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戰鬥持續進行,這些大妖王度過一開始的慌亂,開始聯合作戰。

    它們的目的是守住峽谷,所以幾次衝鋒失敗後放棄攻擊方運,轉而一心一意打消耗戰,拖延時間。

    方運正好需要熟悉新的力量,也並不著急。

    在覺察到枯朽之力不能無限度使用后,方運便開始控制用量。

    沒有無窮無盡的枯朽之力,十頭大妖王壓力消失了一大半。

    那狼首聖錘高掛天空,哪怕沒有被激發,僅僅是外放的氣息本就能擊潰方運的戰詩士兵,但它的力量完全被星火渾天鑒壓制。

    星火渾天鑒雖然並非殺伐聖寶,主要用以星空挪移,需要吞噬太陽才能發揮威力,可本身的層次遠高於半聖葬寶,讓不被驅動的狼首聖錘毫無用處,消弭了對方運的最大威脅。

    隨著戰鬥進行,十頭大妖王感覺壓力又有所增加,仔細一觀察,發現是方運進步了。

    方運的力量沒有進步,但戰鬥水平飛快成長。

    已經跌落到二境的狼淙王道:「蛇幻王,你過多久才能再使用一次狼首聖錘?」

    蛇幻王無奈道:「若是讓我靜養,六個時辰便可,可現在我持續戰鬥,至少兩天,前提是聖氣足夠。」

    「兩天?那不是等死嗎?」狼淙王面露惱色。

    蛇幻王怒道:「能怪本王嗎?本來定好是一位皇者主持祭祀一位守護,但中途出了岔子,為了快速祭祀完成,只能讓兩位皇者同時祭祀。你若是不滿,你可以用,你現在就能用一次!」

    狼淙王頓時面紅耳赤,不敢回答,以他現在的實力,用狼首聖錘就等於自殺。

    狼淙王悶頭攻擊,過了好一會兒才道:「方運的戰詩兵將源源不斷,萬一我們聖氣和氣血耗盡,豈不是等死?」

    「放心吧,人族和我們打消耗戰不佔優勢,他們才氣最容易耗盡,咱們沒了氣血單憑身體也可以解決他們!以他目前這種程度消耗,最多堅持一個時辰!」

    「也對,等他才氣耗盡,自然會撤走,那時候便是咱們展開追殺的時候。」狼淙王道。

    一個半時辰后,十天大妖王面露疲色,方運依舊在源源不斷使用戰詩攻擊。

    「一個半時辰了!」狼淙王低聲道。

    蛇幻王狠狠瞥了狼淙王一眼,繼續悶聲戰鬥。

    又過了兩刻鐘,蛇幻王突然暗中傳音道:「你們看,方運才氣有枯竭的跡象!」

    那些大妖王立刻仔細觀察,方運的額頭冒出細密的汗珠,書寫戰詩的時間明顯變長,而每一首戰詩的間隔時間也逐漸增加,這都是才氣大量消耗后的正常現象。

    狼淙王厲聲傳音道:「蛇幻王,我從三境跌落二境,這個仇一定要報!一旦他因才氣枯竭而逃跑,你不能阻止我追殺他!」

    蛇幻王笑道:「為什麼阻止你?我也與你一起去追殺他,留兩個妖王在這裡守著就行。」

    「我不要留守!」

    「我要追方運!」

    壓力驟減,這些大妖王也開始各自打著自己的小算盤,都想追殺方運。

    等這些大妖王吵了好一陣,蛇幻王才不耐煩道:「不管誰留守,殺死方運的功勞咱們十個平分!誰再吵誰留守!」

    其餘大妖王這才停下爭吵,繼續戰鬥,不斷擊殺衝過來的戰詩騎兵。

    現在的情況與一開始完全不同,普通戰詩騎兵沒了枯朽之力,沒了行流的力量庇護,被這些大妖王和靈骸輕易擊殺。

    不過,那兩萬弓騎兵卻與一開始毫無區別,它們一直位於方運的家國天下內,無休無止進攻,和李廣一樣,成為十頭大妖王的心腹大患。

    又過了一個時辰,狼淙王已經不耐煩了,方運還在堅持,只不過流的汗水更多,神態更加疲憊。

    「堅持,我們還有一些聖氣!」蛇幻王給其餘大妖王打氣。

    十頭大妖王繼續悶聲戰鬥。

    一刻鐘,兩刻鐘,三刻鐘……

    再一次過了一個時辰,大妖王們原本有二十具靈骸,而現在只剩八具,其餘靈骸都被枯朽之力侵蝕最後被方運擊潰。

    那鷹皇靈骸很強,可每次它出手都會被行流攔截,根本發揮不出真正皇者靈骸的威能。

    方運不斷在暗中觀察,看出來這十頭大妖王的聖氣已經不多。

    方運快速檢視自身,聖魂文台上王驚龍雕像表面的裂痕早就癒合,這讓方運倍感高興。

    聖魂文台一座雕像就能抵得上半聖葬寶微弱一擊,已經堪稱曠古絕今,現在竟然能在兩個時辰內完全恢復,完全超出了方運的預料。

    最關鍵的一點是,現在的聖魂文台僅僅是初步狀態,只有兩尊半聖雕像。

    「晉陞為齊家境大儒后,我之前不能用的一些力量,也可以用了!」方運心裡不斷盤算。

    又過了兩刻鐘,方運多次露出猶豫之色,甚至連戰詩的釋放也變得遲緩。

    十頭大妖王心中暗喜。

    「快了,做好準備!」狼淙王幾乎無法掩飾自己的喜色。

    但是,方運似乎在咬著牙堅持,竟然又挺過三刻鐘。

    十頭大妖王幾乎忍不住,各個在心裡大罵,尤其狼淙王,差點被氣瘋。

    「我一定要殺了這個方運!」

    終於,方運堅持不住,冷哼一聲,武侯車快速後退,但行流身化百丈之體,沖向峽谷。

    那十頭大妖王不僅沒有畏懼,反而各個面露喜色,知道方運的才氣終於近乎耗盡,再也支撐不下去。

    面對皇者行流,其中三頭大妖王聯手使出半聖之下最強的神相之擊,就見三種恐怖的力量自天而降,覆壓方圓數十里,連方運都在被攻擊的邊緣。

    方運立刻控制行流快速躲避神相之擊的核心區域,就見行流周身金光環繞,澎湃的聖氣凝聚成一座高山,迎向三重神相之擊。

    轟!轟!轟!

    大地塌陷,天地無光。

    皇者除非使出壓箱底的手段,否則硬接三頭大妖王的神相之擊必然受傷。

    方運勉強逃出攻擊範圍,憑藉家國天下的力量擋住餘波衝擊。

    行流成功避開攻擊核心,那凝聚而出的高山被擊潰,它的本體並沒有受傷。

    「敢爾!」

    方運微怒,指揮行流再次攻擊。

    再次有三頭大妖王發起神相之擊,行流一邊躲避一邊抵擋,這一次同樣沒受傷。

    方運的怒氣更盛,繼續讓行流攻擊,同樣有三頭大妖王使用神相之擊,這一次,行流本體受到輕傷。

    而九頭大妖王也付出了代價,短時間內再難使用神相之擊,連聖相之擊等其他攻擊都會減弱。

    方運似乎不甘心,讓行流再次攻擊,但是,蛇幻王卻獰笑道:「我們早知道你用行流是為了騙出我們的神相之擊,所以我們將計就計,利用神相之擊消耗你的聖氣!你放心,我的神相之擊絕不會出手,只會用在你身上!」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