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四族聯軍陸續踏上白玉石階,然後回頭望去。

    就見萬里碧波之上,無邊藍天之下,三百餘妖蠻排成弧形陣形,向方運包過去。

    那些妖蠻的山島的速度都不慢,尤其那十二頭皇者,山島航行的速度遠遠超過其他妖蠻。

    不過,方運比它們更快。

    那些妖蠻並不灰心,緊追不捨。

    一刻鐘后,方運的山島突然減慢,恢復到正常的速度,即便這樣,也還是比所有皇者快一些。

    一眾妖蠻頓時士氣大增。

    「我剛才說的沒錯吧?方運不過是用什麼秘法加速而已,不可能長時間保持如此速度。」

    「他現在速度雖快,但只能直線航行,一旦向其他方向航行,我們便有很大的機會追上。現在各族那麼多,肯定會有人從正前方駛來,只要稍稍攔下方運,我們就可將其包圍。」

    「諸位,殺了方運之後,別忘了慶功!」

    「那些加入誅方衛的,哪一個沒有大後台?聽說他們只要殺了方運,都能進入祖地參悟。現在我們半道殺出來,到時候他們的臉色一定很精彩。哈哈哈……」

    「都說方運有大氣運,我看也不過如此。四族聯軍也一樣,都是一群廢物,方運一死,進入那古神塔,我們便可以將他們分而殲之。」

    「不過大家也不要掉以輕心,我在神賜山海外的時候,見過方運的神異,他不僅有皇者靈骸,還能催動聖道偉力。」

    「不要危言聳聽。聖道偉力是那麼好用的?他的山島加速應該用的就是聖道偉力,結果如何你們也看到了,難以長時間持續。再者說,聖道偉力也有強弱多寡之分。真正的眾聖在此,聖道偉力弱則濃如蜜漿,強則密如鋼鐵,那方運的聖道偉力最多是似煙氣一般,相差億萬倍,只能說是強一點的聖氣而已。」

    「方運今日必死無疑!殺了他,我們就回古神塔找妖皇領功!」

    眾多妖蠻哄然應聲,一片歡騰的氣氛。

    海上航行與地面不一樣,並非一朝一夕之事,再加上各族都不能飛行,雙方的追殺完全憑藉山島。

    每過一刻鐘,方運的速度都會減緩一段時間,而後又會加速,離妖蠻越來越遠。

    白玉石階上的四族看到方運速度加快,便放下心。

    那井立霄在攀登石階的開始,偶爾回頭看一眼方運,發覺方運竟然逃得那般快,面露不悅之色。慢慢地,他便不再關注方運,開始加速攀爬,竟然遠超那些同為五境的異族或妖蠻,絲毫不比聖元大陸的五境大儒慢。

    經過一番攀爬,井立霄與一些人終於登上懸空山,回頭望去。

    就見這個時候,已經有三頭皇者不耐煩,拋下山島,直接入海沖向方運。

    在離開山島之前,三頭皇者都喚出祖魂,並且使用了各種秘法,而且從其他皇者那裡要來一些寶物,全身武裝到了牙齒。

    皇者身體強大,即便在海上不能使用氣血,不能外放力量,單憑自身的實力,也能以遠超山島的速度遊動。

    每一頭皇者,都像是一艘鋼鐵戰艦,分水開浪,氣勢驚人。

    「方運死定了。」井立霄說完,頭也不回地踏上懸空山,向古神塔進發。

    四族其餘人看了片刻,陸續前往古神塔,只有李正罡與夜鴻羽站在懸空山上,靜靜望著遠方的方運。

    那三頭皇者去勢極快,不到一個小時就已經抵達方運近處。

    方運開始使用戰詩攻擊,但這三頭皇者各有手段,

    一頭是鼠密皇,每當身體被擊中,被擊中的體毛就會炸開,並迅速移動避開攻擊。即便不能動用別的力量,它的速度也超乎尋常。

    方運的戰詩詞已經算得上強大,但根本拿這種老牌皇者毫無辦法,甚至都碰不到鼠密皇毛髮之下的鎧甲。

    一頭是龜青皇,它有極為強大的外殼,即便縮進殼裡,也能在水中快速航行。而且,它竟然不是水龜,是旱龜一族,現如今並不受水族管轄。無論方運的何等攻擊落在它身上,都無法擊破它的龜殼。

    第三頭則是那頭在神賜山海外實力平平的虎蠻皇,它現在竟然得到一頭凶物皇骸。而且那凶物皇骸非常奇特,身體由無數黑砂組成,附著在虎蠻皇身體外,形成強大的鎧甲,什麼攻擊落在上面,都會被細砂抵消。

    站在懸空山上的夜鴻羽輕嘆道:「新晉皇者果然不能和這些老牌皇者比。」

    李正罡道:「是啊,那虎蠻皇與龜青皇只是憑藉外物強大,那鼠密皇才可怕,它對力量的運用已經爐火純青,行動疾如閃電,戰詩詞幾乎完全傷害不到它。不知道方運如何破解。」

    「幸好妖皇不在,若是妖皇在,怕是能直接登上方運的山島。我有些後悔了,我當時應該放棄我的山島,直接登上方運的山島,與他一同抗敵。」夜鴻羽道。

    「這不能怪我們。我們終究沒真正與皇者大戰,並不知道這些皇者如此強。」李正罡道。

    方運偶爾使用真龍古劍,但真龍古劍破不開龜青皇的龜殼,也拿虎蠻皇的凶物皇骸無可奈何,至於鼠密皇,方運從未想過用真龍古劍去針對。鼠密皇太過敏捷,真龍古劍若是離它太近,極可能會被它攻擊到劍體,皇者的戰鬥本能太過強大。

    方運想起之前的那頭狼拓皇,跟這三頭皇者比,簡直是剛會走路的嬰兒。

    在戰鬥的時候,方運不斷推演這三頭皇者的力量。

    最強的是那頭鼠密皇,不僅強大,而且極為精明,關鍵是速度太過可怕,不能動用氣血與聖力都如此,一旦能動用,足以碾壓任何皇者之下的人。而且,它在故意隱藏力量。

    那龜青皇本身並不是特彆強,強在它的龜殼。

    那虎蠻皇其實最弱,在方運的感應中,這虎蠻皇本身只比狼拓皇強少許,但虎蠻皇有凶物皇骸,還穿著多層鎧甲,非常難纏。

    方運神色經常出現細微的變化,在那些妖蠻看來,方運落在下風。

    「哈哈哈,方運,我看你束手就擒吧!」虎蠻皇大聲喊叫,即便沒有氣血,它的聲音也能傳播幾十里。

    那龜青皇則悶聲不吭,一門心思要殺方運。

    那鼠密皇最為奸詐,明明是三皇之中速度最快的,可故意落後,絕不沖在最前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