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神秘人物的眼睛極為巨大,金眼黑豎瞳,猶如蛇眼,金眼之中還有一些血絲。

    方運繼續觀看,但過了一會兒,又發現另外一隻眼睛,是與人類有點相似的白眼黑瞳。

    方運心中疑惑,猜不到對方是什麼,繼續觀看,隨後,便看到各種各樣的巨大眼睛。

    那些眼睛陸續外放種種神光,與誦經幽魂書頁化成的聖術對撞,不落下風。

    在看到十幾隻眼之後,塵封在古妖傳承中的信息顯現,方運也想起來,有一種外形極為恐怖甚至讓人見后發毛的遠古極凶。

    三千眼。

    這是個很普通的名字,但當任何人看到那千丈高的紡錘形軀體表面布滿巨大的、顏色各異的三千隻眼睛后,都會被喚起內心最深層的恐懼。

    遠古極凶或巔峰異族中,噬龍藤只是吞噬一切敵人,人面蜈蚣只是詭異,負棺人像是背負滔天罪孽,可三千眼則只能用至凶至惡、至邪至穢來形容,它們強大而且邪惡,連凶物與異族見之都遠遠逃離。

    古妖當年為對抗龍族遍請凶物與異族,但有五族沒請,其中就有三千眼。

    只看了一會兒,方運就感到雙目疼痛,好像被火焰炙烤,立刻送入聖氣,用處不大,再消耗枯朽之力,雙眼頓時清涼。

    「果然是神仙打架……」

    方運甚至分不清這是半聖還是大聖之間的戰鬥,但有種感覺,看著像是半聖的戰鬥,但這兩尊異聖恐怕剛剛脫困,還未恢復巔峰時期的力量。

    方運低頭看了一眼地圖,稍加推演,便得出這兩尊異聖在神賜山海的正北方戰鬥。

    方運全力記憶兩尊異聖的戰鬥,爭取不放過一絲一毫。

    但是,方運卻發現,自己每記住一點,都會忘記之前的具體過程,只記得雙方交戰,只記得一片模糊的光影,根本記不得細節。

    方運心中一急,發覺許久未動的奇書天地輕輕一動,開始記錄眼前發生的一切。

    方運大喜,待自己想要衝擊半聖的時候,便可以翻閱奇書天地,必然會得到極為寶貴的經驗。

    時間慢慢過去,這兩尊異聖竟然沒有停止的意思,而且似乎打出了真火,戰鬥波及的範圍越來越廣,一些地方出現了久久無法癒合的空間裂痕。

    那一道道黑漆漆的空間裂痕如同天地的傷痕,格外醒目。

    方運有種不好的預感,這兩尊若就這麼打下去,自己也會被餘波殺死,逃都來不及逃。

    突然,方運本能地眨了一下眼,因為在雙方戰鬥之地不遠處,竟然多出一個白衣人。

    那男子黑髮白衣,極為俊美,就是胸前白花花的胸肌有點招搖。

    他的雙唇格外紅,如烈焰。

    誦經幽魂與三千眼竟然停止戰鬥,一起看向那白衣男子。

    方運遠遠觀望,三方好像進行交流,隨後就見誦經幽魂前往北方,而三千眼僅僅跟上去,白衣男子最後前往。

    在即將消失在北方天際的時候,白衣男子竟然突然扭頭,掃視天下,帶著神秘的笑容離開。

    方運一愣,隨後輕輕搖頭,自己不認識這白衣人,雖然感覺那白衣人在看自己,應該是一種聖位力量,所有看到白衣奇人的人都會以為他在看自己。

    「怪了……」

    方運突然暗道奇怪,因為這人明明特別像人族,可回憶人族歷代眾聖甚至大儒名士,都沒有這麼一個人。方運又回憶古妖傳承與龍族的記載,也從來沒有過這種狀貌的類人強者。

    「是新誕生的強者,還是凶物異族化形?不過,凶物與異族極多,古妖傳承也不見得全都知道,不認識那人並不奇怪。」

    「唉……」

    方運輕嘆一聲,這神賜山海遠遠比想象中危險,自己若是在兩尊異聖戰鬥的千里內,恐怕已經被餘波殺死。

    這還僅僅是神賜山海,葬聖谷那些老傢伙們同樣可怕。

    方運坐下推演,發現神賜山海中心依舊有讓自己感到危險,隨時可能殞命,但危險比之前減弱,或許是跟那三尊異聖離開有關。

    思索良久,方運調轉方向,開始向神賜山海中心靠近。

    同時,方運停止《方氏字典》的編撰,全身心地開始警戒。

    結果,僅僅過了一刻鐘,方運就放鬆精神,因為看到一位老熟人。

    聽雷大儒夜鴻羽。

    之前見夜鴻羽的時候,夜鴻羽斷了一條手臂,衣袍不整還有血跡,現在衣袍整潔,氣質多了一些儒雅,少了一些犀利,但依舊神采奕奕,目光如劍。

    夜鴻羽腳下的山島水上高度達到兩百四十餘丈,顯然大有收穫。

    方運微微一笑,向夜鴻羽所在的方向駛去。

    夜鴻羽所見的距離有限,直到雙方相距三百餘里,夜鴻羽才有感應,警惕地望著方運的方向。

    等雙方相距二百多里后,夜鴻羽才發現方運。

    夜鴻羽斬雷十年,極少與人言,現在竟然微微一笑,讓人如沐春風。

    「恭喜聽雷先生,百尺竿頭更進一步!」方運笑著賀喜,顯然,夜鴻羽在文宗境界更加精深。

    夜鴻羽道:「在織雷山中偶得一物,竟然能融入家國天下,助老夫鍛天命,是以略有精進。」

    「一切都是聽雷先生應得。」方運道。

    夜鴻羽仔細打量著方運,面色一沉,但隨後面色緩和,道:「上次見面,你還未成大儒,現在已經是三境,氣息之足超越尋常四境,怕是隨時能入四境,平天下。我原本還擔心你,以為你是冒進,但仔細一看才發現,你並無強行提升隱憂。這是治經有成?」

    人族萬物,眾聖經典為首。

    方運微笑點頭,道:「您老眼睛和衣知世一樣毒辣,學生確實在治經方面有些許心得,並撰寫了幾部學科史書。」

    「學科史書?聞所未聞。」夜鴻羽道。

    「無非是《醫學史》《法學史》《工學史》《農學史》與《兵學史》等五部書。」方運道。

    「這書名……你所圖甚大啊!」夜鴻羽仔細看著方運,確定方運不似作偽,看透方運為何只寫「學」不寫「家」。

    方運微微一笑,道:「人嘛,總是要有那麼一點點野心。」

    「好,有野心好。那《兵學史》借老夫一觀。」夜鴻羽道。

    方運拿出《兵學史》,以聖氣包裹,以真龍古劍承載,遠遠飛向夜鴻羽。

    夜鴻羽伸手接過,看了一眼方運的真龍古劍,略有讚許之色,道:「你這真龍古劍的劍體得龍紋相助,還在老夫的聽雷古劍之上。」

    方運謙虛道:「哪能跟您比,您的聽雷古劍一劍斬皇者,我可比不了。」

    夜鴻羽擺擺手,表示不聽方運吹捧,低頭翻閱《兵學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