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狼淵王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更願意相信前不久與方運大戰的過程,那才像是正常的戰鬥。

    狼淵王只是四境大妖王,並非狼皇,更沒有什麼聖寶護體,此刻完全無法反抗。

    「方……方虛聖,有話好好說……」狼淵王結結巴巴道,同時用餘光瞄著包圍自己的行流。

    身為大妖王,自然聽說過古妖行流的強大,更能意識到這是強大的皇者遺骸,自己再如何也不可能獲勝,更何況旁邊還有兩頭殘缺的皇者靈骸。

    鼠汰王立刻委屈地道:「方虛聖,咱們倆往日無仇,近日無冤,何必打打殺殺,您可是讀書人。」

    「讀書人專門殺妖。過來。」方運道。

    鼠汰王被鷹皇靈骸抓起,而狼淵王猶豫剎那,慢慢邁步走向方運,而行流化成的湖泊始終圍繞著它,讓它越發像是被牧羊犬趕著的小綿羊。

    「說吧。」

    方運在武侯車上端坐,懸浮在半空,俯視巨狼與巨鼠。

    狼淵王那二十丈長的龐大身軀,在此刻顯得無比渺小,如同是方運腳下的螞蟻。

    「尊貴的虛聖大人,小妖願意奉上妖界所知的一切。」鼠汰王搶先張口。

    狼淵王有些惱怒地瞪了鼠汰王一眼,心道這傢伙太沒骨氣,但仔細一想,自己也差不多,實在是被方運突如其來的強大嚇住了,至今還有點迷糊,倒是鼠汰王看得很清楚。

    「妖界的事,以後可以說,我現在只想知道葬聖谷的事。」方運手裡正把玩著一個「石蛋」,像是在盤單個的文玩核桃。

    鼠汰王苦著臉道:「小妖若是知道葬聖谷的事,何必跟隨狼淵王,早就自己去尋寶……咦?」

    鼠汰王突然詫異地快速動了動鼻子,用力嗅了嗅,然後盯著方運手中的石蛋。

    「這是……」狼淵王盯著那石蛋,身體沒來由抖了起來。

    「那是石胎血卵!」鼠汰王突然大聲尖叫,嚇得鼠毛炸起。

    狼淵王本能地後退一步,眼中滿是驚駭之色。

    「不,不可能……」狼淵王用力搖頭,甚至眨了眨眼睛,根本不相信。

    「為什麼不可能?」方運笑著把石胎血卵輕輕上拋又接住,如此反覆,如同在玩普通的玩具。

    鼠汰王突然瞪大眼睛,用力嗅了嗅,大聲道:「我原本覺得這鷹皇與那蛇皇靈骸身上都有蛇決皇的氣息,原來是您搶到的戰利品?您真的從樹界里搶到了石胎血卵?」

    「不是搶,是取走。」方運道。

    鼠汰王與狼淵王相視一眼,全身發冷,兩頭大妖王很清楚蛇決皇等人的實力,更清楚它們必然有聖寶或別的手段,可還是輸給方運。

    鼠汰王看了看方運身後,試探著問:「是您一個人搶……不,是取到的?」

    「正是。說吧,說說神賜山海,說說葬聖谷。鼠汰王,你先說。」方運面帶微笑,絲毫沒有威脅之意。

    「虛聖陛下,小的真不知道啊,您得問狼淵王。」鼠汰王苦著臉說。

    狼淵王剛要開口,方運卻用冷漠的神情看著鼠汰王,道:「鼠族何等精明,這是我們人族都知道的事。你來葬聖谷,你想接近狼淵王,必然有緣由。說吧,你或者你們鼠族此番來葬聖谷的目的是什麼?」

    狼淵王一聽,扭頭看向身側的鼠汰王,滿目怒火。

    鼠汰王正要裝糊塗,但被方運那冰冷的目光掠過,感應到鷹皇靈骸突然加重的威壓,它長嘆一口氣,道:「鼠算不如人算,不愧是人族虛聖。那我就實話實說,我們鼠族雖然在妖界不算大族,但自有生存之道,通過……咳咳特別的能力獲得過一些特別的東西。」

    狼淵王白了鼠汰王一眼,鼠族的特別能力便是盜取其他各族的寶物,而且鼠族能進入一些其他各族去不了的地方。

    「繼續。」方運道。

    鼠汰王眼中閃過猶豫之色,但片刻后道:「方虛聖,我願意告訴您這個秘密,但您要保證不殺我,而且在葬聖谷中都不殺我。」

    「那你暫時臣服本聖,等葬聖谷結束,我便還你自由身。」方運道。

    鼠汰王頓時愁眉苦臉,道:「我怎麼說也是聖子大妖王,別的妖蠻在葬聖谷里看到你我在一起的肯定會到處宣揚,我老子非得打死我不可。」

    「你放心,誰敢張嘴,我會讓它們永遠閉嘴。」方運道。

    鼠汰王看了看狼淵王,狼淵王一臉愛理不理的嫌棄模樣。

    鼠汰王又看著方運,看了好一會兒,發現方運的神色沒有絲毫波動,無奈道:「算了,我也不欺騙您了,以我的頭腦,恐怕也騙不過您。那我就實話實說了,我們鼠族在妖界不是最強大的,但論保命能力,絕對位列前三,所以我們鼠族進入葬聖谷后,大都能活著出來,幾萬年的時間,足以讓我們鼠族得到不少其他各族發現不了的秘密。」

    方運輕輕點頭,認可這種說法。

    鼠汰王發現方運很滿意,暗暗鬆了口氣,道:「絕地的事,我們鼠族基本不參與,太兇險。但那些凶地,我們鼠族了解很多。此番進入葬聖谷,便是為了進古皇林。因為,那裡可能有一處聖氣源,而且有我們鼠族埋藏的皇者靈骸,連續三次開啟葬聖谷都曾取出來使用過。」

    「那麼,為何你要找上狼淵王?」方運問。

    狼淵王怒視鼠汰王。

    鼠汰王乾笑一聲,嘴角的須子輕抖,道:「這第一嘛,是為了從它嘴裡套點東西,這不就套出神賜山海的事。第二嘛,古皇林無比兇險,多一個朋友多一個伴。」

    狼淵王臉上的怒容緩緩消散,這樣來看倒也不算什麼。

    「說實話!」方運突然厲聲道。

    鼠汰王嚇得身體一抖,本能口吐實情:「讓它送死。」

    「我要吃了你!」狼淵王怒了,張口咬向鼠汰王,但被鷹皇靈骸擋住。

    鼠汰王急忙解釋:「別誤會,別誤會。我的意思是,古皇林太危險,我自己去有些麻煩,和你結伴而行,取得皇者靈骸的機會大一些。」

    「我還想吃了你!」狼淵王怒火未消。

    「那頭皇者靈骸完整與否?」方運問。

    鼠汰王忙道:「完整,非常完整,是一頭虎族皇者,死前大名鼎鼎。您若是想要,我現在就帶您去,不過希望您用完之後,送入古皇林。」

    「古皇林還有那些別的好東西?」方運的目光再次變冷。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