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夜鴻羽道:「這應該是那位狼拓王,不,應該叫狼拓皇了。妖蠻果然幸運,剛剛有諸皇時代之說,他們就湧現眾多皇者。」

    「您也幸運遇到神物,縮短鍛天命的時間。或許不久之後,我們會得到很多相關的寶物。我懷疑我的山島之內就有這種寶物,只是我不知道而已。」

    方運特意把一些自己無法辨認的寶物單獨放到一起,準備最後都帶出葬聖谷。

    「就他吧!」夜鴻羽眼中的戰意漸濃。

    突然,那狼拓皇扭頭望向夜鴻羽所在的方向,眼中充滿戒備。

    夜鴻羽始終不收斂殺意,那狼拓皇行了一陣,便停在海中,轉身面向方運與夜鴻羽所在的方向。

    方運微笑道:「如此甚好,我還怕他跑了。等開戰時,您先纏住火絡皇,我先斬殺那兩頭狐妖王,接著與您聯手誅皇!」

    「你多少時間能殺死那兩頭狐妖王?」夜鴻羽問。

    方運不假思索道:「若它們沒有異寶,若狼拓皇不阻擋,最多三息。」

    「好!」夜鴻羽眼中滿是讚許之色,那可是一頭五境狐妖王與一頭四境狐妖王。

    長風之中,深藍天空之下,兩座山島疾馳向前。

    正前方,狼拓皇負手而立,狼頭人身的它身材健壯,身穿嶄新的金色鎧甲,驕傲地望著前方,眼中燃燒的血色的火焰。

    「明知本皇在此,殺意不減,本皇倒要看看,是哪一族的強者!」狼拓皇道。

    那五境狐妖王微笑道:「我看,應該是那種還算不弱的皇者,但跟您比起來就差多了。畢竟,您不僅擁有異寶,更獲得大聖之血,而且是狼族大聖之血,您現在可是貴比大聖之子。」

    狼拓皇伸出兩隻似爪的手,低頭看著,喉嚨里發出呼嚕嚕的聲音。

    「本皇,渴望鮮血清洗這雙手!只有這把這雙手洗乾淨,下次見到方運的時候,本皇才能抓住他的脖子,讓他跪在本皇面前,洗刷本皇逃跑的恥辱!」狼拓皇道。

    「您這麼說就不對了,寧安城之戰與您無關,當時您若是皇者,必然能拿下寧安城。更何況,也不是咱們妖蠻太弱,而是人族太強,甚至動用了國運。都說那寧安宛如擎天之柱支撐景國,不只是說說而已。」五境狐妖王道。

    狼拓皇點點頭,道:「你說的不錯,那寧安的確宛如擎天之柱。待回到聖元大陸,本皇便親率大軍,征服寧安!蒼狼的後裔,必當於秋風月下,血洗眾敵!」

    那四境狐妖王看了姐姐一眼,無奈搖頭,這狼拓皇自從晉陞皇者,越發自負,目空一切。

    「我們迎上去,看看是何人敢與本皇為敵!」狼拓皇竟然駕馭山島,沖向方運與夜鴻羽。

    兩頭狐妖王相互看了看,最後也跟上去,但卻稍稍落後一些。

    不多時,一個紫袍大儒落入狼拓皇的眼中。

    狼拓皇微微眯眼,哈哈大笑道:「我當是誰,原來是聽雷大儒夜鴻羽!聽雷山中,你屠我妖蠻無數,今日,本皇便讓你低頭認罪!」

    兩頭狐妖王看到對面山島上只是一位五境大儒,頓時鬆了口氣。

    五境狐妖王低聲問:「狼拓皇殿下,他如何能在那麼遠的地方感應到您?」

    「大概是有什麼異寶。拿下他,便成本皇之物。」狼拓皇微笑著看著遠處的夜鴻羽。

    夜鴻羽也不言語,只是不斷接近。

    在相距一百里的時候,雙方都沒有動手,直到相距五十里,夜鴻羽才開始使用戰詩詞,喚出名將和君王戰詩。

    狼拓皇眼中露出輕蔑的笑容,道:「夜鴻羽,沒想到你信心如此足,區區五境,便想一個人把本皇當雷霆斬了?實在可笑!」

    「誰說老夫只是一個人?」夜鴻羽淡然道。

    那五境狐妖王突然尖叫道:「不好,方運就在後面!」

    「什麼!」狼拓皇身體一顫,眼中閃過恐懼之色,但隨後惱羞成怒,轉身望向後面。

    就見在他的正後方,方運腳踏山島而來。

    「狼拓王,我們又見面了。」方運面帶微笑,身居三百丈山島之上,面對皇者,瀟洒自若。

    雙方相距甚遠,誰也攻擊不到誰。

    狼拓皇忽視掉方運的稱呼,森然道:「若我所料不錯,你們以異寶提前發現我,而後以夜鴻羽為餌,你從后包抄?」

    「就是如此。」方運大方承認。

    「人奴,你激怒了本皇!一個五境文宗,一個三境大儒,竟然想要圍殺本皇?你們還以為這裡是寧安城外嗎?」狼拓皇感覺到遭遇此生最大的蔑視,比逃離寧安更讓他恥辱。

    「對啊。」方運很自然地回答。

    「那就去死吧!」

    狼拓皇大吼一聲,伸手拍向夜鴻羽,就見天空浮現一個里許的血色巨爪,沾染點點聖氣。

    雙方相距五十餘里,那巨爪跨越空間來到夜鴻羽的山島外,然後向夜鴻羽拍去。

    夜鴻羽周圍的戰詩兵將發起攻擊,被那巨爪盡數擊潰。

    夜鴻羽雙目微微睜大,一張口,一把雷光環繞的古劍飛出。

    聲傳千里,雷光如龍。

    噗地一聲輕響,皇者一擊被聽雷古劍斬碎。

    「雷龍環繞?」狼拓皇難以置信地看著夜鴻羽的聽雷古劍,上面不再是寧安城外時候的單純雷光,而是有一條半透明的雷電之龍環繞在上面,散發著莫大的威壓。

    那不僅僅是一把舌劍,而是一把劍加一條完整的雷龍。

    五境狐妖王低聲道:「我們要不要聯手先殺夜鴻羽,再殺方運。」

    「不用!此處離方運太遠,他可能逃跑。本皇先與夜鴻羽纏鬥,待方運進入百里之內,本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擊殺夜鴻羽,再殺方運!」

    「殿下英明。」兩頭狐妖王無奈,但並不擔心。

    夜鴻羽與狼拓皇都想拖延時間,於是你來我往不斷戰鬥,卻都不用殺招。

    在方運抵達接近狼拓皇百里內的時候,狼拓皇眼中凶光一閃,就要對夜鴻羽下殺手。

    但是,他突然聽到兩頭狐妖王的呼救聲。

    狼拓皇急忙回頭,就見那方運頭頂有兩座文台,其中一座文台上面有一座巨大的宮殿,宮殿內部有一頭奇異的巨龜,巨龜周身鎖鏈飛騰,已經鎖住五境狐妖王,並向宮殿內拖曳。

    「蠢貨!」狼拓皇知道五境狐妖王有異寶,但沒想到它沒用出就被瞬間制服。

    而另一頭狐妖王則被毒攻巨蛇吞掉,已經沒了聲息。

    狼拓皇心頭突然一慌,看向方運。

    方運的腳下,顯現一頭百丈行流。

    「皇者靈骸!」狼拓皇咬牙切齒道。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