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黑日之光如同熾烈的火焰,而蛇皇靈骸和方運的種種防禦如同春雪,紛紛融化消散。

    最後,黑日之光落在方運的家國天下之外,如同一把利刃,開始切割。

    在黑日之光與家國天下的相交處,一道道枯黃的力量集中起來,而整個家國天下的力量也向黑日之光的所在處擊中,那裡變得更厚。

    滋滋滋……

    刺耳的聲音不斷響起,那球狀的半透明家國天下輕輕震蕩,一道道蘊含毀滅與死亡的氣息從兩種力量的相交處向外散逸。

    在眾人驚異的目光中,方運的家國天下如中流砥柱,任憑黑日之光如何灼燒,始終沒有破裂。

    數息后,黑日之光緩緩變細,最終消失不見。

    那千丈灰黑色的大日快速收縮,最後收縮到直徑一丈后,又開始以極慢的速度擴大,若是沒有意外,至少要數個時辰后才會長到千丈大小,恢復力量。

    那狀如獅骨的殘碑凶靈站在原地,黑痕赤眼死死盯著方運,許久說不出話來。

    它一旁的綠海凶靈與鐵漠凶靈也停下了進攻,難以置信地看著方運,眼中閃爍著驚駭之色。

    全場鴉雀無聲。

    三境大儒竟可對抗五境絕地凶靈。

    「那黑日之光,怕是能讓千里陸沉、分海斷岳,竟然被人族的家國天下擋住了?」

    「就算有皇骸阻擋,也難以置信。」

    「看來,這個人應該是傳說的方運了,連衣知世在三境大儒時都做不到如此,歷代半聖都做不到!」一個異族緩緩道。

    「當世英才!只此一戰,便可立足葬聖谷!」那四臂缺日聖靈讚歎道。

    綠海凶靈低聲問:「怎麼辦?」

    鐵漠凶靈沉默不語。

    殘碑凶靈微微眯起眼,用紅寶石般的眼睛盯著方運,看了好一會兒,道:「既然你有如此實力,我便罷手!那破空符落在你手裡,也不算蒙塵。」

    綠海凶靈與鐵漠凶靈鬆了口氣,立刻調轉山島,準備離開。

    那殘碑凶靈剛轉過半個身子,就聽方運的聲音如雷激蕩。

    「我讓你們走了么?」

    方運的聲音很尋常,但卻隱含君王般的氣概。

    「什麼?你再說一遍!」殘碑凶靈猛地瞪向方運,怒火衝天。

    綠海凶靈與鐵漠凶靈轉身看著方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其餘各族也感到無法理解,這時候各退一步就算了,這個人族怎麼還得寸進尺?

    「毀了我的皇骸,罵了我,想離開?可以,把你們三座山島留下!」方運不退反進,腳下的山島沖向三頭凶靈。

    「你瘋了?」綠海凶靈忍不住罵道。

    「一定是我聽錯了。」鐵漠凶靈道。

    「人族,你不想活了?」殘碑凶靈緩緩抬高頭,冷冰冰地看著方運。

    「聽說絕地靈骸在葬聖谷有大用,今天我便看看到底有什麼用!」方運說著,竟然同時使用奮筆疾書、出口成章與神來之筆,同寫《昆吾劍》。

    就見三把煌煌金劍自天空降臨,隨後化為億萬劍雨,攜帶浩然正氣、聖氣與枯朽之力,向殘碑凶靈飛馳。

    「狂妄!」

    殘碑凶靈怒喝一聲,就見它背後的骨碑碑文的第二個字發出亮光,全身立刻被一層灰色的光芒籠罩,任憑億萬劍雨落下,如雨落青石,毫髮無傷。

    即便劍雨之中蘊含聖道偉力。

    「逆碑凶靈非常神異,一字生兩力,不可小看。」那缺日聖靈無奈地指點方運,希望方運別衝動。

    方運微微點了一下頭表示感謝,毒攻文台化為劇毒之蛇,憑藉山島的力量跨越空間,撲向綠海凶靈。

    隨後,真龍文台化為巨龍吞下真龍古劍,直奔鐵漠凶靈。

    兩個凶靈急忙迎戰,卻發現自己面對的彷彿是偉岸巨山,竟然有種難以力敵的感覺。

    隨後,方運面前浮現史冊,誦讀《古妖史》的文字。

    「炎翎,如雀如鶴,雙頭四翼,生於太陽,三千年破殼……」

    史道石門與歷史長河轟然出現,一隻長達五十丈的巨大雙頭火鳥升騰而出,如烈火凝聚,明明只是三境,但在浩然正氣、聖氣與枯朽之力等多重力量的加持下,有四境巔峰的實力。

    炎翎是方運所喚之靈物,直飛到綠海凶靈山島之外,俯身撲擊,一張口,鶴鳴九霄,火河長流。

    綠海凶靈所在的整座山島都被火焰籠罩,而且這火焰中蘊含真正的大日之念。

    就在綠海凶靈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方運身後火光衝天,一輪碩大的紫銅圓盤緩緩升到高天,聲如石磨碾地,火星迸濺。

    「聖寶!」

    「似是星火渾天鑒的仿品!」

    各族看著方運,垂涎三尺。

    無論在萬界何地,聖道寶物永遠無比稀少,普通半聖也不過只有一件。

    古妖個體本就不凡,獲得各種力量加持后,炎翎已經無比接近五境,再配合那毒攻巨蛇,綠海凶靈很快吃不消,它所喚出來的各種水靈,在火焰與毒炎之中幾息便會被燒毀。

    那毒攻巨蛇極為猥瑣,雖然主攻綠海凶靈,但時不時向鐵漠凶靈與殘碑凶靈那裡噴幾口毒炎。

    鐵漠凶靈本就是用毒的高手,一開始並不在意,但等發現毒攻巨蛇的劇毒不僅層次高,還蘊含枯朽之力后,便有些遲了,實力在不斷下降。

    兩頭凶靈都受到星火渾天鑒的氣息壓制,暗暗叫苦。

    那殘碑凶靈不愧是絕地強者,無論毒炎如何,都無法穿透那骨碑形成的灰光層,也完全不受星火渾天鑒的影響。

    「你以為有聖道寶物,我便奈何不了你?人族,今日我便讓你看看我逆碑一族真正的力量!」

    殘碑凶靈說完,就見它身體一震,逆碑與身體相連處突然蠕動起來,接著一道道粗大的血管從逆碑根部出現,插.入凶靈骨骼之中。

    原本晶瑩剔透玉石般的骨骼,突然變得暗淡無光,好像被汲取了本源力量。

    大量的聖氣從粗大血管中向上湧入逆碑之中,而逆碑的上半部分緩緩冒出灰色霧氣。

    那霧氣看似很淡,但仔細望去,每一縷霧氣都彷彿是一片山脈,厚重得能壓塌星辰,能鎮封神念,讓人只看一眼就覺得自己已經被鎮壓在巨山之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