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蛇決皇的速度太快,但行流終究離得更近一些,擺脫鷹皇靈骸后,快速向方運回來。

    蛇決皇一張大口,一條巨蛇骸骨沾著它的體液飛出來,直撲行流。

    蛇皇靈骸!

    兩頭皇者靈骸立刻纏住行流。

    方運看了一眼行流,繼續逃跑。

    已經受損的武侯車,速度遠比不上蛇決皇。

    星火渾天鑒可以單憑氣息輕易壓制四境之下的妖蠻,但遇到五境甚至皇者,作用微乎其微。

    至於鎮魂迴廊,正在鎮封狼首聖錘,只要有足夠的時間,可以消磨掉蛇決皇遺留的神念印記,將其據為己有,但現在起不到任何作用。

    雙方越來越近,在方運相距峽谷二百里的時候,兩人已經相距十里,這對皇者來說,和在眼前毫無區別,但蛇決皇畢竟因為祭祀而跌落五境,這個距離還不是最佳的出手時機。

    但,武侯車轉向,氣息微弱的方運昂起頭,平靜地看著迫近的蛇決皇。

    蛇決皇速度驟減,目光掃視附近,最後停留在八里之外。

    五十丈長的龐大蛇軀盤在天空,皇者的威壓讓蛇決皇宛如眾聖之主,俯視方運如見螻蟻。

    方運臉上之前的驚懼或憂色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冷靜。

    蛇決皇眼中閃著凶光,緩緩道:「兩百里的距離,這大概就是你提前算計好的,一旦重創我,足夠在我逃回峽谷前將我殺死。可惜,你低估了我,也高估了自己!你與他們鏖戰數個時辰,消耗的才氣和聖氣不是假的;你用不知名的力量鎮封狼首聖錘,消耗的力量也不是假的。正如蛇幻所言,你若真有碾壓我們的實力,現在早已經得到石胎血卵。」

    方運微微一笑,道:「的確,我的實力是有限,我不得不為此使用一些小小技巧,比如假裝才氣枯竭引那些妖王來,比如故意把你引到如此遠,避免峽谷內的妖蠻救援你。不過我糾正你幾件事,第一,我之所以與那些大妖王纏鬥數個時辰,原因很簡單,我即將晉陞治國之境,拿他們磨練,讓基礎更牢固。消耗聖氣不假,但我的才氣到現在為止,只消耗了十分之一。」

    獲得枯朽之力后,治國之境便猶如坦途,對方運來說舉步可達。

    蛇決皇的瞳孔驟然放大,難以相信這個事實,斷然否定道:「不可能,就算你有才高八斗加傳說中的文思泉湧,也絕不可能有如此雄厚的才氣。你先假意示弱,可惜我不會被欺騙,所以改變策略,偽裝擁有更強大的力量打擊我,甚至想唬騙我撤離,我同樣不會上當。」

    方運無所謂一笑,道:「至於第二,狼首聖錘的確強,但鎮封它我沒有消耗一絲一毫的力量。裝吐血這種事,太簡單。」

    方運徐徐挺直身軀,氣息慢慢攀升,很快達到齊家境巔峰。

    蛇決皇死死地盯著方運,一句話也不說。

    「第三,如果你實力停留在妖皇階段,甚至在五境巔峰,我二話不說,轉身就走。我之所以用一些策略,是為了保留力量用在葬聖谷中其他更重要的時候。你們,不配我用盡底牌!」

    蛇決皇眼中怒意滔天,連聲道:「好!好!好!你應該祈禱之前無法看破蛇幻王的幻境也是裝的!跟我的幻境比起來,蛇幻王的力量猶如蛇卵一樣幼稚。」

    「你說的沒錯,我當時是裝的,不然怎麼能引你出來?」方運微笑道。

    「那麼你的家國天下破裂也是裝的?」蛇決皇怒極反笑。

    「不愧是祖神一族的皇者,慧眼如炬。」方運說著,外放家國天下,表面仍然有裂紋,但光芒一閃,所有裂紋消失。

    蛇決皇目光一顫,終於開始懷疑自己的判斷,心中生出淡淡的危機感,嘴中卻說:「你們人來果然狡猾,如此一來,我便摸不清你的實力,戰鬥時候便會有所顧忌。可惜,你小看了本皇!我現在的目的只有一個,殺了你!我只有全力以赴這一條路可選,因為若殺不死你,導致石胎血卵失敗,我就算活著離開葬聖谷,也必然會被父聖殺死!」

    蛇決皇說完,一張口,墨綠色的毒氣奔涌,衝上天空,並化為無數綠光閃爍,最後凝聚成一座大迷宮下落,籠罩方圓三十餘里。

    劇毒迷宮,蛇族皇者才有的手段。

    此時的劇毒迷宮雖然範圍變小,威力減弱,可依舊有著劇毒迷宮完整的特性。

    迷宮之內,無數毒蛇對方運展開攻擊,和普通幻術不同的是,這些毒蛇真能傷人。

    但是,方運毫不畏懼,醫書浮現在前方,而毒攻文台出現在後方,接著毒攻文台飛出無數的烏黑之蛇,與墨綠的劇毒之蛇對攻。

    方運家國天下外立刻變成毒蛇們的戰場,雙方的毒蛇不斷死亡化為毒氣,但又不斷重新凝聚,開始無休無止的廝殺。

    蛇決皇不斷操控幻術,製造各種環境來誘導方運,他的幻術水平極高,早就脫離影響聽力視覺觸覺等簡單的層次,已經能透過家國天下直接影響神念與頭腦。

    即便是神念最澄凈的五境大儒,或多或少都會受到影響。

    但是,所有的幻術在方運面前不起任何作用。

    蛇決皇發現,方運不僅能看穿幻術,甚至已經能瓦解直達他神念和頭腦的幻術。

    「怎麼會……」蛇決皇喃喃自語,身為瘟疫之主的聖子,它和瘟疫之主一樣專修毒術與幻術,他現在的幻術比蛇幻王的神相之擊都更強大,但竟然無法影響方運。

    「一定是它接觸過這種幻術!」蛇決皇不甘心,開始變幻各種幻術環境,不斷消耗聖氣甚至血脈力量。

    但是,方運自始至終不受影響。

    到了最後,蛇決皇甚至放棄使用氣血,乾脆消耗一整個聖氣團加一滴瘟疫之主的聖血配合神相一擊構架它此生最強大的幻境,祖地蛇窟。

    從遠方看去,就見一座完全真實的千丈高山突然出現,覆蓋方圓數十里。

    整座山色彩斑斕,山體各處布滿密密麻麻的洞口,數不清的毒蛇在進進出出,攀爬遊動,伸出猩紅的信子發出嘶嘶的聲音。

    在高山的山頂,則是祖神亂芒的神像!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