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伸手撓了撓吞音圓鼓鼓的小肚子,道:「幫我壓制那頭妖蠻。」

    小吞音的翅膀猛地扇動,身體由粉變紅,似乎非常激動,隨後它緩緩高飛,面向狼拓皇,圓滾滾的體表出現一個小小的黑色漩渦。

    狼拓皇看到吞音差點失笑,道:「這是什麼小東西?是你養著玩的嗎?用這種小東西對付我,是為了嘲笑我嗎?」

    遠處的夜鴻羽雖然疑惑,但不相信方運真在鬧著玩,而且很好奇方運面前的史冊與身後的史道石門與歷史長河,那可是頂級史家大儒才能喚出的力量。

    方運微微一笑,卻不作任何解釋。

    吞音已經滅絕。

    在古妖與龍族正式決裂之後,龍族以數十半聖與七尊大聖死亡以及一尊龍帝差點隕落養傷萬年為代價,攜帶至強神器斬龍台以及三件至寶,全殲吞音全族,並橫斷時光,杜絕後世的古妖祖帝妄圖回溯時光復活吞音一族的可能性。

    吞音很弱,它們無法直接殺死任何人,而且完全沒有自保力量,只能由他人守護。

    但是,吞音也很強。

    一道莫名的氣息從吞音形成的漩渦出飛出,無色無味,無形無狀,瞬間落在狼拓皇身上,而後又回返到吞音的漩渦中。吞音好像吃飽喝足一樣,肚子立刻漲大一圈,晃晃悠悠,像個飛翔的小粉豬。

    狼拓皇先是一愣,隨後感覺不到任何變化,大笑道:「哈哈哈,小小的三境古妖,能奈我何……」

    話未說完,狼拓皇再度愣住了,因為他發現,自己竟然聽不到自己的聲音,而且也聽不到外界所有的聲音,海水的聲音,風的聲音,一切的聲音都彷彿不存在。

    狼拓皇立刻一轉話鋒,冷笑道:「是否能聽到聲音,本就無所謂,聲音不過一速,遠遠比不上本皇的感應,對戰鬥毫無影響。」

    刺客的狼拓皇無比冷靜,再次出手攻擊方運。

    那吞音嚇得躲在方運身後,墨女與霧蝶見狀立刻過去與它玩耍,小吞音很快忘記戰鬥的危險,與兩個小姐姐玩耍起來。

    狼拓皇獲得祖魂附體后,戰鬥技巧達到了一種巔峰,毫無花俏,只是一拳一拳分別攻向方運與夜鴻羽,但每一拳內都蘊含不同的強大技巧,讓方運與夜鴻羽竟然有守難攻,暫時處於劣勢。

    這一刻,狼拓皇無論力量與技巧,都遠勝兩人。

    沒了聲音,狼拓皇只是稍有不適應,開始並無任何不一樣,但是,過了百息,狼拓皇的神色出現細微的變化。

    夜鴻羽也覺察到了不同,傳音問方運:「他的力量怎麼好像比一開始有所減弱?甚至連戰技都不似一開始那麼果斷。」

    「他的憤怒情緒已經被吞噬。」

    夜鴻羽一愣,這才明白吞音的強大。

    古妖大部分是憑藉力量強大,而妖蠻的主要力量來源兩處,一是血脈中的戰鬥本能,位階越高戰鬥本能越強,二是自身的氣血。妖蠻越憤怒,則體內氣血越澎湃,同一時間能調動的氣血越多,激發的戰鬥本能越強。

    妖蠻在戰鬥中往往會失去理智,但卻因此變得無比強大。

    但是,現在狼拓皇沒有了憤怒,只剩理智。

    狼拓皇本來有兩種戰鬥本能,自身的和祖魂的,原本是自身的戰鬥本能控制內部力量,從而間接輔助祖魂控制外部攻擊。

    但現在,它自身的戰鬥本能幾乎為零,只剩下祖魂的戰鬥本能。從量上來說,它自身的戰鬥本能跟祖魂比如九牛一毛,但卻在這麼多年支配它的軀體,與它自身的契合度遠遠勝過祖魂。

    狼拓皇眼中閃過一絲慌亂,只能咬著牙完全靠祖魂的戰鬥本能。

    沒有自身的戰鬥本能從中協調,他的力量開始出現種種問題,於是,它不得不開始思考,想盡辦法保證實力。

    人族曾經有句諺語,妖蠻一思考,人族就發笑。

    狼拓皇根本無法依靠冷靜和理智戰鬥。

    這一刻,狼拓皇的根基遭到嚴重削弱。

    狼拓皇的力量依舊很強,但不再像之前那般完美無缺,無論是方運和夜鴻羽,已經偶爾能看破狼拓皇的手段,從而提前形成對策。

    戰鬥中,夜鴻羽偶爾看一眼吞音,隱約意識到吞音一族的強大,區區三境吞音就能從根本上影響皇者的情緒與聽力,若是皇者吞音,豈不是能直接剝奪狼拓皇的視力甚至情感?最強大的吞音,不知道能還能吞噬什麼。

    隨後,夜鴻羽看了一眼狼拓皇,方運讓吞音吞噬了狼拓皇的憤怒,不僅僅是削弱它的力量,還有更可怕的作用。

    隨著時間的推移,方運與夜鴻羽都感應到狼拓皇的錯誤越來越多,兩人相視一笑,知道吞音的負面作用爆發。

    在一個寂靜的世界,任何人無法憤怒,那麼必然會焦躁,會不安,會憂慮,會胡思亂想。

    即便是人族在陷入這種環境,也至少是正心境的大學士才能保持平靜。

    方運和夜鴻羽偶爾會放肆地傳音說話,面帶微笑,但狼拓皇偏偏聽不到,更加重了它其他情緒的產生。

    各種紛亂的情緒一旦爆發就難以壓制,卻偏偏沒有憤怒這種情緒作為宣洩口,於是,轉化為另一種極端的狀態。

    瘋狂!

    最可怕的是,妖蠻的氣血本就能不斷刺激情緒,這是任何妖蠻都無法阻止的力量。

    沒有什麼力量只有優勢而沒有缺點。

    任何過於強大的力量都是雙刃劍。

    雙方戰鬥了一刻鐘后,狼拓皇瘋了,力量也因此失控。

    氣血之力如同滾油一樣融入它的全身,開始慢慢侵蝕它的身體,它的心核,它的頭腦。

    慢慢地,它的身體被氣血消融,濃濃的血色力量如同火焰焚燒它的身體。

    最後,堂堂皇者被無法控制的力量燒成灰燼。

    夜鴻羽長嘆一聲,道:「愚昧的頭腦,永遠無法掌握強大的身體。誰能想到,區區三境大儒的史冊加文台,就能讓強大的皇者不戰自潰。」

    方運離狼拓皇最近,先行一步靠近它的山島,開始吞噬,而夜鴻羽附近就是那兩頭狐妖王的山島。

    夜鴻羽卻停下山島,道:「這些山島對我無用,你都吞噬了吧。」

    方運知道夜鴻羽想讓自己更強,於是道:「我一你二,我勝在質量,你得數量,別推辭了。」

    夜鴻羽沉思數息,點了一下頭,開始吞噬那兩座山島。

    兩人一邊吞噬山島一邊向神賜山海的中心航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