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但是,方運等人並不甘心,數十息后再次讓一個星妖蠻使用狼首聖錘,這一次妖蠻只出動一件異寶,但隨後大部分妖蠻聯手使用聖相之擊,再次擋住狼首聖錘。

    七頭星妖蠻中,有三頭在短時間內失去再戰之力。

    方運還想讓星妖蠻驅動狼首聖錘,但遭到其餘人的反對,除非遇到強敵,接下來不能使用狼首聖錘,否則再有幾頭星妖蠻脫力,妖蠻很可能會展開衝鋒而不是圍困。

    三處戰場的妖蠻數量不斷變化,最後固定。

    圍攻四位人族大儒的妖蠻數量減少到十五。

    圍攻古妖的妖蠻數量減少到三十。

    方運等人前方的妖蠻,足足有四十一頭,幾乎佔了一半。

    正是因為如此,方運一方的前行非常艱難。

    不過,那四十一頭妖蠻也並非順利,毒攻巨蛇是沒辦法直接吞噬妖蠻,毒炎未等靠近也會被擊潰,但劇毒的範圍太大,每一頭妖蠻多多少少都中過毒。

    除了其中蛇族受到影響較小,其餘妖蠻都因此消耗大量的聖氣與氣血,還有幾頭妖蠻因為太過狂妄自大,沒有正視方運的力量,結果傷及根本,跌落一境。正是有幾頭妖蠻的榜樣,其餘妖蠻簡直像防剋星一樣防備方運。

    妖蠻有數量有數量,要力量有力量,而且有無比豐富的戰鬥經驗和隱藏在血脈里的戰鬥本能,偏偏又像千年老龜縮進殼裡一樣,讓人無從下手。

    李正罡發覺己方氣勢低迷,朗聲道:「多謝方虛聖搭救。方才我們幾乎處於生死邊緣,您以來,那些妖蠻已經不成威脅,只是黏著我們,殊為可惡。」

    其餘人一聽,頓覺有道理,現在雙方是真正的旗鼓相當,而不像之前是被壓著打。

    那宗文雄輕咳一聲,道:「不錯,只要有方虛聖在,那些妖蠻奈何不了我們。」

    席巒詫異地看了宗文雄一眼,這位經常聯合雷廷真和翁實跟方運唱反調,三人也都進了葬聖谷,現在沒有給方運拆台,也算深明大義。

    宗文雄一言不發,繼續使用戰詩詞戰鬥。

    方運輕輕點頭,在這種時候,內鬥是兩敗俱傷,身為大儒,宗文雄不至於蠢到那種程度。再者說,無論怎樣,自己救了他一命,若宗文雄在這種時候唱反調,那就不是知恩不報,而是反咬一口,除非他逆種,否則文膽必然有損。

    席巒與李正罡對視一眼,都看到對方鬆了口氣,兩人一直怕方運與宗文雄在這種時候起衝突。

    宗文雄畢竟是堂堂三境治國境大儒,又是宗聖後裔,同時擁有一頭完整的人族五境大儒靈骸和一具二境虎妖王靈骸,顯然也是有所奇遇,怕是在進入前得到過宗聖的指點。

    在戰鬥的過程中,方運與其餘人不斷商量,結果這些人各懷心思,有的想突破,有的想防守,有的想先與四個人族匯合,有的想先與古妖匯合,還有的想直接衝進神賜山海之中。

    而方運、席巒、李正罡和宗文雄四位大儒的目標則清晰一致,那就是與何明遠等四位大儒匯合。

    許久沒有討論出結果,方運非常不悅,依照現在的情形,先與四位大儒聯手然後慢慢蠶食妖蠻才是上策。一旦八位大儒匯合,便可組成更強大的平天下,實力必然超過蟹蛛,足以對抗任何普通皇者。

    那火族想堅守,影族大妖王則想快些進入神賜山海,而使用狼首聖錘脫力的星妖蠻則只想防守,生怕過於冒進而送命。

    本來,若是所有人達成一致,快速與四位大儒匯合,方運會考慮動用自己壓箱底能力或寶物,但現在卻失去犧牲自己力量的意願。

    就在此時,方運突然感到不妙,雙目發熱,體內的枯朽之力輕輕躍動,彷彿在向自己示警。

    方運立刻意識到有問題,第一時間讓席巒開立四海天下,然後雙目之中才氣與聖氣涌動,仔細觀察四面八方。

    很快,四海天下形成,就見四處半透明的海洋在半空鋪開,方運、席巒、宗文雄與李正罡分別分居東南西北四方,最後在中間相遇,連成的範圍籠罩方圓近百里。

    方運立東海,文星龍爵的力量讓這四境平天下的威力直上五境。

    己方的隊友在四海天下之內,不僅不受負面影響,反而會得到四海天下的幫護。

    敵方的妖蠻在四海天下範圍之內,會受到無形力量的不斷阻撓。

    方運掃視八方,終於在斜後方發現一頭潛伏的妖蠻。

    在方運看過去的一瞬間,那妖蠻笑著起身。

    那是一頭鼠妖皇!

    是鼠汰王的叔伯輩,鼠密皇。

    方運還算鎮定,其餘人看到鼠密皇嚇出一身冷汗,鼠族正面戰鬥相對較弱,可偷襲之術異常高明,若是沒被方運發現,在場所有人都可能死在鼠密皇手中。

    席巒暗暗后怕,低聲道:「多虧方虛聖神目玄妙,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老夫佩服。」宗文雄由衷感嘆,眼中閃過一抹失落之色。身為宗家大儒,即便屢屢輸給方運,他都不在意,認為方運只是有才名,還未成長起來,本以為在葬聖谷會力壓方運,可自從在葬聖谷相遇,方運便明顯高出一籌,甚至連鼠密皇都能發現,已然超出他的認知。

    「與方虛聖聯手是正確的選擇。」猿灣王不由自主地擦汗,它是真被鼠密皇嚇到了。

    遠處的虎蠻皇怒吼道:「鼠密皇,讓你偷襲怎麼突然出現?難道你想投靠人族?」

    「蠢貨,我是被提前發現了,」鼠密皇白了虎蠻皇一眼然後看向方運,「方虛聖,真沒想到你有如此之能。在這種距離,別說是三境大儒,即便是妖皇殿下都未必能發現我。你是有異寶還是異術?只要割愛,我保證在葬聖谷中再也不打擾你。」

    方運笑了笑,道:「鼠密皇果然慧眼如炬,可惜這是我晉陞大儒后獲得的力量,難以割捨。這神賜山海已經開放,你每在這裡逗留一刻,損失就大一分。以你之能,在神賜山海中所得寶物可能要超過妖皇,可惜竟然把時間浪費在我們身上,看來你不想要寶物,不想晉陞半聖。」

    鼠密皇臉上浮現猶豫之色,方運戳中了它的要害,它根本就不想參與這場戰鬥,想直接撲進神賜山海之中。

    虎蠻皇頓時道:「鼠密皇,你不要被方運欺騙!神賜山海剛剛開放而已,好處遠不如日後多。殺了方運,得到眾聖賞賜,你不就等於拿到半個神賜山海嗎?」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