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何明遠本是史家大儒,展開這史家的平天下后,威力比尋常大儒開立七雄天下威力更盛。

    就見七人如同踏在整座聖元大陸之上,一道道清氣環繞著七人,讓七人的身上散發淡淡的神聖光芒,彷彿凝聚萬民之心,掌握人族未來。

    看到人族區區七人就有無敵之勢,曾經經歷第一次兩界山大戰的妖蠻諸王與諸皇面色出現明顯的變化,一些妖蠻甚至咬牙切齒。

    妖蠻血旗是妖蠻最強的聯合之力,但在參戰人數同樣的情況下,完全被開立天下壓制。

    可惜平天下有弱點,至少要四境才能開立天下,而且至少要大儒才能參與。

    當年在兩界山上,諸王與大儒爭雄,數不清的妖蠻王者死於開立天下。

    當年最強的開立天下一成,宛如絞肉機,妖蠻諸王前赴後繼,最終都沒有攻破,最後妖蠻諸聖氣急敗壞打破規矩以大欺小,才將其破開。

    七人立於半空,眼眸如星,面容勝玉,神采飛揚,長袍輕盪,彷彿天地靈秀盡聚於此。

    各族望著七人,竟有些自慚形穢。

    一頭大妖王怒罵一聲,道:「你們這些蠢貨,方才沒有攔住方運,現在讓他們形成開立天下,更拿方運毫無辦法。等將來方運如孔子那般殺入妖界,我看你們怎麼去見列祖列宗!」

    「沒必要如此畏懼方運。且不說方運年輕而我族大聖即將回返,單說方運成就在人族也不過如此。孔聖當年創立經書有成,以真正的聖道封聖,方運不過是略通詩詞而已。」

    「不錯。有持經的半聖,哪裡有誦詩的半聖?」

    「不過妖皇交代過,若見到方運,不惜一切代價殺死!」一個尖銳的聲音響起。

    方運聽著耳熟,望了過去,正是之前在神賜山海之外遇到的鼠密皇。

    「我在神賜山海外見過他的厲害,殺五境大妖王不費吹灰之力,我可不敢上前。你們皇者方才不出馬,現在去殺他吧。」

    「我聽說誅方衛都守在人族的血墓陵園外,好像輪不到咱們動手吧。」

    「妖皇倒是好算計,咱們在外面拼死拼活,它大搖大擺進入裡面尋寶。」

    「閉嘴,葬聖谷中,妖蠻要同心協力,不能內亂。」

    那鼠密皇眼睛一轉,道:「我倒有一個想法。」

    「說。」

    眾多妖蠻望向鼠密皇。

    「我們可以放除方運之外的所有人進入古神塔,沒了其他人,我們殺方運易如反掌。更何況,不要說其他各族,就算那六個人族都沒必要為了方運赴死。」

    鼠密皇說完,眾多妖蠻議論紛紛。

    「趁現在方運很近,我們乾脆這麼辦!」

    「不過,各族大舉進入,我們將來在古神塔豈不是會遇到更多的敵人?萬一妖皇怪罪下來怎麼辦?」

    「現在不放他們進去,十天後還不是一樣要放?有什麼區別?現在放他們進去,還能先殺方運。」

    「不錯,我看鼠密皇之策可行。」

    這些妖蠻竟然毫不避諱地談論計劃,四族諸人各有所思。

    李正罡道:「方虛聖,我看您還是快走吧,您在這裡會連累我們戰死。」

    他的嘴沒有動,聲音卻在七雄天下內傳播,七個人族大儒都能聽到。

    方運知道這是李正罡的激將之法,微笑道:「如果他們真讓你們進去那更好,你看看我的山島,他們誰能追上?」

    六位大儒齊齊看向方運的山島,確實,白玉石階下最高的山島也沒有超過二百八十丈,遠不如方運的三百餘丈。

    「我們在海中的速度不如山島,但那些皇者若是放棄山島,能在海上飛奔,速度遠在山島速度之上。我知道每座山島都能在一定程度上阻擋外敵,若十二皇者聯手,您未必擋得住。只要稍稍拖慢您的速度,其餘妖蠻便能包圍,讓您寸步難行。」李正罡道。

    方運看了一眼三百餘妖蠻,毫無懼色,道:「那些皇者若有山島在,我殺之不死,若是蠢到放棄山島攻打我,我有無數種手段殺死他們。另外,你們也知道我有聖道偉力,那偉力注入山島之中,速度暴增。不要說三百妖蠻,就算三千妖蠻都別想追上我。」

    夜鴻羽道:「方運既然敢前來,自有保全之法,諸位要做的,便是相信他。」

    「我們不是不相信他,是不想人族天才身陷囹圄。」何明遠無奈道。

    「這位方虛聖,倒是比傳言中更自負。」那非聖元大陸大儒道。

    幾位大儒的目光突然變得銳利,看向那個大儒。

    那個大儒神色不變,一臉的風輕雲淡。

    何明遠面露不悅之色,隨後看向方運,道:「方虛聖,這位是海崖古地的文宗井立霄,與我聖元大陸隔絕多年,對您不太了解。」

    沒有一位大儒替井立霄說話,可見他們的立場何等明顯。

    方運卻若有所思,隨後問:「你可認識雷廷榆?」

    幾位大儒露出恍然之色。

    當年雷廷榆為難方運,被禮殿罰入海崖古地三年。三年期滿后,雷廷榆竟然一直沒有出來,後來有消息傳來,雷廷榆和雷家在海崖古地似有謀算。

    不過,海崖古地與聖元大陸多年才連通一次,雷廷榆不出來,聖院也拿雷廷榆沒有辦法。

    「我與廷榆先生有幾面之緣,並不相熟。倒是聽說人族出了一個叫方運的狂悖之徒,為人睚眥必報,勾結外族,為禍人族。沒曾想,今日竟有緣相見。虛聖之名,虛實未定。」井立霄毫不掩飾自己的態度。

    其餘五位大儒原本對井立霄不滿,聽完井立霄的話后,意識到井立霄竟然對方運一無所知,不僅沒有生氣,反而隱隱露出奇怪的笑意。

    井立霄發覺其餘大儒的態度有異,似是嘲笑自己,面色一沉,但想起雷廷榆對方運的一些零散的評語,並不放在心上,只當是聖元大陸的大儒們相互庇護。

    夜鴻羽笑意最濃,突然問:「井兄,你怕是不知道方運年齡幾何吧?」

    井立霄看了一眼方運,道:「此人雖然看似年輕,但目光有滄桑之意,兩鬢有些許白髮,怕是年過四十。如此年紀便有三境之位,確有獨到之處,但也未必如衣知世先生。」

    「您目光如炬,老夫自嘆不如。」夜鴻羽說完不去看井立霄。

    其餘幾位大儒臉上笑意更濃,卻都不點破。方運在寧安城捨棄壽命攻擊妖蠻,才導致兩鬢有些許微白,聖元大陸人盡皆知。

    方運懷疑此人與雷廷榆甚至雷家有勾連,更是懶得廢話,眼皮耷拉,似在養神。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