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無盡星空。

    一條體長百丈的青色巨蛟呼吸星光,御空而行,經常憑空挪移。

    蛟聖敖宙的雙目清澈,沒有絲毫的血色,根本不像是妖獸之眼,反而如同人族的老者,滄桑中透著些許智慧之光。

    「方運啊方運,本聖現在真的要多謝你。若不是你傷了本聖的聖道根基,本聖不會重新審視此生,最後終於發現本聖的瑕疵,有望突破。本聖已經不再恨你,但若不殺你,心結不除,本聖無望晉陞大聖。用不了多久,本聖恢復聖體,便會好好謀划,聯合妖界、西海龍聖、眾多蠻聖甚至人族半聖,製造一個天衣無縫的必死之局!」

    敖宙心裡正想著,突然凝神遠望,身體星光環繞,迅速穿行數萬里后停住。

    一滴灰暗的血滴正在飛行,被他以神念定住。

    「這是……」

    敖宙猶豫片刻,外放神念,就見屢屢透明的青絲飛出,包裹那滴血滴。

    剎那之後,敖宙面露驚容。

    「原來這是鼠聖遺留的血液,真沒想到,那血芒界竟然有噬龍藤守護,那從此以後本聖絕不去那處尋死。這鼠聖說,它們是中了埋伏,是被出賣,嫌疑最大的便是那瘟疫之主,因為瘟疫之主曾經支持兵蠻聖出手,也推舉鼠聖來血芒界,結果它的選擇都導致聖隕。偏偏瘟疫之主堂堂化身竟然殺不死一個進士,這疑點更大。」

    「可惜,瘟疫之主終究是亂芒血脈,只要得到石胎血卵就能晉陞大聖,此事我不會說出去。當然,若它晉陞大聖失敗,那我便去妖界討個公道,誰給他瘟疫之主這麼大的膽子,屢次幫助方運。」

    「咦……」

    敖宙突然面露驚喜之色,目光落在前方一顆表面微紅的荒蕪星球。

    「這裡似乎是當年龍族之地,或許可以找到遺留的通道,提早返回聖元大陸!」敖宙一擺長尾,加速飛向那星球。

    龍族血墓陵園外。

    通往龍族血墓陵園的峽谷格外高大,甚至勝過人族與古妖。

    峽谷所在的山峰乃是一條完整的龍形,只不過龍頭龍尾皆在雲霧之中,峽谷口不過是龍身上拱形成的拱門,只不過這拱門太大,上面又有雲霧遮擋,所以看起來像是被白雲覆蓋的峽谷。

    在峽谷之外,站立著二十餘妖蠻王者,為首的則是一頭獅族皇者,全身金光燦燦,威儀無上。

    那些大妖王大蠻王都在獅族皇者一里之外,低聲議論。

    「唉,獅威皇真是霸道啊,我不過是路過的,就被它徵召來這裡。雖說方運是文星龍爵,有可能進龍族的血墓陵園,可它進人族和古妖的可能性更大。畢竟西海、南海和北海的龍族會找他麻煩,古妖一般不會。」

    「說的沒錯,同樣是看門,同樣只能呆著得不到好處,還不如去人族或古妖一族那裡。」

    「你們別泄氣,獅威皇都在這裡苦等,咱們等著也沒什麼。說不定方運就想來這裡。」

    「唉……噓!」

    眾妖蠻看到說話之人竟然看向獅威皇,意識到發生大事,立刻看向獅威皇,但獅威皇竟然望向遠處。

    所有妖蠻立刻順著獅威皇的視線方向看去,就見遠處有一團方圓百餘丈的白雲正在急速飛來,雲朵邊緣偶爾可見片鱗半爪,好似有一條白龍正在雲中。

    「也不知來的是哪位。」

    「既然是白龍,可能是西海的大龍王。」

    「大龍王?那明明是位龍皇。」

    「西海的龍皇?莫非是西海龍聖之下第一龍皇敖霧山?」

    「很有可能!」

    那白雲越來越近,眾多妖蠻立刻做出恭敬狀,避免激怒西海的龍皇。

    獅威皇本來一直趴在地上,在那白雲飛行到二十裡外的時候,突然騰地站起。

    「不對!你不是敖霧山,我與他交過手,他的氣息並非如此。你是……應該是敖雨薇!」獅威皇終於做出判斷。

    其餘大妖王大蠻王面露警惕之色,幾乎全天下都知道方運與敖雨薇敖煌交好,而且大海龍宮不時傳來敖雨薇稱讚方運詩詞文章的話,引得垂涎敖雨薇的龍族都記恨方運。

    「哼!」白雲之中傳來一聲清脆高傲的冷哼,似是不屑與眾妖蠻交談。

    獅威皇周身炸起的獅鬃毛放鬆,很顯然,敖雨薇並不在乎自己。

    就在獅威皇這個念頭一閃而過的時候,白雲散盡,白龍顯現,那白龍一張口,便吐出一顆燦爛的龍珠。

    龍珠之中,站立著一個絕世女子,身著白衣,頭生雙角,面若寒霜,目含天星。

    在看到龍珠之中女子的一剎那,所有妖蠻驚慌失措,因為在傳說中,只有龍聖的龍珠中才會顯現人形,在未成聖之前,龍族龍珠內的形象就是縮小的龍體而非人身。

    幾乎在龍珠吐出的一瞬間,獅威皇就猛地跳起,倉皇逃跑。

    其餘大妖王和大蠻王反應慢了少許,眼睜睜看著那龍珠如攜一海之力,砸向獅威皇。

    獅威皇本想逃跑就算了,但心中警兆突現,回頭一看,就見龍珠內的人形敖雨薇竟然兩手一翻,托著一件龍威浩蕩的玉璽。

    獅威皇全身獅毛炸起,張口一吐,凝聚神相一擊,就見一個直徑百丈的巨大紡錘形白色氣旋立刻成形,撞向敖雨薇。

    與此同時,密密麻麻的寶物神物飛出,激發全部的力量,形成燦爛的光華,用以抵擋那龍珠。

    最後,獅威皇一口吞下整整三滴聖血,燃燒千年壽命,身體化實為虛,瞬間挪移到千里之外,並以百鳴之速繼續疾馳。

    下一剎那,一片玉光竟然能跨越空間,落在獅威皇身上。

    光芒如此輕柔,如初春微雨。

    「啊……」

    獅威皇慘叫一聲,自頭之下,身體驟然消失,而它的頭顱則在一團聖光的保護下,遠遠逃走,消失不見。

    龍族血墓陵園外。

    那些大妖王與大蠻王愣了一剎那后,如鼠窩裡進了貓一樣,頓時作鳥獸散,向四面八方逃跑。

    「求雨薇殿下饒命……」

    敖雨薇面色清冷,一言不發,就見她的龍爪只是隨意向下輕輕一按,彷彿什麼都沒按到,但每頭妖蠻的頭頂都多出一個方圓十丈大小的透明龍爪。

    轟轟轟……

    數十龍爪下落,大地塌陷,塵土四揚。

    除卻兩頭五境大妖王,其餘妖蠻皆被一爪擊斃。

    那兩頭五境大妖王還想逃,兩隻更大的龍爪落下。

    隨後,敖雨薇的聲音在峽谷口回蕩。

    「謀方運者,見之必誅!」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