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您對祖魂的力量了解得如何?」方運問。

    夜鴻羽輕輕搖頭,道:「未能窺透,在你未用吞音之前,我甚至有種感覺,那是一尊半聖在操控狼拓皇的身體。無限接近聖位的戰鬥本能太過可怕,不僅自身的戰技強,還能看破我們的強弱,最可怕的是能因此在短時間內形成最有效的攻擊或防禦。若是狼拓皇不用祖魂,就是再來三個,老夫也能一一斬殺,但若有祖魂,最多兩敗俱傷。」

    「是啊,之前的天相之擊、聖相之擊或神相之擊,只是藉助部分力量,說白了就是力量暴增之法而已。但這祖魂,完全是向先祖借取經驗與意識。幸虧妖蠻比較蠢,若是人族也能形成類似祖魂的力量,保證每借用一次便會強大一份,任何一位大儒都有八成的可能晉陞半聖。」

    夜鴻羽看了方運一眼,沉吟不語。

    方運楞了一下,隨後慢慢道:「聽雷先生有話但說無妨,方某受得起批評。」

    夜鴻羽輕輕搖頭,道:「不是批評,而是你說任何大儒都有八成的可能晉陞半聖,略有不妥……你似乎不知道有關封聖的秘密吧?」

    方運立刻道:「臨行前,驚龍先生說待我離開葬聖谷,成就大儒,便會教導我一些相關事項。」

    夜鴻羽點了一下頭,道:「那就對了,我就說不可能沒人指點你。你可知衣知世去岳陽樓,是為了支持你還是宗家?」

    方運立刻回憶當日的文會,猶豫片刻,道:「我本來以為他會支持宗家,但事後反覆思索,他的確保持中立。」

    「他保持中立,便是支持你。」夜鴻羽道。

    一語驚醒夢中人,方運道:「我這是身在局中,竟然剛想通。是啊,他是文豪,當年向宗聖請教過,又與雷空鶴交好,必然得兩家好處。宗家雷家無比期待他前來,都認為他能幫助兩家針對我,可他在岳陽樓前保持中立,其實就是對我示好。不過,他為何對我示好?聽您的意思是,與封聖有關?」

    夜鴻羽微笑道:「確實與封聖有關。你之前無論如何都只是詩詞驚人,同位階戰力無雙而已,但誰能想到,不過短短几年,你已經成大學士,而且根基無比穩固。按照你的進步趨勢,可能在五年內成就文豪,甚至可能在十幾年內封聖!當然,在葬聖谷外,即便是我也認為你在十幾年內難以封聖,至於現在嘛,我可以確定,你必然能在十年內封聖。」

    「您先別誇我,繼續說重點。」方運還是不明白。

    「東漢四神醫你可知曉?」

    方運道:「當然,張仲景,華佗,董奉,還有皇甫謐。不過皇甫謐是半途轉攻醫道,論民間聲望不如前三者,經常不會與前三者並稱,但他的《針灸甲乙經》乃是醫家針灸一道的集大成者,繼往開來,足以與前三位並列。董奉著作不豐,但救人不收診金,只讓人在山中種杏樹,那片杏林至今是人族醫家聖地,論民間名氣絲毫不下於華佗與張仲景。」

    「你可知為何這四神醫中,只有張仲景與華佗封聖?」

    「難道不是兩人醫道精深,著書有成嗎?」方運疑惑地問。

    夜鴻羽輕嘆一聲,道:「你若非醫道之人,見醫道連出兩尊半聖,甚至可能再連出兩尊半聖,當如何?而且彼時人族只有內亂,沒有外憂。」

    方運沉默許久,緩緩道:「大概會平衡各家,但要拿出信得過的理由。」

    「當然有理由。孔聖在世時,有他老人家相助,境界一到,便可封聖。孔聖故去后,眾聖才發現一個棘手的問題。每當有人封聖,則幾乎吞近聖元大陸九成元氣,而且會源源不斷吞噬,同時也會吞噬大量文曲星光,否則根基不穩。之前有孔聖解決,孔聖隕落後,眾聖被逼無奈,只能遵循一個規矩,一人成聖后,十年內不得有人封聖!不僅僅為了聖元大陸萬民著想,也為後封聖之人著想,因為若是天地元氣或文曲星光不足,很可能會封聖失敗。」

    在夜鴻羽說到一半的時候,方運就隱約明白他的意思。

    夜鴻羽看了方運一眼,輕嘆道:「你應該能猜出來,在張仲景與華佗先後封聖后,其他各家半聖便以此為借口,讓董奉與皇甫謐暫停在聖元大陸封聖。而以董奉與皇甫謐的實力,又無法在聖元大陸之外封聖,最後結果你也知道了,兩人最終只是一代醫家大儒,皇甫謐好一些,獲封文豪。」

    「你的意思是,衣知世示好於我,若我實力突飛猛進,讓一讓他,讓他先行封聖,我再等十年?」方運問。

    夜鴻羽道:「今時不同往日,文曲星光濃郁,天地元氣增長,大概只要等五年即可。不過,他應當還有另一個心思,那便是想先於雷空鶴封聖。即便現在來看,你對他封聖的威脅還是小於雷空鶴。」

    方運微微垂首,腦海中神念紛飛,把一切的一切串聯起來,明白了許多。上次在神賜山海外見面,衣知世那般熱情,除了因為自己治經有成,原來還有這一層關係在。

    夜鴻羽看方運神色不對,勸道:「此事也不是衣知世小人之心,而是無奈之舉。若是平常之時,不會遇到如此多有望封聖之人,現在遇到,定然要爭個先後。當然,我並非要讓你相讓,老夫的脾氣你也知道,我巴不得你無畏無懼,斬開一條聖道。反正你們幾人都有封聖之機,老夫沒有。」

    夜鴻羽洒脫一笑,表明中立的立場。

    「此事,各憑實力。」方運道。

    「怕就怕,他人不這樣想。怕就怕,有人不想讓你在十年內封聖。景國的那位,怕是……」夜鴻羽沒有直言陳觀海將隕。

    方運望著遠方的天際,什麼都沒有說。

    片刻后,夜鴻羽終於捅破窗戶,問:「若有人請你相讓五年甚至十年,你當如何?」

    方運依舊望著遠方,緩緩開口。

    「少年懵懂即離家,黑髮未曾見年華。

    執筆飲墨苦作舟,不知學海竟無涯。

    白首窮經寒窗下,豈怕濁浪大淘沙!

    倘若來人問聖道,自有古劍聲聲答!」

    夜鴻羽沉默不語,或許天底下只有方運一人敢說為了人族,不曾經歷過少年最美好的年華。既然選擇學海泛舟這條路,既然決定一生獻於讀書追尋聖道,又何懼一切競爭與骯髒的襲擾?若是有人想請方運讓出聖道……

    錚錚劍鳴,以血作答!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