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有危險的地方,便有安全的地方,安全的路線往往會有各族路過,若是雙方實力相當,大都會擦身而過,互不干涉,除非雙方有仇,否則即便人族與妖蠻見面也不會打生打死。

    若是遇到較弱的敵對族群,強勢的一方必然會痛下殺手。

    明琅古道,是葬聖谷中一條有名的安全路線,長達三萬里,從這條古道可以分出數不清的小道,通往葬聖谷其他地方。

    明琅古道實則是由小丘陵與平原組成,有寬有窄,兩側大都是崇山峻岭與險惡的凶地絕地。

    在一處較為寬闊的地方,身體剛剛長全的獅威皇正在御空飛行,獅毛不再如以前那般光亮,脖子上原本威武的鬃毛也參差不齊,熟悉它的妖蠻都知道它愛惜身體,可現在它全滿不在乎。

    「敖雨薇,等本皇恢實力,得到強大的半聖葬寶,一定要把你大卸八塊煮了吃!」獅威皇的雙目中再無平常的從容,取而代之的是濃烈如火的怨毒。

    獅威皇低下頭,用舌頭舔了一下脖子下的胸口,那裡依舊隱隱作痛。

    「心核粉碎,境界跌落,此仇不共戴天!為了逃離龍族血墓陵園區域,我不僅耗盡聖氣團,也消耗了大量壽命,而且為了逃避追殺不得橫穿凶地。還好在穿過凶地的時候發現了幾件神物,不然我現在恐怕真的打不過普通的五境大妖王。」

    獅威皇一邊飛行,一邊思索接下來的對策。

    飛了許久,獅威皇突然停下,眯著眼望向遠方。

    就見前方出現多具靈骸,而一頭狼族大妖王和一頭鼠族大妖王正站在正中的靈骸之上,兩妖中間,有一張獸皮蓋著著人形之物,像是屍體。

    獅威皇心中好奇,傳音道:「鼠汰王,狼淵王,獸皮之下是誰的屍體。」

    鼠汰王與狼淵王面露難色,然後低聲交流幾句,才傳音給獅威皇。

    「獅威皇殿下,還望您保守這個秘密,別讓人族、龍族或古妖三族知道,否則的,我們會有大危險。」

    「難道是……方運?」獅威皇又驚又喜,除了方運,沒有任何人的屍體如此重要。

    獅威皇立刻加速向前趕去,同時大叫:「告訴本皇是怎麼回事!」

    兩頭大妖王露出得意之色,鼠汰王驕傲地昂起頭,道:「獅威皇殿下,我們兩妖運氣好,偷襲殺死了方運,正準備交給妖皇殿下。」

    獅威皇一邊疾飛,一邊拚命思索,眼中閃著異樣的光芒,但看到那三頭皇者靈骸,眼中的光芒漸漸消散。不要說現在,即便是它全盛時期,也未必能戰勝那三頭皇者靈骸,最多是旗鼓相當。

    「哈哈,那可要恭喜兩位。妖皇殿下出了葬聖谷就能封聖,必然不會與你們爭奪殺死方運的獎勵,這樣你們兩個不僅能得到眾聖的獎勵,還能在葬聖谷得到妖皇殿下的幫助。萬界皆知,妖皇殿下對方運志在必得。」獅威皇的語氣中少了皇者的霸道,多了一些老朋友般的敘舊。

    狼淵王與鼠汰王立刻開心地笑起來,換做平時,獅威皇根本不拿正眼看它們。

    鼠汰王笑過之後,無奈道:「我們也想快點見到妖皇殿下,可惜路途遙遠,怕遇到人族、古妖或龍族的強者,所以用獸皮蓋住他的屍體。」

    「為什麼不把他收入海貝之中?」

    狼淵王無奈道:「這方運不愧是人族虛聖,體內可能有什麼異寶,根本無法收入海貝,當然,也可能是我們聖氣不夠。」

    獅威皇露出恍然之色,道:「非常可能,許多剛死的半聖,屍身也無法進入海貝之中。不過之前鼠汰王說的對,此去路途遙遠,萬一遇到其他三族,與方運有什麼感應,大為不妙。這三頭皇者靈骸自是不弱,可遇到人族文豪或龍皇,未必逃得過去。」

    「是啊,所以我們才想找幫手,一起去赤山尋找妖皇。」狼淵王道。

    「你們怎麼知道妖皇在赤山?」獅威皇問。

    狼淵王笑了笑,道:「看來您和妖皇殿下還未見面。妖皇殿下的分身跟我說過,他在赤山是為了等神賜山海。」

    「什麼?」獅威皇驚喜萬分。

    於是三頭妖族一邊相向飛行一邊談話,獅威皇毫無戒備,很快飛到行流面前。

    獅威皇正要踏上行流頭頂,異變陡生。

    行流的頭顱突然化為億萬水線,每一條水線都猶如鋒利的刀刃,交織成層層疊疊的網,瞬間把毫無防備的獅威皇切成碎塊,與此同時,蛇皇與鷹皇靈骸一起出手,兩頭大妖王也打出聖相之擊。

    從獸皮覆蓋的屍體之下,飛出一把耀眼奪目的舌劍。

    獅威皇的身體瞬間被絞成肉醬。

    妖蠻皇者非比尋常,即便如此,也沒有立即死亡,而是快速血肉重生。

    但是,枯朽之力已經瀰漫他的全身,當他血肉重新組合后,氣血已經被行流封死。

    「你們……」獅威皇憤怒地看著從獸皮中站起的方運。

    「先找一個隱蔽的地方!」方運說完,帶著它們來到一處有小山的地方,四面八方都有山丘遮擋,不會被外面看到。

    方運道:「這個獅威皇,應該是誅方衛的一員吧?」

    狼淵王與鼠汰王相視一眼,輕輕點頭。

    「那就好,根據之前的規矩,只要是誅方衛,我都要殺。至於那些與我沒有仇怨,和你們兩個交好的妖蠻,我只取走所有寶物,它們只要發誓不主動攻擊人族,我便不會殺它們。」方運道。

    狼淵王與鼠汰王一起點頭。

    方運說完才看向獅威皇,道:「我很好奇,你為何掉落階位?我一開始用蚊蠅機關看到你的時候,本來不想出現,但發現你氣息只剩五境,才誘你上鉤。說說吧。」

    獅威皇動彈不得,怒道:「還不是因為你!」

    方運眨眨眼,一臉疑惑。

    「我原本在龍族的聖母陵園入口處,敖雨薇突然出現偷襲,重創我,又殺死其餘妖蠻,說凡是想殺你的都會被她誅殺。不然的話,我就算面對的你偷襲,也可以全身而退!」獅威皇道。

    方運點點頭,道:「按照我之前的脾氣,應該殺你,但你如此慘,只要交出足夠的神物,我便饒你一命。」

    獅威皇看向狼淵王與鼠汰王,兩頭大妖王面露抬頭望天。

    獅威皇無奈地說:「我的大部分寶物都用來對付敖雨薇,另外一些在逃跑的過程服食,手頭的神物並不多。只要你放過我,我以後會補償你。」

    「那葬聖谷密圖或你們獅族的秘密呢?」方運問。

    獅威皇咬著牙,堅定地說:「一族秘辛,本皇死也不會說!」

    「這樣啊,那就去死吧!」方運一手拍在獅威皇的頭顱上,枯朽之力瞬間奪走獅威皇的生機。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