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祖神各族中,都有一支數量不過一百的精銳大妖王甚至妖皇守護祖神祭壇,它們本身就無比強大,再加上長時間被祖神祭壇的力量滋養,一出手就攜帶淡淡的聖力,異常可怕。沒有滅族危機,那些神衛絕不會出動。

    一眾大妖王不斷攻擊,但方運的防護力量異常強大,它們消耗大量的聖氣與氣血,短時間竟然無法攻破。

    很快,蛇幻王發現自己的聖氣即將耗盡,一問才知,每個大妖王只剩三百餘聖氣絲,已經不足以支撐一場激烈的戰鬥。

    「減少聖氣消耗!他似乎在慢慢看破幻境,等到那時候再尋找機會使用聖氣出擊!」

    其他大妖王急忙停止使用聖氣。

    即便沒有聖氣,它們也因為數量上的絕對優勢,還能繼續瘋狂攻擊。

    突然,方運的家國天下表面裂開一個口子,接著開始快速龜裂。

    「好!」狼淙王忍不住大叫,其餘大妖王也雙目發亮。

    勝利就在眼前!

    但是,就在所有大妖王精神放鬆的一瞬間,方運的家國天下突然膨脹,瞬間包裹所有的大妖王與靈骸。

    在這一剎那,他們與外界切斷了所有聯繫。

    家國天下不僅僅是一個氣泡狀的盾牌,還是一種完整的力量體系,若是能把敵人引入其中,會發揮最強的殺傷力,但這樣做如同傷人傷己的雙刃劍,意味著外敵也能更輕易地攻擊其本人。

    人族的身體太過脆弱,所以大儒們只有在同歸於盡的時候才會選擇把敵人納入家國天下。

    所有大妖王在被家國天下包圍的一剎那感到驚慌,但下一剎那,心中狂喜,準備凝聚全身所有力量去攻擊前方的方運。

    可是,方運的家國天下與眾不同。

    方運的家國天下之中,有血芒文台的力量,有聖魂文台的力量,還有枯朽聖力!

    恐怖的威能突然爆發,讓這八頭大妖王的身體僵硬了那麼一眨眼的時間。

    方運手上多出一座尺許小山。

    山體黝黑,其上附著密密麻麻的藍色神符。

    方運輕輕一拋,那小山飛到狼首聖錘之上,如同磁鐵吸小鐵塊一樣,把那狼首聖錘吸附住,縮回方運手中。

    方運則突然哇地吐出一口血,家國天下的力量立刻鬆動,方運瞬間收攏布滿裂痕的家國天下。

    八頭大妖王恢復了自由,可狼首聖錘沒了。

    方運身後的星火渾天鑒還在!

    淡淡的聖威籠罩八頭大妖王,若是普通妖王,會立刻死亡,但它們有強大血脈,還有聖氣護體,只是陷入剎那眩暈,隨後氣血被壓制。

    原本聖威只是讓他們實力減少三成,不至於跌落境界,但是,他們都曾被方運的枯朽聖力侵蝕,兩兩相合,它們的境界齊齊跌落一境!

    「逃出星火渾天鑒範圍!」蛇幻王大叫一聲逃跑。

    但是,巨鱷模樣的行流早就在為這一刻積蓄力量,突然化生出十六個巨大的鱷魚頭,分別咬住每一個大妖王和靈骸。

    鷹皇靈骸第一時間掙脫,並用鷹喙一啄,啄斷咬住蛇幻王的鱷魚頭,載著蛇幻王轉身逃跑。

    其餘靈骸與大妖王瞬間被行流吞入口中。

    區區一境與二境的大妖王們,在皇者靈骸面前毫無抵抗能力,立時死亡。

    其餘七具靈骸則被困在行流的身體內。

    「追上去!」

    行流在方運的指揮下,猛地撲出去,化為一片方圓二十里的湖泊,瞬間裹住鷹皇靈骸與蛇幻王。

    蛇幻王突然用力一咬,也不知咬碎了什麼,周身被一道濃厚的聖力包裹,突破行流的包裹,飛向峽谷口。

    不過隨著飛行持續,他周身的聖力快速消耗。

    在飛行的過程中,蛇幻王好似聽到身後有人在吟誦詩詞。

    老夫聊發少年狂,左牽黃,右擎蒼,錦帽貂裘,千騎卷平岡。

    為報傾國隨太后,親射虎,看孫郎。

    酒酣胸膽尚開張,鬢微霜,又何妨?持節雲中,何日遣馮唐?

    會挽雕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

    蛇幻王安全抵達峽谷口十裡外,周身聖力消散,隨後感覺到身後好像有無量明光,有無盡火焰,本能回頭望去。

    就見後方的天空已經化為一片白茫茫,一團比太陽還要熾烈光球正在他的雙眼中迅速變大。

    「那不是光球,那是一支巨箭……」

    蛇幻王腦海中剛閃過這個念頭,射狼箭便轟在它的身上,它只是本能地側身躲避。

    轟!

    蛇幻王三十餘丈的龐大蛇軀體一分為二,頭顱倒飛出去,而剩下的軀體表面迅速枯黃,最後竟慢慢化為枯葉,接著化為細沙,融入大地。

    它剩下的蛇頭傷口處,也在慢慢變得枯黃。

    遠處的方運大口喘著氣,狼狽地坐在地上,連家國天下都沒外放,快速誦讀《論語》,恢復才氣。

    此刻的方運全身都被汗水打濕,頭髮黏在衣衫上,胸前是自己吐的血,身後的星火渾天鑒也失去力量支持,跌落在地,他的七個戰詩大將表面忽明忽暗,隨時可能潰散。

    在數十裡外,行流與鷹皇靈骸還在纏鬥,雙方戰況極為慘烈,並逐漸遠離方運。

    方運似乎已經什麼都顧不上,只顧恢復才氣。

    「臨死前,本皇允許你留下遺言!」

    方運大驚失色,抬起頭,就見原本在主持祭祀的蛇決皇竟然離開祭壇,飛出峽谷口,如同流星急速飛來,所過之處狂風驟起。

    蛇決皇的力量已經跌落至五境,但它本身依舊有皇者威壓,配合五十餘丈的巨大身體,以及那白底黑紋的蛇紋和令人毛骨悚然的雙眼,彷彿與全盛時期毫無區別。

    瀕死的蛇幻王大口吐著血,有氣無力道:「屬下無能,讓您親自出馬,這至少會讓石胎血卵延遲一個月……」

    飛行中的蛇決皇扭頭看了蛇幻王一眼,兩道血色神光自它雙眼飛出,如同熱刀切豆腐一樣,瞬間把蛇幻王的頭顱切成三塊。

    蛇幻王帶著不甘心的神色倒在地上,身體慢慢枯黃,融入大地。

    方運好似怕極了蛇決皇,一邊喚行流回返,一邊駕馭武侯車全力逃跑,同時不斷吟誦阻敵詩阻攔蛇決皇。

    蛇決皇宛如巨龍在半空飛翔,雙目外放神光,所有的阻敵詩一觸即潰。

    「本王知道,你還有別的手段,都拿出來吧!」

    蛇決皇如一團烏雲壓向方運,它的雙目無比冷漠,眼中的方運只是它隨時可以解決的獵物,無法引動它一絲一毫的情緒波動。

    「告訴本皇,你是用何物收取了狼首聖錘,斬斷本皇與它的聯繫!」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