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狼淵王大喜道:「如此一來,我妖蠻兩族也可快速學儒,不再向先前那般,毫無頭緒。方師之功,不遜於孔聖。」

    「不可胡言!」方運面色一沉。

    「學生魯莽。」狼淵王道。

    鼠汰王輕嘆一聲,道:「先生為何不收我們二妖為弟子?」

    「你們二妖若為我弟子,回到妖界能活幾日?」方運道。

    「朝聞道,夕死可矣!」鼠汰王的目光流露出前所未有的堅定。

    狼淵王隨後看著方運,重複鼠汰王的話。

    方運輕輕搖頭,道:「我御使你二妖,乃是私心,只為葬聖谷中神物。教授爾等四書,則是一片惻隱之心,不忍妖蠻矇昧無知,也為酬謝。我人族或以利誘人,但我儒家從未誘之以利。若是收你二妖為弟子,便有教化妖蠻之念,乃是用心以利,不美。再者,你們二妖若為我的弟子,便已經背離妖界,自會被妖聖發現,清理門戶。」

    鼠汰王卻微微一笑,道:「先生,您卻小瞧我二妖。我雖是妖身,但沐浴儒家教化,已把自己視為儒家弟子。我為儒家弟子,卻並非視自己為人,談何背離妖界?我與狼淵王已經暗中立誓,當在妖界開闢儒家,廣收弟子!妖蠻與人雖未兩族,但可同為一門!」

    方運面色沉靜,如晴空般的雙眼看著鼠汰王與狼淵王。

    兩妖神色安然。

    「你們二妖可知其中何等兇險?」方運問。

    「當然。」兩妖異口同聲,斬釘截鐵。

    方運長嘆一聲,道:「罷了。你二妖若亡於弘道,那本聖便在聖院為你二妖立碑,親手撰寫碑文,讓萬界儒家弟子銘記你們二妖之功。」

    兩妖大喜,躬身作揖道:「謝過先生。」

    鼠汰王這才恢復往日的樣子,嘿嘿一笑,用爪子捋了捋鬍鬚,道:「先生,我二妖雖然立志在妖界傳儒,但本領低微,如貓戲刺蝟,不知從何下手,還請先生指教。」

    方運淡然一笑,道:「師夷長技以制夷。」

    鼠汰王與狼淵王先是一愣,猛擊行流之背大笑。

    「先生大才!」

    「不愧人族虛聖!」

    兩妖歡欣鼓舞。

    之前兩妖討論多日,但始終找不出一個名目來讓妖界眾聖同意,若妖界眾聖不同意傳道,無論如何暗中行事總有一天會被發現,名不正則言不順。沒想到,方運一句話便解決了它們最大的問題。

    「若妖蠻眾聖應允,我等應先從何處著手?」狼淵王問。

    鼠汰王輕輕點頭,從某方面來講,這和如何令眾聖同意傳道同樣重要。

    「這有何難?傳儒之道,禮為先。」方運道。

    「請先生教誨。」兩妖隱約知曉一些,但拿捏不準。

    方運道:「我對妖界略知一二,你們妖蠻雖然仇視我人族,但也仰慕我人族典章、服飾、用度等諸多方面,我所言可對?」

    「然。」兩妖同時答應。

    「你們妖蠻雖尊崇眾聖,但禮節簡陋,儀式粗糙,你們兩妖要做的第一步,便是結合妖蠻習俗與舊禮儀,製作一套繁瑣同時更加隆重的祭祀禮儀,對眾聖如對天,讓眾聖感受到儒家禮儀的與眾不同,享受子民的臣服膜拜。眾聖一旦習慣這種禮儀,便不會太過抗拒你們傳儒。」

    「先生一言話,勝過萬卷書。」鼠汰王大喜。

    狼淵王問:「那我等如何讓眾聖之下的妖蠻信我所言,入我儒家?是誘之以利,還是示之以力,或稍加欺詐?」

    方運微笑道:「爾等妖蠻之所以不信儒家,無非是所知太少,耳不聰,目不明。在你們妖界選宣傳中,我人族實力羸弱,窮困潦倒,無知落後,天天吃草,處處都比不上你們妖蠻。你們只要如實敘述我人族種種,如實講授儒家經典,自然會妖心歸附,入我儒家。」

    「弟子愚鈍,還請先生具體指點一二。」鼠汰王道,狼淵王也眼巴巴看著方運。

    方運道:「其一,人與人等,天下大同。當然,我人族依舊有尊卑,離天下大同還有遙遠的路要走,但是,這是我儒家的理念。在我人族,讀書人可以批評大儒,若是有實證,甚至可以批評眾聖,你們妖蠻可有?」

    「並無。」

    「我們人族只要讀書便都有可能封聖,你們妖蠻在最近這些年可有非聖子封聖?」

    「並無。」

    「所以,你們要著重宣揚這一點,要讓每個妖族都可以罵妖蠻眾聖,讓所有妖蠻堅信,只有做到這一點,妖蠻才會有更好的明天,如果做不到,就說明妖蠻都只是奴隸。說實話,你們覺得人族眾聖好還是妖蠻眾聖好?」

    「當然是人族眾聖!」兩妖立刻道。

    「這就是了。其二,我人族堅信儒家,我們儒家信奉的仁義禮智信,永恆不變,普及萬世,你們大都信仰傳說中的萬妖之神,它在哪裡?你們真的認為它存在?說句難聽的,妖界誰要說萬妖之神能現身,定然會被嘲笑。」

    狼淵王與鼠汰王露出慚愧之色,齊齊點頭。

    「你們信仰虛假,而我們人族信仰實實在在的先祖,信儒家實實在在的理念,難道不高於你們妖蠻的信仰嗎?所以,你們要讓其他妖蠻認清,儒家的信仰比妖蠻更加高貴!」

    「先生說的是。」狼淵王與鼠汰王更加慚愧。

    「連你們二妖都懂,誰若是不懂,那當真是愚昧至極。其三,我們儒家高層各個都是兩袖清風,各種簡樸愛民的事迹經常出現,反觀你們高層妖蠻,有過愛民如子嗎?所以,你們要讓下層妖蠻們知道這一點,同時讓它們知道中高層的妖蠻是何等可惡。」

    狼淵王與鼠汰王齊齊點頭。

    「其四,人族和妖蠻一樣,總要吃穿住行,你們只要不斷宣揚人族的工家技術好,宣揚在儒家領導下的人族何等富足,時間長了,妖蠻們自然會發現自己過的不好,自然會更加信奉儒家。這不是誘之以利,這只是實話實說。」

    「對!」兩妖無比認同。

    「其五,你看人族儒家的英雄,拚死犧牲,保護弱小。你們妖蠻的英雄呢?的確,有些英雄在殺人族的時候很英勇,但是它們對待妖蠻也很兇殘,它們總有不為人知的缺點對吧?總有黑暗的內心對吧?就算一切完美,為什麼會死?因為眾聖或其他更高層的妖蠻逼它們送死啊!你們仔細想想,有沒有好的妖蠻英雄被生生逼死?」

    「有,而且不止一個!」

    「所以,你們要否定那些有缺點的英雄,妖蠻發現那些英雄不好,自然會信儒家的好英雄,比如你們兩個。」

    鼠汰王與狼淵王強忍心中喜意。

    教化聖道的力量在慢慢增強,為此方運不惜消耗文曲星光與枯朽之力。

    「其六。還有星妖蠻,它們並不是失敗,而是轉進。它們之所以被趕出妖界,是因為它們全是好人,它們外斗厲害,但不善內鬥。你們仔細想想,當年妖蠻對戰外界的時候,星妖蠻是不是一直在傻乎乎殺異族,而血妖蠻卻暗中發展壯大?」

    「確實有這種事。可是……星妖蠻其實有點蠢,而且它們的實力差,被異族殺死很多,不然不會被趕走。」鼠汰王猶豫道。

    方運苦口婆心道:「星妖蠻是蠢了點,但你也說它們死的人多,死的人多都可以算戰績啊,這不是無能,是他們無畏!是不怕死!再者說,我們並沒有說星妖蠻不蠢,只是不去說,我們之所以說星妖蠻好,只是為了宣揚儒家。」

    「對對對。」兩頭妖王不斷點頭。

    「其七。讓妖蠻知道儒家先祖好,儒家眾聖好,儒家官員好,儒家英雄好,那麼最好,得讓他們知道,儒家的孩子好。你們妖蠻的孩子每天都做什麼?爭搶打架,簡直有辱斯文,我們儒家的孩子則規規矩矩,讀書學習,彬彬有禮。」

    「但是我們也有一些妖蠻孩子很聽話,專心修鍊。」狼淵王道。

    「那你們仔細想想,那些聽大人話的妖蠻孩子,頭腦是不是有些死板?是不是缺少開拓精神?你們看,我們儒家這些年一直在開拓古地,我們一些孩子冬天不穿衣服在雪地里走,為了鍛煉意志,你們妖蠻敢跳進岩漿里嗎?」

    「您說的有道理!」鼠汰王道。

    「可是……人族好像並不像您說的如此完美。」狼淵王小心翼翼道。

    「這又有什麼關係呢?我們應該虛心學習他人的優點,並指出自身的缺點。如果總是盯著別人的缺點去看,我們能學習到什麼?有些妖蠻啊,就是總盯著人族的缺點看,不學習人族儒家的優點,所以才越來越退步。學習他人,要從全面否定自我開始!我們人族的發展,你們應該有所耳聞,你們實話實說,這些年是我們人族進步大還是你們妖蠻進步大?」

    「當然是人族。」兩頭大妖王沒有絲毫猶豫。

    「所以,我說的話都是對的。」

    兩頭大妖王用力點頭。

    隨後,方運又舉出各種實例,兩頭大妖王心服口服。

    待方運說完,鼠汰王眼中充滿崇拜之色,問:「先生,您怎麼知道的如此多?」

    方運笑了笑,心想這些都不算什麼,以前在華夏古國見太多了,當年北方那個不可一世的大帝國,就被敵對國用這種手段削弱到極致,民心大亂。而當時的大帝國已經無法滿足那些官員的胃口,於是那些官員假裝不知道敵對國家的手段,甚至藉助這種力量,打著美好的旗號欺騙人民順水推舟私分了國家,從而解體。

    方運用慈祥的目光看著兩頭大妖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