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繼續道:「我且問你,孔子何曾說過自己開創儒家?」

    鼠汰王一愣,道:「未曾。」

    「我再問你,《論語》全篇,有幾個儒字?」

    「僅二字,且在同一句中,是孔子對子夏說的話:『汝為君子儒,無為小人儒』。」

    「《論語》中,孔子談仁、談義、談政、談君子、談聖人、談人皆比談儒多,為何不說孔子教的是君子之道、聖人之道、仁義之道、政務之道和人之道?偏偏說孔子教的是儒之道?所以說,儒家與樂師關係最密切無錯,但說孔子只教樂師之學,那便是大錯特錯。」

    鼠汰王用力點頭,道:「學生受教了。」

    「其次,春秋時期,周天子甚至周朝百官有多大權柄?孔聖在最後著書立說之時,周朝形勢如何?」方運問。

    「當時周王室已經式微,諸侯爭霸,紛亂無比。」鼠汰王道。

    「那麼,那時候的史官也罷,樂師也罷,理官也罷,他們真等能完全把自身所學傳授下去嗎?」

    「恐怕不能。」

    「若你是孔子,你那麼推崇周朝之制,想要恢復周朝的氣象,你會只傳樂師一脈嗎?孔子當時可不是自稱儒,而是士!習小六藝與大六藝者,非儒,而是士!儒家,乃是後人總結之稱謂,並非孔聖自封自定之稱謂!所以,那些逆種讀書人從一開始,就找錯了方向。孔子是教人成為周朝的士,教人通曉周朝的一切,教人成為君子,教人成為聖人,而不僅僅是教人成為儒者!」

    「按照逆種的說法,孔子只傳承樂師一脈,不教這個不懂那個,他如何在一開始管理倉庫?如何在後來管理畜牧?如何成為中都的長官?最後又如何成為大司寇幾乎相當於魯國的丞相?這是樂師的職責?古代樂師會做這些事嗎?孔子所學所會,可不僅僅是狹義的儒家之學,孔子在封聖前,最想當的便是輔佐賢明王侯的能臣,推行自己的治國之道,而非樂師之道!」

    鼠汰王恍然大悟,道:「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是我太蠢了,孔子讀書那麼多年,怎麼可能只學樂師一脈,怎麼可能只教樂師一脈?孔子是沒有親自記錄歷史,是沒有親自書寫字書和算術書,但孔子辦的是私學,私學可不像官學那樣分大學小學,私學要教的是周朝的一切,是教百官之學!」

    「孺子可教也。」方運微笑點頭。

    稍作停頓后,方運繼續道:「倒退一萬步來說,即便這不是孔子教的,那為何會被列為儒家經典?為何會成為儒家弟子的必修之學?那是認為儒家之人認為這些是儒家之人必學之藝。那麼,我們可以從另一個角度去想,若是儒家不去學這小六藝與大六藝,最後結果會是什麼?很可能是我們人族先祖的東西完全失傳!你說的其餘各家各官職,會傳承這些先賢之道嗎?所以說,是不是孔子所授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的的確確就是儒家傳承了先賢之學!諸家不取,儒家自留!那麼,這些就是儒家之學,就是孔聖所授!」

    鼠汰王不停點頭。

    狼淵王嘆息道:「方先生,今日兩位之辯,是否就說傳說中的奪席之爭?是否就是經筵?是否就是聖道之爭?」

    鼠汰王忙道:「弟子哪裡跟與先生奪席,真要奪席,我恐怕連屁股下的皮肉都要被奪走。這僅僅是請教與解惑,非是聖道之爭。」

    狼淵王笑道:「我當年讀《論語》,頗為羨慕在《論語》上出現的孔聖及其弟子,待日後時機成熟,你我可以弟子之身,記錄先生在葬聖谷中的話語,或可成《方子》?」

    「不妥不妥,」鼠汰王搖頭晃腦道,「《方子》像是醫家俗話說的藥方,並不莊重,可稱《方書》或《方經》。」

    「《方經》較為妥當。」狼淵王道。

    「那我在書中可稱『鼠子』?」

    「那我是『狼子』?」

    兩頭大妖王說完,相互看著,都覺得好像哪裡不對。

    方運看著兩個活寶,哭笑不得,道:「待你們二妖可光明正大記錄的時候,妖界至少有半數妖蠻為我儒家弟子。」

    鼠汰王忙道:「正如先生你所言,道路是曲折的,但結局是美好的!我們相信,總有一天我和狼淵王會以儒家弟子的身份,出現在儒家經典之中!待回到妖界,我們就記錄我們與您的對話。」

    方運道:「關於儒家學說,你們記錄無妨,但關於傳儒之事,萬萬不可泄漏。萬一泄密,你們二人必萬劫不復。」

    鼠汰王笑道:「先生多慮了,我們二妖得您開智,早已非比尋常,自然知道什麼該寫,什麼不該寫。」

    方運輕輕點頭,表示認可。

    方運看了看時間,又看了看周圍的環境,道:「一路上馬不停蹄,也都乏了,為了接下來的神賜山海之爭,休息一天,明日我便前往赤山附近,尋找機會。」

    鼠汰王忙道:「先生,您要離開我們了嗎?」

    狼淵王也緊張地盯著方運。

    方運用柔和的目光望著這兩頭跟小山似的大妖王,道:「我所能教你們的,大體已經教完,從此以後,你們二人要按照聖人之道獨自學習,各自尋找屬於自己的聖道。儒家在妖界的未來,便託付給你們二人了。」

    兩妖心潮起伏,眼眶濕潤,深深拜下。

    方運看著兩頭大妖王,目光幽深,如無光夜空。

    隨後,一人兩妖找了一處隱秘的地方休息,同時修鍊。

    方運首先整理了這些天搶劫所得的神物寶物,拿出來一部分分給兩妖,然後閉上雙眼,從進入葬聖谷開始回憶這些天的種種,進行全面的複習。

    複習書籍,複習教學,複習經歷,也是複習人生。

    待腦海中重演完一切,方運似有所悟,嘴角噙笑,氣息又有長足的增強,直接達到三境巔峰,直欲突破到平天下之境。

    方運略加思索便明白,自己只用了如此短的時間便達到三境巔峰,根本原因是《論語新注》,不僅是因為自己徹底掌握了《論語》,還因為自己通過《論語》,誕生了自己的聖道方向,離真正的聖道越來越近。

    這並非是一蹴而就,乃是厚積薄發。

    突然,方運扭頭看向山谷中的兩妖。

    就見兩妖的氣息節節攀升,用不了幾刻鐘,兩妖便能突破境界。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