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萬界之中,不只有你們人類懂得計謀!」狼淙王咧嘴大笑。

    方運面色出現細微的變化,猶豫不決,而蛇幻王趁機控制鷹皇靈骸,與行流纏鬥。

    雙方都是皇者,行流明顯更強,但有其他靈骸在,行流也無法戰勝鷹皇靈骸,更何況有十頭大妖王虎視眈眈。

    方運面沉似水,甚至已經不使用戰詩,戰場上除了行流只剩七個戰詩將領。

    沒多久,方運轉身就跑,一邊命令行流回返,一邊帶著微不可查的怒氣道:「一幫縮頭烏龜,如果你們與我一對一公平對戰,早就成為筆下亡魂。本聖還有要事去做,先把你們的狗頭暫時寄放在你們的脖子上。」

    行流全力返回,載著方運和七個戰詩大將逃跑。

    「你,逃不掉!」

    蛇幻王等早有準備,讓兩個三境大妖王留守,它帶領其餘七個大妖王以及八具靈骸追殺方運,它們都乘坐鷹皇靈骸,速度極快。

    行流之上,戰詩李廣與戰詩養由基不斷射箭攻擊,阻撓蛇幻王等大妖王。

    行流並非以速度見長,八頭大妖王全力出擊,竟然被逐漸拉近距離。

    眼看方運就要重新回到森林,蛇幻王低聲傳音給其他大妖王:「這裡面或許有埋伏,也可能是方運的計謀,大家小心,最多再追出百里便回返,不能被沖昏頭腦!不過你們也不用怕,我有狼首聖錘在,大不了獻祭壽命殺他!」

    其餘大妖王一愣,急忙點頭,妖族本就不擅長謀算,若不是蛇幻王提醒,它們根本不會想到可能存在危險。

    在進入樹林的一剎那,方運扭頭看了一眼八頭大妖王,似乎因為戰鬥失利而浮現惱怒之色。

    那蛇幻王把一切都看在眼裡,心中大樂,對其餘大妖王傳音道:「我們祖神一族都學習人族兵法,也讀過兵蠻聖的大作,雖然運用不如人族天才,但也不弱於普通人族。無論方運還有什麼手段,都說明一件事,他根本沒有一舉戰勝我們的實力,不得不靠智謀來取勝!」

    狼淙王恍然大悟道:「有道理!他若是真有幫手,若是真有什麼厲害的手段,早就直接殺死我們!」

    蛇幻王道:「蛇決皇禁止我們追出森林,我把我的推測說完后,它同意我追出一百里!」

    未等蛇幻王說完,就見前方出現一座巍峨高山,接著天降大雪,最後地面浮現劇毒草原。

    分別是《廬山局》《一送蠻王》和《二送蠻王》三首阻敵詩,現在方運的文宮之中文曲星光無比濃郁,已然可以直接化虛為實,不需要聖頁。

    蛇幻王不怒反喜道:「看到沒有?他竟然開始消耗珍貴的聖頁使用阻敵詩,九成九是真想逃跑,若是陷阱,巴不得我們快速追上他!諸位,這可能是我妖界殺方運的最好機會,一定要把握住!為了封聖,為了萬界之主的榮光,殺死方運!」

    「殺死方運!」其餘大妖王齊聲怒吼。

    這些大妖王雖然不能使用神相之擊,但可以使用聖相之擊,在他們的聯手下,方運的三首阻敵詩被瞬間擊潰。

    但是,在不遠處,又有高山聳立,寒雪飄落,毒草鋪地。

    狼淙王面露焦急之色,道:「這方運的速度雖然比我們慢,但很可能先我們一步逃出百里之外。」

    蛇幻王眯著眼看了前方森林數息,道:「那麼,我便使用神相之擊,困住他!」

    狼淙王忙道:「進入葬聖谷前,妖界已經公布方運的力量,其中有一種力量就是破幻,你若用幻術神相一擊,未必能困住他。」

    蛇幻王自信地說道:「普通幻術自然奈何不了他,但我用的是神相之擊加聖氣,他的力量據說來源於月相神石,還不足以看破我的幻術,就算看破,那也是數息之後的事了。」

    說完,蛇幻王突然張口血盆大口,雙目瞬間變得一片銀白,它體內的聖氣與氣血大量流失,剎那之後,天地輕輕一震,一個覆蓋方圓百里的巨大蛇頭落在地面,化為一片白霧籠罩大地。

    就見蛇幻王的雙眼輕輕閃動,其餘大妖王皆從他的眼睛上看到方運的影子。

    在蛇幻王的眼睛上,方運驟然停下,不知遇到什麼,不斷使用戰詩攻擊四面八方的空地樹林。

    「好!我們趁現在追上去,若是運氣好,能直接殺死他!」狼淙王道。

    一眾大妖王站在鷹皇靈骸上,直撲方運。

    在距離方運還有五里的時候,八頭大妖王和靈骸一起攻擊,整整八道聖相之擊如氣血洪流殺向方運。

    八道聖相之擊的威力已經強於一次神相之擊。

    不過,方運似乎感覺到了危機,猛地向前沖,利用行流擋住兇猛的一擊。但這次防護非常狼狽,方運與行流都被巨大的力量沖飛。

    砰砰砰……

    一連串的聲音響起,坐在武侯車上的方運撞斷了十幾棵大樹才停下來,彷彿在茂密樹林里犁出一條道路。

    「哈哈哈……」

    眾多大妖王大笑著展開包抄,準備圍住方運。

    「你們看,方運吐了一口血,人族的身體怎麼能跟我妖族相提並論,怕是斷了好幾根肋骨。」

    「他本來可以用家國天下硬抗,但捨不得用太多聖氣,這才受傷。不過,接下來他會吸取教訓,多用聖氣防護。」

    蛇幻王道:「咦?看來方運的破幻之力很有限,它大概只能看破兩三成,實力會被壓制,大家不要保留,拚命攻擊!」

    蛇幻王一聲令下,八頭大妖王燃燒氣血與聖氣,以比之前更加迅猛的方式展開攻擊。

    它們的體長都超過二十丈,如同八座巨獸之山,從不同的方向攻向方運,氣血仿若連成一體,風雨不泄,蚊蠅不出。

    方運好似如蛇幻王所說,真的無法全部看透蛇幻王的幻術,根本找不到真正的敵人在那裡,只能收縮家國天下,不斷吟誦防護戰詩詞,配合行流開始被動防禦。

    八頭大妖王和眾多靈骸則毫無顧忌地攻擊方運,完全不需要任何技巧,只需要外放力量,必然可以擊中家國天下或者行流的防護。

    「蛇幻王,現在方運眼中看到的是什麼?」狼淙王大聲喊。

    蛇幻王一邊攻擊一邊笑道:「在他眼裡,四面八方都是神衛,我們的模樣也被變換成神衛,它根本不知道如何下手。而且他只要看不破我的幻術,也就無法確定方向,所以他根本不敢亂動。」

    「你太壞了,竟然敢用神衛嚇唬他!」狼淙王大笑。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