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論語》的每一章長短不同,而文意深淺也不同,再加上這是方運第一次正式為眾聖經典作注,所以中途經常停下,無意識地摸著石胎血卵,像是在盤古玩,有意識地反覆咀嚼,反覆推敲,數易其稿。

    在註解到「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內自省也」的時候,方運突然一愣,竟然沒有立即注音訓詁,而是眼帘微垂,足足沉寂了兩個時辰,才繼續解釋。和之前不同的是,方運雙目蘊精光,好像又有所得。

    一開始蛇湎皇還能保持獨立清醒,但後來便和其他妖蠻一樣,完全沉浸在其中,即便在方運停下來的時候,也絲毫沒有其他念頭,一直在琢磨《論語》的內容。

    《論語》不過萬餘字,可字字珠璣,方運註解的總字數是原文的幾十倍,再加上修改琢磨,過了一天也只書寫了三分之一。

    足足過了三天,方運才解讀到《論語》的最後一章。

    和開頭的「學而時習之」那一章一樣重要,這最後的一章以濃重地筆墨點出天命、君子、禮、立、言、知與人,前後遙相呼應,而貫穿全書的,則是一個「學」字。

    方運反覆低聲誦讀最後一章。

    「孔子曰:『不知命,無以為君子也;不知禮,無以立也;不知言,無以知人也。』」

    在註解前文的時候,方運已經夠感覺自己透支了所有力量,因為歷代先賢對眾聖經典作注不可能幾日完成,往往是數年甚至數十年方成一書。

    方運本想和寫《古妖史》一樣,分而書寫,可一來是能在葬聖谷完成《論語新注》對自己有莫大的幫助,二來冥冥中有種感覺,若是現在中斷《論語》,或許會失去一份大機緣大福報。

    所以,即便已經感覺撐不住,方運也沒有中斷,反覆揣摩推敲,甚至不斷消耗聖氣。

    足足休息了一個時辰,方運才提筆,一邊講授,一邊書寫完《論語新注》最後的一部分。

    在寫完最後一個句號后,面色發白的方運長長呼出一口氣,然後抬頭望天,側耳傾聽。

    天空之上,陰雲密布,雲中隱隱可見血樹那巨大的影子。

    什麼都沒有發生,連聖道之音都沒有,還不如書寫完第一章的動靜大。

    方運輕嘆一聲,有些失望,但想到《論語》開篇第一章的譯文,隨即微微一笑,一閉眼,倒頭便睡。

    不一會兒,方運竟然開始打鼾,而且鼾聲還很大。

    方運在上面打呼嚕,其餘妖蠻在下面搖頭晃腦,至今還沒有從《論語新注》中走出來,還在深研《論語》文意。

    少數妖蠻甚至早就拿出紙筆,認真記錄了方運所有的話,包括那些不適合在《論語新注》上書寫的內容。

    足足過了十二個時辰,方運才蘇醒,睜開眼,看到的是熟悉的雲霧遮空,大腦放空好一會兒,才伸了個長長的懶腰,慢慢坐起來。

    下面的妖蠻大都橫七豎八睡著,鼾聲如雷,還有少數妖蠻面色古怪,神色焦躁,完全陷入《論語》之中,還在不斷精研。

    教與學不同,方運付出的精力何止萬倍於聽課的妖蠻。

    方運緩緩起身,看了一眼這些妖蠻,思索片刻,打量山谷,最後目光落在血樹的樹榦之上。

    之前看到血樹的時候,充滿暴虐的氣息,而今樹皮表面竟然有溫潤如玉的光芒,那血紅色的質地也變得清澈,表面跟包漿似的,如同被莫名偉力浣洗過,變得更加純凈。

    沉思半刻鐘,方運將石胎血卵用蛋殼包裹,和其他物件送入自己的吞海貝中,然後乘坐行流,在兩頭殘缺的皇者靈骸的護送下,頭也不回離開峽谷。

    直到方運走出峽谷口,入迷的妖蠻和入睡的妖蠻突然驚醒,紛紛轉身望向方運的背影。

    方運一身青衣,站在行流額頭,如腳踏江海,浮遊天地間。

    眾多妖蠻突然感覺,這天地,好似方運所開,同時生出一種淡淡孺慕之情。

    蛇湎皇學人族模樣,起身後並彎腰九十度作揖。

    「恭送恩師。」

    其餘妖蠻立刻中規中矩地行大禮,恭送方運。

    遠方樹林隨風輕動,好似妖蠻一般,恭送老師。

    方運嘴角噙著淺淺的笑意。

    如此迅速便晉陞三境大儒,必然隱患重重,若沒有半聖出手相助,後果堪憂。在進入葬聖谷前,王驚龍曾經提醒方運,在葬聖谷中晉陞大儒后,儘快提升境界,不要擔心隱患,到時候他會出手相助,大不了本體持經誦讀,在方運身邊誦讀一年半載,再大的隱患也會被消弭。

    不過,在書寫完《論語》后,方運感覺自身的所有隱患全都消失,無論是之前還是新引發的。

    對於讀書人來說,詩詞終究遜於文章,而文章遜於經典。

    《古妖史》也好,其餘書籍也罷,主要還是方運依託他人它力,但這《論語新注》不同,完全是方運這些年所學之集成。

    書寫《論語新注》的過程遠比想象中複雜,不僅要整理所學,總結所學,還要挖掘記憶,加深記憶,同時去蕪存菁、去偽存真。

    書寫這本書的過程,便是錘鍊的過程,把思想中的雜質全部剔除,同時讓精華更加純粹,這便是最好的修行方法之一。

    若是之前稍有遲疑,不能一氣呵成,反而會在葬聖谷中留下隱患。

    現如今,方運遙望長空,天地通透。

    「接下來,如果能讓月樹果核復刻一處凶樹圖最好,如果做不到也無所謂,畢竟此次樹界之行的收穫已經超乎尋常。在樹尊和負岳的傳承中,樹界還有一些極好的地方,但都太過危險,以我目前的實力,怕是難以得到什麼好處。龍翻身之類出現在外界的機會大,以我現在的實力渾水摸魚,還是有機會的。」

    「接下來,我應當直取人族的血墓陵園,去尋找人族聖陵,完成驚龍先生最後的囑託。可惜,妖蠻絕不可能讓我進去,在沒有絕對的實力之前,我寧可棄人族聖陵寶物不取,也不能送死。如此算來,我應該去一趟織雷山,看看夜鴻羽老先生如何,再從織雷山進入懸天江,看看能不能遇到古妖聖物。」

    「我現在已經晉陞三境,又有三頭不算完整的皇者靈骸,已經是實打實的皇者實力,除非遇到妖皇那個層次的大高手,否則無人能勝我,行事便無須低調。不過,也還是需要小心,萬一妖界真的準備多件禁法神木,見到我就用,那必然凶多吉少。」

    想起禁法神木,方運就頭疼,歷史上不少驚才絕艷的人族大天才就被禁法神木困住,無法操控天地元氣,有力使不出,最終隕落。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