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開戰了。」席巒心頭一緊。

    方運輕輕點頭,就見行流輕輕一動,鷹皇靈骸與蛇皇靈骸緩緩從後背浮現。

    席巒回頭望了一眼,又看看自己的那頭三境熊蠻王靈骸,無奈道:「您手裡還有多少好東西?我可知道,您用三滴負岳之血,從我們席家換了席祖的聖血。」

    「你帶半聖衣冠了吧?」方運問。

    席巒眼中閃過一抹異色,道:「帶了。」

    「還真捨得。關於此次葬聖谷之行,席祖聖隕前怕是已經做好準備?」方運問。

    席巒眼皮一跳,道:「席祖倒是有所準備,但盡人事聽天命。我也不求得那驚世重寶,能安然回到聖元大陸,再順手帶一些東西,也算沒有白來一趟。」

    「也是,最重要的不是那些寶物,而是我們的修行。」方運道。

    席巒望著遠方,道:「那裡聲勢浩大,怕是已經開立天下,希望妖蠻皇者不會參戰,尤其是那妖皇。」

    「既然那裡開戰,說明妖皇等近處的皇者已經深入神賜山海,否則的話,戰鬥已經結束。」方運道。

    席巒點點頭,道:「皇者文豪絕不會在神賜山海外大戰,在他們眼裡,神賜山海關係著封聖的契機,即便殺光其餘人,也毫無益處。更何況,我人族既然開立天下,輔之以靈骸聖氣,皇者若無聖寶,短時間難以攻破。」

    兩人正聊著,突然感應到前方有一點靈光疾馳,立刻神色一凜。

    那是人族的求援信號。

    方運外放氣息,伸手一招,那靈光立刻轉向飛來。

    方運伸手一拍,靈光化為神念波動,傳達信息。

    席巒在一旁靜靜看著。

    方運以神念讀完靈光蘊含的信息,道:「原來是文宗何明遠何先生,他趕到神賜山海外的時候,不僅遇到三位大儒,還遇到多頭妖蠻。那些妖蠻瘋狂攻擊,他們四人不得不開立四海天下,勉強堅守。後來有蠻族皇者趕到,那皇者出手攻擊,逼得其中一位大儒詠誦《過零丁洋》燃燒性命,取巧傷到那皇者。求援發出時,那皇者已經停止攻擊,正在猶豫是進入神賜山海還是繼續留在那裡。」

    「那他們四人怕是岌岌可危啊。幸好那裡離妖蠻血墓陵園最遠,反而離龍族、人族與古妖三族的血墓陵園很近,不然怕是更加危險。」席巒面有憂色。

    方運道:「何明遠先生運氣好,有一具皇者靈骸,能撐一段時間。而且火族等一些異族的血墓陵園離那裡更近,若是遇到,定然不會舍人族不管,他們大都知道唇亡齒寒的道理。」

    「我們沒辦法立刻趕到,只能期盼他們能守住了。」

    兩人不再說話,開始為戰鬥準備。

    席巒身前浮現一卷史書,心中默念,開始為接下來溝通史道長河做準備。

    方運則道:「席先生,我要提升文台力量,一會兒怕是無法分心,還望先生稍加照看。」

    「你放手去做。」席巒道。

    方運點點頭,外放家國天下,如同被丈許的透明光球籠罩,然後依次外放所有的九座文台,最後外放出醫書以及瘟疫之主分身所在的聖鱗。

    方運周圍立刻發出奇異的光華,猶如聖道現世,法理隱沒。

    席巒目瞪口呆地看著方運頭頂的九座文台,心裡有一肚子話要問卻不能開口,猶如百爪撓心。

    最後,他將目光落在聖魂文台上,看著王驚龍、張仲景和華佗三聖的雕像,張大嘴巴。

    身為半聖世家的重要傳人,他隱約聽說過這種只在眾聖構想中的傳說文台,而且聽聞這文台一出,足以碾壓一切文台,沒想到竟然出現在方運這裡。

    同樣令席巒驚訝的是,方運的家國天下散發著真真正正的聖道偉力的氣息,即便那氣息無比微弱,可聖道偉力就是聖道偉力,無法摻假。

    席巒有種感覺,如果自己的家國天下是鋼鐵之盾,那方運的家國天下就是鋼鐵建造的堡壘要塞,完全不是一個層次的力量。

    席巒神色不斷變幻,甚至有伸出手指觸摸方運家國天下的衝動。不過,方運需要安靜,他最終還是忍下來,等方運完事之後再詢問。

    家國天下之內,聖氣鼓盪,枯朽之力環繞,方運將自身的力量崔發到極致。

    接著,星火渾天鑒出現在方運身後,化為巨大的黃銅圓盤徐徐旋轉,散發出淡淡的聖道威壓。

    方運閉著眼睛,靜坐不動,不一會兒,他突然睜開眼睛,望向那瘟疫之主的聖鱗。

    那鱗片突然一顫,發出一聲輕鳴,好似遇到危機而發出警告。

    下一剎那,家國天下內的所有枯朽之力如無形之風,瘋狂沖入鱗片之中。

    那鱗片突然輕輕一搖,化為尺許黑色眼鏡蛇,竟撲向方運。

    就在此時,聖魂文台的王驚龍雕像雙目有光,抬起手臂對準那黑蛇一點,黑蛇立時炸開,化為無數黑煙四散。

    方運目光一冷,全身力量涌動,真龍古劍、文玉、文台、家國天下,甚至連墨女、硯龜和霧蝶都出動,如同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分別困住一縷到十縷不等的黑色煙霧。

    毒攻文台最是強大,竟然化為墨綠之蛇,一口氣吞噬三十縷黑霧。但是隨後毒攻之蛇便返迴文台,匍匐不動,慢慢地煉化瘟疫之主的力量。

    那黑煙極多,方運即便用盡九牛二虎之力,也只困住二十分之一的煙霧。

    剩餘的煙霧很快凝聚在一起,重新化為黑蛇。

    那黑色的眼鏡蛇發出憤怒的嘶叫,撲擊方運,但方運早有準備,將其擋住。

    戰鬥不過在方寸之間,可散發的氣息異常宏大,方運的家國天下一直在不斷震蕩,如同布袋裡包裹著一條瘋狂扭動的大鯰魚。

    席巒坐在方運一丈外,竟然被散逸的力量衝擊得喘不過氣來,不得不後退,一退再退。

    方運座下行流乃是皇者靈骸,現如今那水一般的身體慢慢露出細微的裂痕。

    席巒一開始不清楚方運意圖,但很快意識到,方運竟然是在竊取妖蠻半聖的力量!

    過了好一會兒,席巒自言自語:「方運之膽,大過一界!」隨後露出疼痛之色。

    「我看著都疼……」席巒難以想象裡面的戰鬥何等激烈。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