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直到這時,方運終於清晰地感應到這種力量。

    「那根本不是聖道偉力,與我的枯朽之力有本質的區別。我的枯朽之力不僅有力量,還有意志,如同一個完整的人,而它的逆碑之力,空有力量,沒有意志,如同一具沒有思維和頭腦的喪屍或殭屍。在那種力量的最深處,充滿死寂的氣息,如同諸祖死亡后散逸力量,相當於屍氣。」

    「蒼白之手!」

    殘碑凶靈的神念緩緩說出一個詞語,彷彿就是逆碑第二字的發音。

    聽到殘碑凶靈的聲音,各族離得更遠,唯獨那凶物濁泥一動不動,還在吞噬黑色寶山。

    轟!轟!轟……

    就聽方運山島的邊緣發出巨物急速出水的聲音,山島八方各有一隻慘白的巨手從下方升起。

    每一隻巨手的手掌都有百丈之長,巨手表面是一層薄薄的白色皮膚包著骨頭,而裡面的骨頭是青藍色,讓八隻乾枯的巨手顯得更加怪異。每一根手指的指甲都十分尖銳,漆黑如墨,最為可怖的是,漆黑的指甲之內有黑色鬼臉若隱若現。

    巨手之下是皮包骨的手臂,每一條手臂上都有黑色的奇異花紋,如同神秘的刺青。

    八隻巨手在升到半空后,突然同時抓向方運,尖銳的指甲刺破空氣,發出宏大的尖嘯聲。

    每一隻手都彷彿一座巨山,每一隻手都彷彿是一片天空。

    「不錯。」方運說完,腳下的行流突然輕輕一晃身體,瞬間漲大至百丈,尾掃牙咬,全力抵抗八隻蒼白巨手。

    「是近乎完整的皇骸!」

    「怪不得敢在絕地凶靈面前叫囂。不過,皇骸可不是真正的皇者,即便真正的皇者,也有可能死在五境絕地凶靈手中!」

    八隻巨手輪流在天空攻擊,方運與行流還有那具鷹皇靈骸似乎還能應付。

    殘碑凶靈輕蔑一笑,道:「這只是開始。小!」

    話音剛落,就見第二個逆碑碑文的光芒更盛。

    那八隻巨爪沒有變化,但八隻巨爪內的一切包括方運、行流、戰詩名將、家國天下、文台、文玉等等全都縮小,小刀只有原來的四分之一,如同侏儒。

    只有那星火渾天鑒依舊不變。

    在縮小的一剎那,方運就感到自己體內的一切力量都蠢蠢欲動,要向外散逸。

    但是,家國天下的力量不斷流轉,防止力量流逝。

    「咦?」那些凶靈與聖靈無比好奇,沒想到方運在蒼白之手第一變的時候竟然毫髮無傷。

    「小!」

    殘碑凶靈惱羞成怒,再度大喊。

    方運瞬間變得只有原本的十分之一,而所有的戰詩兵將全部炸裂。

    突然,方運像漏氣的氣球一樣,向外噴出大量橙色的才氣。

    離體的才氣太多,以至於凝聚成霧氣,總量幾乎相當於一個三境大儒全部的才氣。

    「沒有才氣,我看你拿什麼跟我斗!小!」殘碑凶靈突然大叫一聲。

    就見它全身骨骼表面的光華徹底消失,骨骼表面竟然出現細小的裂縫,而那殘破的逆碑則膨脹了一圈。

    方運瞬間縮小到原本的二十分之一,整個人不到三寸。

    就聽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殘破的鷹皇靈骸徹底碎裂,炸成骨粉四濺。

    那行流不愧是相對完整的皇骸,身體沒有破碎,但卻開始慢慢向外散逸聖氣。

    方運則遠比行流更慘,身體已經被才氣之霧包圍,五倍總量於大儒的才氣散逸出來,而且最後冒出的才氣泛著淡金色以及血色。

    那殘碑凶靈不僅沒有高興,反而惱羞成怒。

    「你為何還不死!你為何還有才氣?這不可能!你就算有才高八斗,才氣是別人的十倍,也應該被我榨乾了!」

    「想殺我,還差點?」方運即便如同小木人一樣,也沒有絲毫氣餒。

    因為他身後出現血芒文台。

    一界之力庇佑,萬物化生,運轉不息,不僅有強大的防護力量,還讓方運的一切保證完整。

    「我不信殺不死你!」殘碑凶靈突然大吼一聲。

    就見它第三碑文發出亮光。

    遠處的缺日聖靈大吼:「還愣著做什麼,快跑啊?」

    方運還以為是沖自己說的,但見殘碑凶靈附近的綠海凶靈與鐵漠凶靈突然瘋狂逃竄,甚至連山島也不顧了,僅憑身體在海上奔跑。

    可惜晚了,就見第三碑文飛出逆碑,並一分為二,形成兩個灰色碑文直入兩頭凶靈的體內。

    兩頭凶靈發出凄慘的聲音,就見組成它們身體的靈骸骨骼急速收縮,最後各凝聚成一面骨碑。

    兩面骨碑只有一個碑文,與殘碑凶靈的第三碑文一模一樣。

    殘碑凶靈身後逆碑一動,吞下兩座一字骨碑。

    「逆時,返古!」

    殘碑凶靈說完,周身掀起強勁的風暴,以至於它自己都站立不穩,像是在十幾級颱風中的普通人一樣,搖搖晃晃,四腳幾乎都有飛離地面。

    五境殘碑凶靈氣息突然變淡,境界竟然降為四境。

    方運的山島之外,突然出現一個漆黑的空間裂縫,不長,只有區區十丈,隨後一片灰濛濛的大風吹出,吹向方運。

    遠處觀戰的各族個個驚駭不已,因為在他們眼中,那根本不是風,而是時光,是歲月,而且是逆流的時光與歲月!

    「完了。」

    「可惜了……」

    缺日聖靈低聲道:「我見過許多同族死於可怕的第三碑文,完全不講道理,力量與年齡不斷變小。還有更強大的第四碑文,更加凄慘。」

    「這葬聖谷,終究屬於絕地眾靈的。」一頭凶地凶靈不甘心地嘆息。

    在眾人說話的時候,灰濛濛的風吹到方運身上,然後……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方運周身突然發生了奇特的時空扭曲,灰濛濛的風本來遍布空間,可就莫名其妙沒有吹到方運。

    這時候的方運,如同泥鰍在泥里遊動一樣,完全不怕灰濛濛的風。

    方運自己也是略感詫異,本來是想用聖魂文台解決,可沒想到,在龍門得到的那輛銹跡斑斑的時光指南車突然動了起來,讓自己輕易躲開這足以殺死普通皇者的第三碑文攻擊。

    「雕蟲小技!」方運說著,身體如同膨脹的爆米花一樣砰地變大。

    灰濛濛的風消散,而八隻蒼白之手也因為失去力量的支撐,化為骨片散落。

    跌落到四境的殘碑凶靈一臉獃滯,原本兇狠的黑痕赤眼好像覆蓋了一層白霧。

    「他還是人嗎?」缺日聖靈的眼睛神光亂閃。

    「這麼強?難道是人族半聖偽裝的大儒?」一個異族喃喃自語。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