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就在三頭凶靈沖向方運的時候,一個神念聲音在天空響起。

    「殘碑凶靈而已,在逆碑山不過是打雜的奴才,跑到這裡耀武揚威,好像自己是全碑凶靈,不,你這語氣,倒像是聖碑凶靈。你連碑體合一都做不到,無法激發碑文秘術,不過是稍強的普通五境凶靈而已。」

    方運心中一動,看向那個聖靈,投以感謝的目光,那聖靈明顯在故意泄露逆碑山的信息讓自己知道。

    僅僅這幾句話,就透露出海量的信息,是之前外界各族都不知道的消息,或者說,能在葬聖谷知道這些消息的人,必然都已經死於葬聖谷。

    方運又仔細看了一眼那殘碑凶靈,那殘碑凶靈是不規則的獸形,像獅又像虎,特徵模糊。它後背上的白色骨碑果然如那個聖靈所言,上面有些殘缺。

    那個聖靈則不一樣,全身由白色的光芒組成,白色光芒外有極淡的描金,不像許多凶靈那樣可以看到體內的靈骸。這聖靈是四臂人族的形象,身高三丈,每支手各持一把光劍,不過它的腳與人族不同,像是偶蹄類的鹿類羊類的蹄子。

    在這個聖靈腦後的頭頂,有一個樹立的圓環,散發著大光明大溫暖的氣息。

    與人族不同的是,這聖靈面部的眼睛部位只有兩個發光的縫隙,沒有耳鼻嘴等部位。

    有關這種聖靈的資料極少,而葬聖谷凶靈聖靈千變萬化,方運根據現有資料推斷,它應該是缺日峰的聖靈。

    在葬聖谷,大部分絕地凶靈聖靈都不會離開絕地,只有在特別的時候才會現世,而這次神賜山海似乎吸引了所有絕地的目光。

    缺日峰也是絕地之一,據說那裡是一輪被撕裂的太陽,掛在山峰之上。缺日峰的力量外溢,如同雞蛋黃破了個小洞,力量化長河外流,形成一片金色的海洋,便是強大的凶地流金之海,而曾幫助方運的黃金巨人便要前往那裡。

    看著那殘碑凶靈襲來,方運竭力回憶古妖傳承和龍族傳承中負碑獅的資料,可惜腦海中只一個遮天蔽地的黑影,並沒有其它信息。隨後方運發覺,在傳承之中,那個代表負碑獅的黑影遠處,還有一個巨大的黑影,同樣無比巨大,同樣難以捉摸,似乎是與負碑獅同層次的遠古極凶,但外形有點近似人類,駝著背,身後背負著什麼。

    那殘碑凶靈被揭了老底,周身聖氣翻滾,尖叫道:「缺日峰的雜種,想與我凶靈爭雄嗎?」

    缺日峰與逆碑山乃是世仇,兩地之間地形經常變換,皆是被兩族大戰所改變。

    「不敢,我哪裡敢跟聖碑凶靈爭雄。不過,你們若是慘勝,我們也不會幹看著。」那缺日聖靈的四把光劍輕動,交擊而鳴,聲傳百里,動人心弦。

    三頭沖向方運的凶靈頓時猶豫起來,而其他原本準備動手的凶靈靜觀其變,一些聖靈則露出頗有興趣的模樣。

    那頭濁泥繼續吞噬黑色寶山,好像什麼都不在乎。

    方運發現無法得到有關負碑獅的消息,對殘碑凶靈的理解還停留在缺日聖靈的介紹上,便小心起來,謹慎地觀察三頭凶靈,而自身的力量把所見所得的一切轉化為自己能理解的信息,慢慢熟悉這三頭凶靈。

    身為兼修儒家與兵家的讀書人,無論在戰略上如何藐視敵人,戰術上細微之處都要重視,否則便會淪為各家笑柄。

    為首的殘碑凶靈氣息最盛,甚至可以說是迄今為止方運見過五境之中氣息最強者,無論是古妖蟹蛛還是山脈聖靈,都稍有不如。

    不過,氣息是氣息,這殘碑凶靈的身體則又遜於蟹蛛與山脈聖靈。

    這殘碑凶靈只是半透明的軀體包裹著靈骸,沒有真正強大的身體。不過,這殘碑凶靈身上的白色骨碑讓方運特別警惕。

    那慘白色的骨碑之上,鐫刻著繁複神秘的花紋,其中有三個碩大的奇異碑文。

    整座骨碑猶如魚的背鰭一樣,好似長在殘碑凶靈的身體上。

    方運有種感覺,那骨碑才是整個殘碑凶靈的核心,相當於人族的大腦,而殘碑凶靈的其餘部位遠不如那殘碑重要。

    可惜,這殘碑凶靈被一種隱秘而強大的聖道偉力籠罩,方運用盡手段,都無法推斷出更有用的信息。

    至於另外兩頭五境凶靈,方運並不特別關心,因為只是凶地,遠遠不如絕地凶靈強大。

    一頭是綠海的凶靈,和之前被方運殺死的裂月湖凶靈一樣,是白色果凍似的大魚包裹靈骸的形態,只不過體內有絲絲縷縷的綠色絲縷。

    另一頭則是鐵漠的凶靈,鐵漠沒有石沙,方圓幾十萬里的大地上,全由紫鐵組成,紫鐵沙組成沙漠,紫鐵塊組成山峰。這頭鐵漠凶靈體長三十丈,猶如一紫色鋼鐵製造的毒蠍,那碩大的蠍尾毒針高高懸空,猶如一座懸空的小橋。

    方運對綠海凶靈和鐵漠凶靈了如指掌。

    綠海凶靈怕火焰,而鐵漠凶靈有極強的爆發能力,但卻最怕持久戰,很容易應付。

    方運最後看向那殘碑凶靈,於是開始準備,喚出萬民文台、學海文台、真龍文台、毒攻文台等等各種力量,然後喚出戰詩名將。

    在看到戰詩名將后,那殘碑凶靈的嘴角浮現一抹嘲諷之色,遠處的幾頭聖靈欲言又止。

    三頭凶靈極為陰險,離遠的時候並不攻擊,但在離方運只有二十里后,便準備包圍方運,正式開始攻擊。

    一開始,三頭凶靈只是試探攻擊,而方運憑藉戰詩詞與家國天下可以輕鬆扛下,但很快,三頭凶靈開始正常攻擊,方運立刻感覺吃不消。

    那可是三頭五境凶靈,還有一頭出自絕地。

    方運始終沒有讓行流恢復原形,而是喚出了蛇皇靈骸與鷹皇靈骸。

    這兩具殘缺的皇骸一出現,立刻吸引各族的目光。

    「怪不得他敢來這裡!」

    「怪不得他一點不怕之前那頭裂月湖的凶靈。」

    「這兩頭殘破的皇者,可以擋著住鐵漠與綠海的凶靈,未必擋著住那殘碑凶靈。」

    在各族的議論中,三頭凶靈露出遲疑之色,它們減緩攻勢,暗中商議后,突然再次加緊攻擊。

    那綠海凶靈的攻擊非常單一但有效,不斷用水凝聚成各種強大的水靈,諸如巨鯨、怪魚、凶獸等等,每一種都蘊含聖氣,凶濤彌天,每一頭水靈死亡后都會發生劇烈的爆炸,形成最後的攻擊。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