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接著,一層又一層的龜殼化為細粉,陸續融入液態護罩內。

    最後,不僅龜鎧,連整片龜甲都徹底消失,融入龜鎧紗。

    方運的身體表面,多了一層與明光鎧相似的全身連體戰甲,從頭到腳全部包裹在內,面部是一個猙獰兇惡的面具,外形源自一種凶物。而那凶物本身的構造就有強大的力量,這就導致這個面具散發著幾乎與凶物相同的凶意。

    這套鎧甲也吸取了著名的唐朝甲士和宋金時期鐵浮屠的造型,層層疊疊,猶如一座寶塔。

    在龜鎧戰體的左右前胸上,各有一頭負岳的頭像,而在腰間正中,則有鎮獄邪龍的龍頭像。

    整座鎧甲本來就漆黑髮亮,極為厚重有質感,現在多了三種強大生物的形象,凶意繞體,邪氣衝天,簡直就是一頭人形凶物。

    方運一邊走動一邊適應新的鎧甲,如同穿著較厚的羽絨服一樣,沒有任何不適,完全不影響自己戰鬥。

    方運驚喜地發現,這鎧甲中感應到很濃郁的聖位力量,應該源自各種聖骨或聖寶殘骸,這些東西在外界不常見,但在葬聖谷極多。很顯然,這龜青皇把葬聖谷所得所有合適的寶物都融入龜鎧,應該還從其他妖蠻那裡討要了不少。

    這就導致,這套龜鎧戰體的真實力量遠比想象中更強,絕對強於最低等的戰體,至少有中等戰體的防禦力。

    方運這才明白這龜青皇為何敢追殺自己,甚至懷疑,這龜青皇的實力其實是十二皇者中最強的,論防禦之能,應該是巔峰皇者,跟敖雨薇的龍鎧或衣知世的家國天下一個層次。

    遠處的妖蠻們個個雙眼通紅,又憤怒又羨慕,戰體極少,在場所有用妖蠻都沒有。數千妖蠻中,只有十幾頭妖蠻帶著戰體進入葬聖谷,每一頭都是各族的寵兒與天才。

    方運雙手叉腰,望向三百妖蠻,隨後面具下落,露出他的笑臉。

    妖蠻們氣得直翻白眼。

    之前的方運都那麼難纏,現在穿上龜鎧戰體,已經敢下海跟不能使用氣血的皇者肉搏,簡直就是一頭豪豬妖王。

    「大家不要灰心,他用了不少聖力,接下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不能加速!」鼠密皇敏銳地發現了這一點。

    妖蠻們繼續虎視眈眈沖向方運。

    現在方運完全不用枯朽之力加速,這就導致他的時速比最快的妖蠻快每小時十幾里而已。

    在懸空山的範圍,可視距離極遠,足有方圓數千里。

    方運不斷逃跑,很快離開懸空山的範圍,這讓妖蠻的可視距離暴降到三百里以內。

    很快,只有那些皇者能看到方運,妖蠻諸王只能看到皇者。

    這不僅沒能打擊到妖蠻,反而讓它們更加憤怒,更加想殺了方運。

    又過了幾個時辰,方運終於脫離了皇者的可視範圍,然後,向山島內注入枯朽之力。

    山島的速度飆升!

    現在山島不再直線向背離懸空山的方向航行,而是呈弧線軌跡運動,繞開所有妖蠻,最終的目標是懸空山!

    從一開始,方運就知道自己最大的優勢。

    快!

    莫說是三百妖蠻,就算是三千,方運也不放在眼裡。

    方運剛見到懸空山的時候,還在考慮怎麼引誘它們追殺自己,結果倒好,妖蠻突然變聰明了,搶先動手。

    近五百里的時速超過那些妖蠻太多,而且方運的可視距離極遠,即便那些妖蠻稍稍分散開也毫無用處。

    不多時,方運又來到懸空山區域,可見方圓數千里的一切。

    海上一頭妖蠻都沒有。

    方運開懷一笑,加速沖向懸空山。

    海里沒有妖蠻,但白玉石階上有星妖蠻和兩頭異族,還有幾個凶靈與聖靈。

    它們有個共同點,境界都低於五境,甚至還有三境。

    很顯然,那白玉石階不只是台階那麼簡單,應該是一種障礙。

    方運回憶之前那些五境大儒的攀登過程,一開始還很輕鬆,後來有些吃力。到最後十個台階的時候,個個汗流浹背,走一步停一會兒,甚至還偶爾眩暈,其中包括五境的文宗。

    方運仔細一看,停留在石階上的各族都停在最後十個台階上,最差的停在倒數第九個台階上,最好的一個停留在倒數第一個台階上,差一步就能邁過去,但就是動不了。

    方運不清楚這百餘台階考驗什麼,於是一心二用,一邊讓控制山島加速前行,一邊閉目養神,神念在文宮中誦讀經書。

    現在方運和以前比有明顯的差別。

    以前,方運只是誦讀眾聖經典的原本。

    現在,方運只誦讀自己的四套《四書新注》,偶爾也會誦讀《古妖史》和自己的其它作品。

    這些,便是半聖根基的一部分。

    作品,代表方運已經有了自己的聖道方向!

    正式建立自己的聖道還非常遙遠,但有了正確的方向,接下來只要沿著這個方向開闢道路不斷前行便足夠。

    很多時候,方向比努力更重要。

    在誦讀的過程中,方運偶爾會發現自己的疏漏或不足,也會發現新的觀點,只是記錄下來,等反覆誦讀後再確定是否更改。

    白玉石階上偶爾有人回頭看方運,全都滿面驚訝,完全不明白方運怎麼擺脫那些妖蠻,而且身上怎麼多了一件戰體,速度如此快且一直沒有間斷。

    沒過多久,方運來到白玉石階下,毫不猶豫邁步踏上。

    山島、行流皇骸、龜鎧戰體等等一切都化為一個光球,飛進方運的眉心。

    方運感應到文宮之內多了一個光球,但自己無法控制。

    方運回頭看了看遠方,空蕩蕩一片,沒有妖蠻趕回來,微微一笑,邁步攀登。

    每一道石階都有三尺寬,一尺高,組成四十五度角斜坡,直上懸空山。

    在踏上第二個台階的時候,方運立刻感覺一種莫名的阻力,那阻力不是針對身體,好像是針對神念、心靈或者說文宮。

    這種力量很小,小到如同薄霧,人體走過不會感到絲毫阻礙,所以方運也無法確定這力量具體針對什麼。

    於是方運繼續攀登,同時向上看去。

    台階上空無一物,一直到最頂端的台階都空空如也,但是能看到階梯外的一切。

    「看來這每個人進入台階都相當於進入獨立的空間……」

    方運沒有多想,集中精神,繼續攀登。

    越走,方運越奇怪,因為阻礙太小。不過,方運終於確定這種力量是針對自己的精神力量,但文宮對這種力量的感覺,還是如同人體對霧氣的感覺。

    濃霧再濃,也擋不住人體行走。

    方運就這麼一路輕輕鬆鬆走,最後踩到倒數第十個台階的時候,終於感受到明顯的阻力。

    那種感覺由濃霧變成水了。

    於是,方運就好像在齊腰深的水裡走路一樣,登上最後一層,站在懸空山上,只是面色有點古怪。

    這個過程好像太輕鬆了。

    那些正在最後幾個階梯努力攀登的各族發覺山上突然多了一個人,嚇了一跳。

    「他特么是飛上去的?」各族腦海中都冒出相同的念頭。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