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所有的妖蠻都被之前的一幕震撼,尤其是堂堂皇者毫無反抗之力被罪龜囚禁的場面。

    龍族雖然久遠,但總有許多傳說留下,與罪龜囚車有關的神話傳說一直久盛不衰,畢竟除了鎮罪殿,其他地方也有一定數量的罪龜囚車,專門囚禁看守各族囚犯。

    幾乎可以說,罪龜囚車是龍族所有敵人的噩夢。

    看著鼠密皇瘋狂逃竄,竟然沒有一個人嘲笑它,反而還認為鼠密皇智慧過人。

    三百餘座山島之後,有三座空蕩蕩的山島漂浮在那裡,其中兩座再也不會有妖蠻站上去。

    妖蠻們獃獃地看著方運,終於明白一件事,皇者是強,可單憑皇體便想殺方運,還是太狂妄了。

    那些皇者忌憚方運的異寶和罪龜囚車,但大妖王們則更加畏懼那毒攻巨蛇與文台真龍。

    在妖祖星位力量的加持下,這兩頭巨物能戰勝任何五境妖蠻,僅比五境古妖或凶物等個體強大的族群稍弱那麼一點點。

    一個三境大儒擁有這麼強大的力量,讓皇者之下的諸王怎麼活?

    「絕不能讓他活著離開這裡!」一個大妖王咬牙切齒低吼,目光里充滿了憎恨,語氣里充滿了忌憚,而內心裡則藏著每個妖蠻都能感覺到的恐慌。

    「對,一定要殺了他,不然我們以後只是他的獵物!」

    「一旦他進了古神塔,必然能在短時間晉陞四境,而且從四境到文宗對別的大儒來說十分艱難,對他來說,恐怕易如反掌。現在的他都如此可怕,一旦晉陞文宗,新晉皇者完全不是他的對手!」

    「不能放過他!」

    一頭五境象妖王低吼道:「我們就算進不去古神塔,也不能讓方運進去!我沒人族那麼高尚,沒他們那麼勇於犧牲,但是,方運的可怕觸動了我血脈深處身為妖蠻的榮耀!只有殺了他,我們的後代才不會遇到孔子那般恐怖的人族!我知道你們捨不得古神塔,也怕死,那就創造機會,讓我燃燒血脈殺它!」

    那些妖蠻或驚訝或敬佩地看著象紋王。

    這是一頭非常年輕且有天賦的大妖王,一出生身體就有奇異的紋路,讓它力大無窮,皮膚也格外堅韌。它是象族未來幾年最可能晉陞皇者的大妖王之一,甚至有一定的可能封聖。

    燃燒壽命只是少活幾年或者自己死,燃燒血脈則不一樣,不僅自己會死,而且自己所有後代的血脈力量也會消散,從妖蠻淪為野獸。

    即便在第一次兩界山大戰的時候,都沒有幾頭妖蠻燃燒血脈。尤其那些強大的妖王皇者甚至半聖,絕不能使用燃燒血脈,因為往往等於滅了一族。

    象紋王的話徹底激發了妖蠻們的凶性。

    「我做不到燃燒血脈,但燃燒壽命沒問題!」

    「當年兩界山大戰之時,我曾觀戰,熱血沸騰。而現在,我終於再一次體會到那時的感覺!殺方運,救妖蠻!」

    「殺方運,救妖蠻!」

    「殺方運,救妖蠻!」

    一個又一個妖蠻發出困獸般的低吼,眼中殺意沸騰,氣血如火。

    三百餘妖蠻諸王諸皇頭頂的那面妖蠻血旗本來很尋常,但現在突然膨脹,足有方圓百丈之大,邊緣多出暗金色的顏色,如被大風吹動,獵獵作響,並形成強大的精神力量,反哺給妖蠻,讓每一頭妖蠻都不再畏懼死亡,甚至沒有私心。

    方運看了一眼妖蠻血旗,立刻意識到怎麼回事,沒想到自己竟然徹底激發了妖蠻的血性,當年只有古妖眾聖才能激發,兩界山上的人族從來沒做到過。

    方運昂首而立,伸出手做出挑釁的手勢:「你們再繼續來啊,畜生們!」

    妖蠻們幾乎全部瘋狂,它們全身氣血涌動,甚至湧出體外形成氣血火焰,沖著方運大吼嘶吼大罵。

    但是,沒有一個離開山島。

    這時候,鎮罪文台外放一道血光,就見體長五十餘丈的龜青皇的屍體從天而降,轟地一聲掉在山島上,讓山島輕輕搖晃。

    方運沖那些妖蠻笑了笑,然後開始檢查龜青皇的屍體。

    方運先摸索它的龜殼,摸了一會兒,伸手一提,揭開一層薄薄的絲紗,那絲紗薄如蟬翼,但在絲紗和龜殼之間,竟然多出一層足足有一尺厚的重鎧,已經與龜殼融為一體。

    這便是著名的龜鎧,每一頭旱龜從一出生就不斷吸附各種強大的金屬增強自己的龜殼,不僅融入自己的氣血,還融入各種神物,甚至包括聖血聖骨,這就導致龜鎧往往比龜妖本身的龜殼更重也更結實。為了避免影響戰鬥,這些強大的旱龜妖都會想辦法製造一件龜鎧紗,保證龜鎧不會影響自身。

    在龜鎧紗脫落的一剎那,龜青皇的龜殼明顯下沉。

    這龜鎧紗的主料是旱龜一族的聖龜殼熬制的膠,已經超越了珍惜的程度,絕對不會外流,除非像這樣被瞬間捉住,否則經歷生死戰鬥,龜妖都會激發龜鎧紗的最後力量。

    方運一直沒有主攻龜青皇,為的就是這龜鎧紗。

    因為,這龜鎧紗相當於一件異寶,只要稍加祭煉,就能剝掉龜青皇的整個龜殼,然後任意變形形成合身的鎧甲!

    才氣是沒法祭煉龜鎧紗,但聖氣可以,聖力更佳!

    方運立刻動手,甚至沒有用聖氣,直接用枯朽之力。

    就見如同白色薄紗的龜鎧紗縮成一團拳頭大小,而方運右手噴吐枯黃中泛著金色的枯朽之力,猶如火焰灼燒龜鎧紗。

    龜鎧紗不斷變幻顏色與形態,慢慢地向液態變化。

    完整的龜鎧紗,相當於一件最低等的古妖戰體,名為龜鎧戰體。

    這種戰體雖然比不上龍威戰體,也沒有特別的威能,只有一個特點,結實,這就足夠了。

    那些妖蠻全都明白要做什麼,簡直氣瘋了,拚命大吼大叫。

    有了龜鎧紗,方運一旦穿上,可以跟五境大妖王肉搏而不落下風,能不能打死五境大妖王不清楚,但五境大妖王絕對打不動方運。

    不過半刻鐘,龜鎧紗變成黃澄澄的,好像清澈的豆油一般,方運滿意地舉起手,就見黃澄澄的液體沿著手腕流下,很快遍布全身。

    從外部看去,方運全身都被一層薄薄的光罩包圍,而且特別合身。

    在妖蠻的大吼聲中,方運輕輕一躍,跳到龜青皇的龜殼上。

    大約一毫厚的龜殼華為灰塵一般的細微顆粒,慢慢融入包圍方運的液態護罩內,讓黃澄澄的護罩變成青黑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