王的聖相一擊,遠非這些戰詩騎兵所能承受。

    不過,這種大範圍的攻擊也付出了代價,有兩頭靈骸遭到蛇幻王的衝擊徹底粉碎,其他靈骸也受到不同程度的損傷。

    看著前方瞬間出現的空地,十頭大妖王揚眉吐氣,甚至露出笑容,可剎那之後,他們的笑容凝聚在臉上。

    沖在最前的都是《從軍行》形成的戰詩騎兵,而《從軍行》這首詩有個特點,一旦士兵死亡,那麼便會化為青銅兵戈、星光長劍或銀月弓箭之一。

    明明只是一首戰詩,卻相當於攻擊兩次。

    就見上萬件不同的兵器出現在空地上空,隨後帶著刺耳的破空聲,呼嘯著沖向蛇幻王。

    每一件兵器表面都閃爍著淡金色的光芒,聖氣與枯朽之力的力量!

    萬兵如河。

    有之前狼淙王和蛇絡王的遭遇,每個大妖王都想象得到蛇幻王被擊中后的場面。

    「擋住它們!全都用聖相之擊!」蛇幻王幾乎嚇破膽,再一次使用聖相之擊。

    其餘大妖王展開聖相之擊。

    多重聖相之擊的疊加無比強大,就見兩軍相交處華光閃爍,猶如末日,升起衝天的蘑菇雲,隨後強烈的衝擊波把方運的戰詩騎兵沖得四散,部分戰詩騎兵甚至被餘波殺死。

    數息后,煙霧散盡,剩餘騎兵再度展開衝鋒。

    不遠處的方運繼續吟誦《從軍行》,不斷喚出戰詩騎兵,而那五頭戰詩大將則在方運身前巡遊,保護方運而不是胡亂攻擊。

    戰詩李廣和戰詩養由基不斷瞄準靈骸射擊,靈骸遠遠不如大妖王靈活,因此經常會被兩人射中,代價就是被枯朽之力侵蝕,力量徐徐下降。

    在使用喚兵詩的間歇,方運陸續使用其他攻擊手段,不為殺敵,只為凝練文玉。

    《石中箭》的三境巨箭,《月刃行天》的巨型光刀月刃,《斬樓蘭》的巨大斬雪劍,《昆吾劍》的濃密劍雨,輪流攻擊大妖王。

    方運的戰詩騎兵太多,那些大妖王和靈骸殺之不不絕,每次想突擊到方運面前都會被行流輕易阻擋,只能痛苦地跟戰詩兵將廝殺。

    一開始它們不斷使用聖相之擊,可隨後他們便不得不節省氣血之力。

    因為,所有的大妖王和靈骸或多或少被擊中過,而被擊中的代價就是被無孔不入的枯朽之力侵蝕。面對枯朽之力,他們自身的氣血之力毫無用處,只能靠大量聖氣來消磨。

    但,聖氣只是葬聖谷散逸的力量,更像是強大一點的天地元氣,沒有任何獨特的性質,枯朽之力則是實實在在的聖道偉力,這就導致他們要消磨一絲枯朽之力至少要消耗上百倍的聖氣。

    數息后,方運所在的地方星光一閃,眾大妖王看去,就見又一顆星辰冒出,在方運身後凝聚出一張玉制小弓。

    那小弓表面雕刻著虎紋,方運心念一動,小弓便猛地漲大並快速拉滿弓,憑空出現一支與《石中箭》一模一樣的長箭。

    林暗草驚風,

    將軍夜引弓。

    平明尋白羽,

    沒在石棱中!

    三境長箭呼嘯飛出,飛向一頭被削弱到一境的靈骸,穿過防護聖氣的薄弱點準確擊中它的身體,造成很小的傷口,可枯朽之力等力量湧入靈骸體內。

    隨後,那些大妖王揉了揉眼睛,因為他們看到了不敢相信的一幕,僅僅一息之後,那玉弓再度射擊,周而復始,再無停歇。

    方運正式將新的文玉命名為「獵石弓」。

    這獵石弓是秀才戰詩所化,論整體力量是不如冰河馬,但也正是因為文位低,可一息一箭。

    獵石弓每一箭的威力還要超過上千弓騎兵齊射,而且有著無以倫比的穿透能力,箭本身威力一般,可附帶的枯朽之力讓那些大妖王叫苦不迭。

    方運很快發現一件事,那就是獵石弓與冰河馬分別吸收不同的才氣明月的才氣,稍加推演便知道,自己有幾輪才氣明月便能同時支持幾件文玉。

    很顯然,文玉太少。

    方運正要繼續戰鬥,但心念一動,鬼使神差地控制獵石弓飛向戰詩李廣。

    《石中箭》這首詩,便是根據李廣的真實經歷而作。

    在那十個大妖王疑惑又絕望的眼神中,那戰詩李廣竟然接過獵石弓,挽弓便射。

    轟!

    新的箭矢已經不像箭,甚至也不像巨弩,而是像攻城衝車的巨大撞錘。

    一頭一境靈骸被正面擊中,即便身體有聖氣護體,就聽轟地一聲,被擊飛數十丈,不僅身體受傷,聖氣也消耗百倍於那一箭所需的聖氣。

    戰詩李廣是二境大學士戰詩《李廣頌》的力量,本身就是大儒層次,再被附加了那麼多力量,同時手持獵石弓,立刻變成一具恐怖的殺戮機關。

    而且,《李廣頌》的特性就是必然擊中,每一箭都只能硬抗。

    就見戰場之上出現震撼的場面,每過一息,便飛出一根被聖氣包裹的巨大攻城錘!

    那一境靈骸接連承受五支巨箭后,身體轟然炸裂。

    那十頭大妖王嚇得身體一顫,突然發現方運的戰詩大將更像是兇殘的妖蠻!

    方運沒想到戰詩和文玉結合有如此威力,更加想凝聚新的文玉。

    「若是《斬樓蘭》的斬雪劍與《昆吾劍》的帝王之劍也能凝聚文玉,那我的戰詩名將甚至戰詩國君豈不是能碾壓同境界妖蠻?若是那首《江城子*密州出獵》能凝聚成天狼弓,這李廣的實力豈不是……」

    方運目光湛湛,一邊繼續戰鬥,一邊心中思索新的大儒戰詩。

    在寧安城的時候,方運作出過《江城子*密州出獵》,因為借用國運強行提升境界,所以讓這首詩成為大學士和大儒都可以用的雙文位戰詞。

    不過這首詞和其他戰詩不同,是人族目前殺性最濃和威力最強的大儒戰詩,每一次使用消耗的才氣極多,最適合在敵人實力大降後進行斬殺攻擊。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