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鼠密皇那超過二十丈的身子彷彿小小的丘陵,全身毛髮如墨,一雙燈籠大的眼睛正散發著貪婪的光芒。

    人族與星妖蠻緊張地盯著它。

    一旦鼠密皇加入戰鬥,戰局必然逆轉。最可怕的是鼠密皇從來不正面戰鬥,最喜歡潛伏偷襲,以它的實力,每一次出動必然不會空手而歸。

    別說方運有行流皇骸,就算是活著的行流在此,也只能護住自己,無法護住其他妖蠻。

    「虎蠻皇,若我助你,算你欠我一次。以後我遇到麻煩,你要全力助我。」鼠密皇道。

    虎蠻皇不假思索道:「我答應你。」

    「好!」

    鼠密皇說完,全身的鼠毛炸起,露出嗜血的笑容,但下一剎那,它周身的鼠毛突然倒伏,眼睛眯起,後背弓得極高,喉嚨里發出低低吼聲。

    所有人望向鼠密皇看到的方向。

    一個身穿紫袍的人正腳踏平步青雲而來,遠遠望去看不太清,但即使這樣,那人影也給人一種攜山披海之勢,彷彿天地為他而開,山嶽為他而分。

    「是珠璣先生!」宗文雄驚喜道。

    「的確是知世先生。」席巒輕輕點頭,卻不動聲色地看了方運一眼。

    一旁的李正罡也好似不經意地看了方運一眼。

    兩人都記得岳陽樓文會上,衣知世曾到場,雖然沒有表明支持方運或是宗家,但卻讓人感覺態度有些曖昧。

    論榜上早有人在討論,無論是誰,本來是半聖之下第一人,風光無限,可突然被一個無比年輕但才華橫溢的人奪走所有光輝,或多或少都會有些想法。不要說文豪,即便是半聖遇到這種情況,心中都會有些許波瀾。

    許多大儒都知道,當年衣知世曾經有打壓李文鷹的嫌疑,即便是他身後的武國出手,他沒有制止,終究也要承擔一部分責任。

    方運立於行流之上,神色淡然,與先前比沒有絲毫變化。

    虎蠻皇面色慌張,雖然同為皇者,但也有高下之分。像妖皇那是皇者之巔,甚至能戰勝半聖化身,衣知世、敖雨薇等人則是僅次於妖皇,可以說半步的皇者之巔,之後還有許多強大的皇者,而虎蠻皇自己雖然不是最差的皇者,但也只能說普普通通,跟衣知世這種皇者毫無可比性。

    人族皇者數量極少,可每一位都無比強大,尤其是使用聖言大術的時候,別說普通皇者,連妖皇都會皺眉。

    虎蠻皇傳音給鼠密皇詢問怎麼辦,鼠密皇直接大吼道:「這有什麼好問的,收攏所有妖蠻,要麼跑,要麼談和!」

    「可是……」虎蠻皇看了方運一眼又對鼠密皇道,「妖皇殿下讓我拼盡全力阻攔方運。」

    「蠢貨,他又沒讓你阻攔衣知世!快收攏隊伍,衣知世馬上就要來了,若是他強行出手,咱們衝進神賜山海里!」

    「好吧……」

    虎蠻皇不得不發號施令,很快,所有血妖蠻聚集在一起,擋在澄澄金色光柱之前,足足有八十之數。

    人族、古妖、星妖蠻、火族與影族則聯合在一起,數量一共只有二十二。

    衣知世來勢極快,很快便飛近神賜山海。

    一眾妖蠻嚴陣以待,幾個妖蠻甚至瑟瑟發抖,因為其中有些妖蠻曾經見識過衣知世的厲害。

    未成文宗的時候,衣知世就憑藉深厚的經學功底用出聖言大術,以一己之力擋住十數大妖王,名震萬界。

    「見過知世先生!」

    「見過珠璣先生!」

    包括方運在內的八位大儒同時問候,不過其餘七人都是恭恭敬敬作揖,彎腰九十度,方運只是輕輕點頭。

    虛聖身份,其實還在文豪之上,只不過虛而不實,人族大都當兩者齊平,也有人認為文豪方方面面具佳,當在虛聖之上。但是,若加上長江之主、血芒之主、十寒之主和文星龍爵的身份,便穩壓衣知世。

    不過,名是名,位是位,終究不如實。

    半聖之下,萬界也只有妖皇一人可穩勝衣知世,即便是敖雨薇等各族強者對上衣知世,也不過是五五之數。

    衣知世白鬢黑髮,隨意一站,卻與周圍渾然一體,天空如衣衫,大地如鞋履,雙目如明月,所在之處,便是光芒之源。

    在場的大儒情不自禁想起前些日子衣知世在岳陽樓上現身的場景,那當真是天驕之子,有日月之輝。

    方運仔細看了衣知世一眼,發現他竟然比進入葬聖谷前年輕了兩三歲,銀白色鬢角中的黑髮明顯比之前更多。

    衣知世先是輕輕掃視眾人,每一個人都感到他在於自己對視,態度更加恭謹。

    即便是那些不修經典的星妖蠻都本能地露出恭順謙卑之色。

    隨後,衣知世的目光落在方運臉上。

    「方虛聖,多日不見,未曾想已經晉陞三境,他日便可踏入四境,怕是治經有所得,美哉。」衣知世面帶微笑,真誠地誇讚方運。

    其餘七位大儒這才詫異地看著方運。

    人族大儒若用美哉,基本是稱讚山河秀麗天地壯觀之語,現在用來稱讚方運,顯然是衣知世對方運非常認可,而不只是欣賞方運的詩詞之道。

    「珠璣先生智慧過人,末學的確在治經一方略有所得。」方運道。

    「好,待離開葬聖谷,你我便談經論典,互為友朋。」衣知世眉目間頗為欣喜。

    「固所願爾。」方運同樣含笑點頭。

    其餘大儒則各懷心思。

    有的羨慕方運,因為衣知世乃是當世經學大家,不要說尋常大儒,就算是有幾位半聖在儒家經典方面比之衣知世也有所不如,畢竟半聖更潛心自身聖道。

    也有的讚歎衣知世胸懷寬廣,其實天下都隱隱把衣知世與方運對立起來,衣知世主動邀請方運,這便是提攜後輩。

    也有的大儒看認為,衣知世之所以如此,是因為發覺方運開始精研儒家經書,如遇同道,分外開心。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同時,這些大儒對方運充滿好奇,不知道方運治哪一部經,成果如何,但聽衣知世的意思,方運的成果不小。

    宗文雄忍不住問:「方虛聖,老夫有點好奇,您所治何經?」

    方運笑而不語。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