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黑色寶山的裂縫散逸淡淡的黑氣,那黑氣一出,萬裏海面生生降下三丈,從天空望去,彷彿一個巨大的印記烙印在海疆之上。

    轟!黑山炸裂。

    一道純黑火焰之柱衝天而起,似狼煙直貫天地。

    黑色火焰不斷旋轉變粗,烈焰翻騰,裡面彷彿孕育滅世之魔,天為之驚怖,地為之惶恐,萬物倒伏。

    一片紫色光芒四散,照亮世間。

    一道充滿無上威能的氣息隨著深紫色的光芒向四面八方擴散,瞬間傳遍數十萬里。

    數十萬裏海疆與天空染上一種仿若源自無盡深淵的紫色。

    那些絕地凶靈,那些眾聖後裔,那些傲世皇者,全都陷入深深的夢魘之中,如同噩夢中的孩童一樣無助,好似無頭的蒼蠅一樣亂跑亂撞。

    有的聖靈放下山島不管,直接跳進海里,胡亂撲騰,

    有的妖蠻被嚇得失禁,瑟瑟發抖。

    有異族竟然病犬一樣卧在山島之上,嗚嗚哭泣。

    一頭凶靈竟跪在地上,不斷磕頭,嚎啕大哭。

    人族大儒是各族中最鎮定的,可即便如此,也面露驚恐之色,隨時可能精神崩潰。

    方運面色恍惚,神念完全陷入一處充滿大恐怖的地獄之中,承受無數酷刑與熬煉,每一瞬間都經歷成百上千苦難,腦海中浮現無數光怪陸離的世界。

    方運身上的力量一點點聚集起來,才氣、文宮、文心、文膽、文台、星位之力、枯朽之力等等連續不斷發威,甚至激發方運體內一種又一種神秘的力量。

    「嗯?」

    一道赤紅的神光從黑霧中射出,如同天外之火,所過之處,虛空震蕩,海水蒸干,神光兩側百里之內,無論是凶靈聖靈還是妖蠻,無論是異族還是凶物,全都瞬間蒸發,彷彿不存於世。

    眼看那神光就要落在方運身上,神光突然收斂。

    那些身處大恐怖的各族原本處於半夢半醒之間,都被這滅世之光驚得清醒一些,本能看向方運,不明白那神光為何臨近方運卻停下。

    方運與所有人一樣,身體僵硬,幾乎無法動彈,只能驚駭地望著那巨大的黑色火柱。

    當神光收斂,方運看到所有神光回歸於一隻巨大的豎眼之中。

    那豎眼被黑霧遮擋,看不清具體形貌,但能看到大體輪廓,以及豎眼中蘊含無盡的血海與罪孽。

    在看到豎眼的一瞬間,方運頭腦欲裂,彷彿春雪觀日,又好似滴水入火,如同遇到生生世世也無法救贖的罪孽,隨時會被天地神罰毀滅。

    那血海豎眼緩緩閉上。

    在豎眼閉合的過程,方運這才發覺,自己之前看錯了,那裡面不是血海,血海只是其中的一部分,那豎眼的眼球,是一顆由茫茫血色海洋組成的星球!

    古妖傳承中一個巨大的身影與黑霧中的氣息隱隱呼應。

    黑色火焰之柱散發的氣息,方運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這種氣息與凶物氣息有相似之處,陌生的是,這種氣息太強大了,如果那些普通凶物的氣息是一堆篝火,那這黑色火柱之內的氣息就如同太陽。

    黑色寶山四處迸濺,散落各處,那粗大的黑色火柱則屹立在寶山原址的中心,經久不息。

    也不知過了多久,黑色火柱之中傳來一聲長長的嘆息。

    那聲音彷彿歷經萬古,見證滄海桑田、天地劇變,如同一個老得不能再老的老人,充滿了疲憊與惆悵。

    黑色火柱漸漸變弱,露出一個千丈巨影,如在雲端。

    那巨影是人形,好似吃力地彎著腰,身後背著一巨物,竟然比他還高一頭。

    他的身體完全被黑色火焰包圍,看不清真容。

    方運眨了眨眼,因為古妖傳承中出現過這個影子,就站在那負碑獅的不遠處。

    而古妖傳承彷彿與方運產生共鳴,隱沒的信息浮現在方運的心頭。

    遠古極凶,負棺人。

    方運望向巨人的後背,原來那是一副棺材,不,是一座如山一樣的棺材。

    千丈凶物明明如山嶽一般,令人只能仰望才見全貌,但方運卻感覺,這是一位瘦弱的老人,風燭殘年卻背負重物,如遲暮英雄。

    但是,這種情緒很快被方運驅散,這種凶物不能用人族的觀念來解讀,這可是遠古極凶,是有資格參與競爭萬界之主的至強族群,是與龍族對抗無數歲月的強大生靈。

    黑色火焰越發稀薄,方運隱隱可見黑色火焰內負棺人的身體如同青銅澆築,散發著金屬的色澤,只是上面布滿密密麻麻的傷痕。

    「負碑獅,負棺人……」方運在心中反覆低語。

    「那千餘丈的巨棺中,是什麼?」方運望著巨棺,面色獃滯。

    那負棺人緩緩掃視周圍,巨大的形體看起來遲鈍和笨重,但又有無上的威壓。

    所有人深深低下頭,無人敢與它的眼睛對視。

    方運亦從他的身上感受到巨大的威脅與威壓,本能低下頭,餘光看到,那人的額頭有一隻緊閉的豎眼,同時還有兩隻正常且睜開的眼睛。

    負棺人的兩隻眼睛之中,彷彿有兩顆小小的月亮在徐徐旋轉,他目光所及之處,形成一片淡黑色的影子,彷彿黑夜降臨。

    方運隱約覺得負棺人看了自己一眼,頓時全身僵硬。

    那負棺人緩緩抬頭,望著天空,面部露出怪異的表情,身體微微下蹲,就聽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他整個人和巨棺飛上高空,眨眼間不知所蹤。

    他的力量太過強大,跳躍的餘波向四面八方擴散,所過之處,無論是凶靈還是人族,無論是妖蠻還是異族,無一例外,身體如同被星辰碾碎,瞬間化為血霧。

    方運一愣,只覺前方彷彿有滅世氣浪席捲八方,不要說那些近處的人,就算自己這個距離四五百里的人,也將死在氣浪之中。

    方運想要動用體內的寶物,卻悲哀地發現,自己的身體早就失去控制,在這種敵人面前,縱然有億萬寶物也毫無用處。

    詭異的是,那滅世氣浪迅速衰退,完全不符合常理,最後在方運前方几十里的地方消散。

    方運身體慢慢恢復了知覺。

    方運沒有立刻動起來,只是獃獃看著前方。

    寶山附近的所有生靈,全都死了。

    各族盡數隕落,黑色寶山的碎塊竟然全部被毀滅,連塵埃都沒有剩下。唯獨所有山島憑空消失,好似在規避負棺人的力量。

    那巔峰異族的人面蜈蚣,理當是寶山周圍的最強者,是妖皇也會感到棘手的存在,竟然就如此被輕易殺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