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體長數十丈的龐大獅軀,身體一歪,栽倒在地。

    就見一縷縷枯朽之力從它的身體飛出,回到方運的家國天下之中。

    這完整的皇者靈骸在葬聖谷中價值不菲,若被枯朽之力侵蝕,便賣不上好價錢。

    狼淵王與鼠汰王就在一旁,噤若寒蟬,沒想到方運如此兇殘,說殺就殺。

    鼠汰王兩眼滴溜溜轉,卻琢磨出一點味道,這獅威皇是被敖雨薇追殺的,方運絕不可能放過它。

    「鼠汰王,你去翻找一下東西。」方運道。

    「得令。」

    鼠汰王頓時興趣高漲,這可是它們一族最喜歡做的事。

    就見鼠汰王跳到獅威皇那碩大的身軀之上,它的數十根鬍鬚散發出淡淡的光芒,驟然變長,插.入獅威皇的軀體之中。

    不多時,一個沒有腥臭味的胃袋狀物品被它的鬍鬚釣出,然後恭恭敬敬送到方運面前。

    「不錯。」方運忍不住讚許,這鼠汰王的手段實在不一般。

    「多謝方虛聖誇獎。」鼠汰王打心眼兒里感到高興,像虛聖這等人物,哪裡會把妖蠻放在眼裡,若是誇獎,定然是真高看一眼。

    方運打開那口袋一看,裡面有幾枚海貝,還有一些神物,但那些神物都未經煉製,妖皇的身體受得了,可以直接吞食使用,人族沒辦法使用。

    不過,整具獅威皇的屍體就是最大的收穫,無論是山脈聖靈或其他葬聖谷的原住民,都願意用大量寶物換完整的皇者靈骸。

    不同的葬聖谷種族對不同神物的需求不同,以山脈聖靈為例,它們需要靈骸,需要各種金屬玉石神物,若是碰到普通的神葯等物經常視而不見,因為它們身體構造不同,無法吸收神葯的力量。只有在遇到特別珍惜的神葯他們才會取走,留著與他人交換。

    方運正要收起獅威皇的靈骸,心中一動,道:「這具靈骸還有大用,對了,獅威皇既然死了,兩位還是用妖蠻的禮節披麻戴孝吧。」

    狼淵王與鼠汰王面面相覷,感覺自己正在跌入無盡深淵。

    遠離樹界,葬聖谷晴空萬里,純凈得沒有一絲雜質。

    明琅古道中,一支小隊的身影格外清晰。

    鷹皇靈骸與蛇皇靈骸在兩側,行流居中,狼淵王與鼠汰王站在行流的頭顱上,面有悲色。

    在兩頭大妖王的身後,有一物被獸皮掩蓋,再往後的行流身體上,是獅威皇那巨大的屍體。

    狼淵王與鼠汰王的額頭上,塗著兩道橫向血跡,這是祭奠親人的標識。

    未過多久,一頭五境牛蠻大妖王飛到近處,它身後跟有兩具殘破的四境靈骸。

    那頭牛蠻王盯著狼淵王與鼠汰王看了許久,才張口發問:「兩位,這是怎麼回事?」

    鼠汰王長嘆一口氣,道:「牛廬王,是這個樣子的。我與狼淵王原本聯手覓寶,后遇到受傷的獅威皇,正準備去赤山尋找妖皇殿下,突然遇到賊子方運。於是我們三妖聯手作戰,但怎知方運不知哪來的各族寶物,最後與獅威皇同歸於盡。」

    「你說說詳情!」牛廬王大為動容,快速飛向鼠汰王。

    於是,鼠汰王就把之前方運編造好的說辭一一講述。

    那牛廬王一開始還有些懷疑,但聽到具體細節又得知妖皇和神賜山海的事情,徹底相信,靠近行流。

    在牛廬王踏上行流身體的一剎那,方運、狼淵王、鼠汰王與三具皇者靈骸齊齊出手。

    他們聯手的力量已經勝過普通皇者全力出手,牛廬王的兩具四境靈骸徹底潰散,而牛廬王連反擊都來不及就被擒下,然後一行人前往隱蔽的地方。

    牛廬王被行流的聖氣封住氣血和身體,無論如何掙扎都無法脫困。

    方運一腳踩著牛蠻王,看向狼淵王與鼠汰王,冷聲道:「你們這些妖蠻都想殺我,所以要麼歸順我,要麼死!這牛廬王看樣子不想歸順我,等搜刮完它的寶物,便殺了它,用它的屍體去葬聖谷聖靈部族換神物。」

    狼淵王與鼠汰王面有悲色,狼淵王不忍道:「我們兩個的確是骨氣不足,為了性命,願意在葬聖谷當你的僕從,但離了葬聖谷,你我便兩不相欠!這牛廬王在我們妖界頗有名望,為蠻為妖皆是真英雄,它肯定不會歸附您,但我希望看在我已經順從您的面子上,放過它吧。」

    鼠汰王也哀求道:「是啊,我雖然與牛廬王沒什麼交情,但也敬佩它,您放過它吧,我們妖界離不開這種猛士!」

    那牛廬王看著狼淵王與鼠汰王,熱淚盈眶,沒想到這狼淵王與鼠汰王如此講義氣,於是心中暗暗發誓,若是活著出去,一定要解救它們兩個。若是能安然回到妖界,一定要與它們兩個結拜,讓全妖界都知道這兩個妖何等義薄雲天。

    「不行,我必須殺它,不然它一定會透露我的行蹤。」方運斬釘截鐵道。

    鼠汰王忙道:「您連獅威皇都殺了,還在乎牛廬王嗎?更何況,您可以逼牛廬王發誓,不要透露有關你的任何消息,即便回到妖界也不能透露,否則立刻暴斃,他絕對不會說出去的。」

    狼淵王一昂頭,朗聲道:「方運,我答應跟隨你,幫你在葬聖谷做事,但絕不願殘殺妖蠻同胞!你若是連牛廬王也不放過,乾脆把我們都殺了,我看以後哪個妖蠻會幫你!」

    鼠汰王也挺直脖子道:「我也怕死,但這次我要與狼淵王與牛廬王站在一起!你若是需要我的天賦幫你收取神物胃袋,便殺了我吧!」

    「你們……」

    方運咬牙切齒,滿面怒色,但又要保持讀書人的風度,沒有破口大罵。

    「混賬東西,都是因為你!」方運說著對著牛蠻王狠狠踢出一腳。

    牛蠻王不僅沒有生氣,反而流露出傲然之色,為妖蠻同族的相助而自豪,也為自己沒有屈服方運而自豪。

    方運陰沉著臉,望著鼠汰王,道:「我若殺牛廬王,你便不幫我取它寶物?」

    「不幫!」鼠汰王義正言辭道。

    「那我可以找其他鼠族。」

    鼠汰王面帶輕蔑之色,道:「進入此地的鼠族一共只有兩頭,那一位可是我們一族大名鼎鼎的鼠皇,就算偷襲,你也拿不下它!我們鼠族最善於逃跑,也最為警惕!沒了我,你別想取各種寶物。」

    「畜生!」方運大怒,飛到鼠汰王面前,用腳一通亂踢。

    鼠汰王咬著牙,歪著頭看著方運,眼中寫滿了不屈服。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