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感應數息便發現,家國天下內的枯朽之力恢復能力因為晉陞三境變得異常恐怖,恐怖到現在的枯朽之力用之不竭,就算一直使用大儒戰詩都無法耗盡。

    方運心中無比欣喜,因為無盡的枯朽之力比國運更重要。

    雌方非常強大,可蛇決皇也不弱,而且蛇決皇暗藏眾多聖氣,以致於方運檢視完自身後,發現雙方還在戰鬥。

    方運沒時間等待,張口吐出唇槍舌劍,殺入雌方的沼澤軀體中,僅僅十息后,蛇決皇的境界掉落到三境,在跌落三境的一息之後,被方運一劍殺死。

    那兩頭皇者靈骸失去了控制,突然變得異常狂暴,只要它們體內的聖氣還在,便不會被他人馴服。

    僅僅幾息的時間,便重創行流,而它們兩個的身體也因此殘缺。

    方運急忙上前幫助行流,困住兩頭皇者靈骸,等兩頭皇者靈骸的聖氣耗盡后,才收為己用。

    方運向兩頭皇者靈骸中各打出一團聖氣。

    鷹皇靈骸兩翼殘缺,蛇皇靈骸缺了尾骨,實力都只相當於五境靈骸,但足以成為方運的左膀右臂。

    至於那些被行流侵吞的靈骸,方運不準備供給聖氣,因為那樣等於浪費,不如讓它們充當馬車背負東西,在沒找到聖氣源之前,聖氣還是要節省。

    方運看向地面的蛇決皇靈骸,毫不猶豫消耗聖氣團將其收入吞海貝中。

    蛇決皇的屍體全身完整,雖然無法在短時間內形成靈骸用以戰鬥,但若是與葬聖谷的聖靈交換,可以換到非常珍貴的神物。

    聖氣和完整骸骨,永遠是葬聖谷的硬通貨。

    這次戰鬥,等於與四境大妖王戰鬥,卻收穫妖皇骸骨。

    方運低頭看了一眼身前的史冊,這是相當於醫書、法典等物的聖道力量,專修史道可以從歷史長河中獲得更多數量的古妖,但方運只是輔修,所以目前一次只能役使一頭。

    一頭看似尋常,但包括絕大多數的古妖,根據敵人不同可轉換最適合的古妖,遠遠比喚出兩頭普通古妖更強。

    不過,有一些古妖實力太強,諸如古妖四凶和少數古妖,方運倒是可以役使,但境界會降低,喚出來等於白白浪費力量。

    方運望向血樹與祭壇。

    看守峽谷的兩頭三境大妖王無比慌亂。

    祭壇周圍的其他妖蠻毫無反應,但那頭蛇湎皇正扭頭看著方運,目光極為複雜,各種情緒交織,疑惑、驚慌、憤怒、不甘等等皆有,根本無法冷靜下來。

    以目前明面上的實力對比,方運已經勝出!

    「積蓄多年,開始收穫了。」

    方運感受到自身力量出現質的飛躍,如君臨天下一般向血樹飛去。

    整片樹界的樹林,彷彿是襯托方運的披風。

    在離峽谷還有二十里的時候,方運的聲音在半空炸響。

    「歸附者,等同私兵;負隅頑抗者,誅!」

    方運的聲音中不僅充滿濃烈的殺意,還有一種牽動人心靈的勸誘力量,讓人不只生出親近之感,甚至還有順從的念頭。

    峽谷口的兩頭三境大妖王目光迷茫,足足過了一息才恢復清明,隨後兩人對看一眼,想起當年孔聖教化的傳說,全身冒汗。

    「我們……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靜等蛇湎皇的命令吧。其實,我們既然進入葬聖谷,參與祭祀,便已經做好死亡的準備。死在方虛聖手下,也算不辱此生。至於歸附人族,還是算了。」

    「那便如此!」

    其中的一頭大妖王傳音給祭壇邊的蛇湎皇,問:「殿下,我們應該如何做?」

    蛇湎皇沉默數息,傳音道:「放行!」

    「啊?」兩頭大妖王目瞪口呆。

    「放行!」蛇湎皇的聲音在山谷上空回蕩。

    兩頭大妖王懷著複雜的心情向兩側走開,遠遠地為方運讓出一條道路。

    方運坐在武侯車上,靜靜地看著蛇湎皇。

    「識時務者為俊傑。」方運道。

    蛇湎皇長嘆一聲,道:「祭祀一旦開始,我們便無法中斷。你此來的目的既然是石胎血卵,那便來取吧,我們不會攻擊你。」

    方運盯著蛇湎皇看了數息,點點頭,道:「好,只要你們不攻擊我,我可放你們離開此地。」

    方運很快抵達峽谷口,從容進入。

    峽谷的氣氛變得無比詭異。

    在那麼多妖蠻的面前,方運乘坐行流大搖大擺進入,兩側的鷹皇靈骸與蛇皇靈骸緊緊跟隨。

    很快,那兩頭大妖王的神色已經有細微的變化,由原本的無奈和屈辱,變成了期待,在方運離祭壇還有一里遠的時候,兩頭大妖王的臉上竟然隱隱有一絲嘲諷之意。

    那蛇湎皇的神色自始至終都沒有變化,好像一直在哀怨祭祀失敗,但是,它的目光死死黏在方運身上,方運離祭壇越近,它的心跳聲越快。

    終於,方運跳下行流,一步邁入祭壇一里內,正式進入血樹散發的紅光之中。

    蛇湎皇與兩頭三境大妖王立刻瞪大眼睛。

    但是,讓它們三個失望的是,方運竟然順利地進入其中,而且繼續前進。

    蛇湎皇的目光再次變得複雜起來,而兩頭三境大妖王陷入深深的迷茫。

    「血樹看不到他?」

    「竟有這種事?」

    兩頭大妖王相互看著,感覺妖生失去了目標。

    方運離祭壇越來越近,很快越過所有人,給眾多妖蠻留下背影。

    蛇湎皇盯著方運的後背,眼中神光閃爍,但蛇族的本能和天性讓它放棄動手,繼續等待,只有必然成功之時再出手。

    伺機而動是蛇族的天賦能力。

    方運邁步上了第一層祭壇,又上了第二層祭壇,最後走到石船邊緣。

    兩頭大妖王被方運的大膽和順利震驚,再一次盯著方運,臉上再也沒有嘲弄,但卻充滿了希望,希望方運失敗!

    方運似笑非笑地側著身,看了一眼蛇湎皇與兩頭大妖王,伸手搭在石船中的血卵之上,與此同時,他的眉心浮現一棵金色的大樹,散發著柔和的淡綠色光芒。

    看似毫無威脅的血樹好似突然變成縱橫荒古的凶物,毀滅萬界的凶念橫掃山谷,在場的每一頭妖蠻都感覺天地崩滅,自己不是即將死亡,而是已經死亡。

    那些因為祭祀而境界跌落到妖王的上百妖蠻,瞬間死亡。

    但是,不過下一剎那,那種力量消散,方運輕鬆地以單手托起石胎血卵。

    蛇湎皇感覺全身的血液停止了流動,兩頭大妖王感覺時間靜止了。

    這可是在血樹面前!

    那可是能孕育至寶的神物!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