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狼拓皇周身的狼毛突然暴漲一丈,隨後倒卷,大量氣血與聖氣湧入其中,交織成一副強大的戰鎧,足有一尺厚。隨後,它周身如火焰般的妖煞快速凝聚,最後凝聚成一身血色金屬般的鎧甲。

    在聽雷古劍即將臨身的時候,狼拓皇的那件異寶點擋了一劍,而後狼拓皇身後突然浮現一個巨大的狼蠻。

    狼拓皇不過五丈高下,而他身後的狼蠻有十丈之高,面目模糊,但周身氣息宏大浩瀚,讓人望之如見無垠草原、無邊荒漠。

    祖魂。

    這是狼拓皇的先祖中的一位,身體並非是半透明,看上去是完整的實體。

    狼蠻祖魂周身蕩漾著無比濃郁的聖氣,遠遠超過任何皇者所能使用的極限,只差一點就能成為更強大的聖力。

    這狼蠻祖魂周身形成淡金色的旋風,聽雷古劍靠近后,竟然被引偏,無法斬到狼拓皇。

    夜鴻羽目光一凝。

    方運也看得明白,論力量,這狼拓皇與織雷山的雷龍相差不遠,但狼拓皇的戰鬥之能遠在雷龍之上,那狼蠻祖魂之所以能盪開聽雷古劍,用的力量不強,但內在的技巧很強。

    方運與夜鴻羽對望一眼,相視一笑。

    見識皇者真正的力量,這便是兩人挑戰皇者的主要目的之一。

    妖蠻晉陞皇者后,便會獲得祖魂,也是方運與夜鴻羽最想了解的力量。

    那狼蠻祖魂力量攀升到巔峰后,突然撲向狼拓皇。

    就見神光一閃,狼拓皇周身多了一層一尺厚的神光,從外面看去,狼拓皇的身體已經變得與狼蠻祖魂一模一樣,只有眼睛屬於它自己。

    狼拓皇雙臂抱胸,身體徐徐上升,立在山島半空,周身淡金色的聖氣形成強勁的旋風,發出刺耳的呼嘯聲。

    方運與夜鴻羽明顯感應到,狼拓皇本身的力量沒有增強多少,但是,對聖氣的掌控達到匪夷所思的程度,同樣的聖氣在現在的它和之前的它手裡,效率可能差五倍甚至十倍。

    夜鴻羽傳音提醒道:「這祖魂十分強大,不會讓狼拓皇增加一絲氣血,但等於讓他擁有無限接近半聖層次的戰鬥本能,對力量的控制遠超我等,你一定小心。」

    「我對祖魂比較了解。既然他不逃,你我一邊攻擊,一邊靠近。」

    狼拓皇俯視方運,周身淡金色的神光蕩漾,猶如天神,彷彿神遊天外,雙目又迷茫有空洞。

    「方運,死在本皇手裡,是你的榮幸!」說完,狼拓皇的山島疾飛向方運。

    夜鴻羽立刻驅使聽雷古劍阻撓,尺許長的古劍速度節節攀升,從側後方斬向狼拓皇的脖頸。

    聽雷古劍強得可怕,竟然劈開狼拓皇周身的神光,劈開妖煞鐵甲,並準備劈開最內層的狼鎧,但下一剎那,狼拓皇突然伸出右手,抓向聽雷古劍。

    狼拓皇的這一抓極為玄妙,恰好在聽雷古劍舊力已竭並凝聚新力的時候,也恰好是聽雷古劍屬於「放」的時候,是最難收回的時機,絕無可能倒退,因為速度太快,力量用盡。

    若是在多日前,聽雷古劍必將被狼拓皇抓中,但現在,聽雷古劍突然「茲啦」一聲,化為一片雷光,隨後雷光四散,躥到夜鴻羽面前,重新凝聚成聽雷古劍。

    「妖蠻祖魂,果然名不虛傳!」夜鴻羽不怒反喜,戰意愈加濃烈。

    方運微微皺眉,自己的視力極強,甚至跟上了方才狼拓皇的動作,但是,狼拓皇的動作太快了,快到自己只有視力能跟上,反應能力根本跟不上。

    速度太快還是其次,那個角度,那個時機,已經遠超方運對戰鬥的理解。在狼拓皇出手的兩息后,方運才理解透徹狼拓皇的這次攻擊。

    若在戰鬥中延遲如此久才理解,那便等於被壓著打。

    這便是妖蠻的可怕之處,明明蠢得嚇人,但卻有用強大的戰鬥本能,而且還能從血脈的祖輩中增強這種戰鬥本能。

    狼拓皇似乎很滿意方運與夜鴻羽的反應,微微一笑,稍稍矮身,揮拳向方運直直打出,一道金光繚繞的半透明血拳脫手而出,眨眼間抵達方運的山島之外。

    方運沒有硬抗,而是讓行流代替自己阻擋。

    但狼拓皇完全算準了這一點,就見那竟然蘊含各種勁力,先是震散行流的防護,然後突然爆發,把行流直接打飛。這一擊的力量並不是特彆強,不會讓行流有多少損傷,因為,它的目的在方運。

    在行流向後跌倒的一瞬間,第二個金光血拳飛臨。與第一個金光血拳不同的是,這個拳頭內部層層疊疊,彷彿是無數拳頭凝聚而成。

    方運立刻感應到一種讓自己頭皮發麻的力量,這狼拓皇竟然憑藉純粹的技巧,讓這一擊的威力接近神相之擊!

    皇者的力量,半聖的境界!

    「好強!」

    「不過,這才有趣!」

    方運雙目閃著燦爛的光芒,大儒文寶三都筆一甩,大儒最強防護戰詩《三都賦》出現,魏蜀吳三個國都相互疊加,擋在方運與金光血拳之前。

    轟轟轟……

    城池亂飛,房屋迸散,金光血拳洞穿三座古都,直取方運。

    但是,血拳表面的金光突然暗淡,一縷縷枯黃色深入血拳之中。

    枯朽之力!

    枯朽之力便是要萬物腐朽!

    不管技巧何等強大,都敵不過歲月的腐蝕,敵不過時光的流逝。

    最後,方運沒有再動用額外力量,就見枯朽之力瘋狂湧入前方的家國天下外壁,隱隱有黃昏之色。

    轟轟轟轟……

    金光血拳落在家國天下外壁上,在一瞬間爆出數以百計的聲音,但因為聲音太過密集迅猛,乍一聽只是一聲。

    這種氣血運用技巧最善擊破,以致於方運的整個家國天下都在激蕩,但是,家國天下最終穩住。

    枯朽之力形成的防線,擋住金光血拳!

    「聖道偉力?」狼拓皇空洞的雙目中有了一抹色彩,仿若連半聖意識都吃驚於方運的力量。

    方運卻不答話,雙目明亮,衣衫震蕩,身前浮現史冊,身後浮現古妖文台。

    「吞音,誕於星辰對撞,孕於死寂星辰,嗜情,不喜殺……」

    史道石門與歷史長河同時顯現,一個人頭大的小東西躍出歷史長河和史道石門。

    這小東西全身粉色,長著一對小翅膀,背後有根豬尾巴,身體是圓滾滾的肉球,膽怯地藏在方運的身後,輕輕扇動翅膀。

    它沒有五官,沒有四肢。

    方運取出一個整個聖氣團,送入吞音面前。

    吞音的翅膀歡快地扇動著,身體表面出現一個漩渦,吸收整個聖氣團。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