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出神地望著裡面,一動不動。

    那些活著的各族身上的氣息的的確確在增長,這點騙不了人,境界與力量可以偽裝很低,但想要強行提升最是困難。

    但是,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若是對著一根手指就能參悟聖道,還有什麼修行。

    可是,如果這手指是稱祖大人物留下的力量,蘊含大道之念,若能參悟,晉陞聖位也不算太過神異。

    方運感到怪異的是,若這裡是陷阱,那為何還要展現出那些死去的參悟者?

    如果不是陷阱,為什麼以前的參悟者會死在這裡?僅僅是參悟聖道要付出代價嗎?

    有寶在前,方運遲疑不決。

    若這手指真是一件寶物,方運並無強求之念,只要參悟些許聖道即可,比如那枯朽之力,用處之大難以想象。

    但是,作為熟讀眾聖經典的讀書人,方運總感覺裡面的一起與自己所學所知相悖,總覺得有怪異之處。

    「前方有寶,取還是棄?」

    方運低頭沉思,腦海中浮現無數個念頭。

    突然,方運從海貝中拿出一面普通的鏡子,照向裡面,同時轉頭看向鏡子。

    鏡子之中,寶閣內依舊富麗堂皇,金玉滿目,那手指在,那些雕像在,那些活著的參悟者也在。

    死去的參悟者卻從鏡子里消失。

    方運大笑一聲,轉身就走,異常洒脫。

    「魑魅魍魎,雕蟲小技!」

    方運身後,那寶閣突然瑞氣滔滔,神光吞吐,旋即收斂。但是,一種奇異的氣息從那寶閣散逸,無聲無息擴散。

    方運頭也不回,腳踏平步青雲離開。

    「有時候,看得太真,看得太透,未必是福。」

    「但,卻勝過一直看不透。」

    方運心裡想著,繼續向前。

    這古神寶閣內異常單調,越是深入,方運越感覺那些傳聞是對的,這裡絕對是一位大人物用以置放寶物的地方,沒有絲毫的生機,像是放大無數倍的儲物間。

    方運不時看一眼牆壁,甚至懷疑寶閣中的寶物只是很小的一部分,真正的寶物被封存在看不見也感知不到的牆內。

    時間飛快流逝,許久也沒碰到第二個寶閣,方運並沒有為之急躁,只是感覺自己在浪費時間。

    這種兇險之地並不適合一心二用,兩分神念必須要全部用來警戒。

    但是,這古神寶閣太過晦暗與封閉,太過單調與寂靜。

    很快,方運感到一種若有若無的力量在影響自己,如同無形而煩躁的念頭,不斷纏繞著自己的心神。

    方運緩緩停下,默念眾聖經典,那詭異的念頭消散不見,可一停下誦經,那種感覺會再度浮上心頭。

    那力量對神念來說,就像是眼前所見皆有浮灰,好像無論是人、是物、是飯菜還是景色,表面都有清晰可見的塵埃。

    「這是自我心念不靜,還是外物侵擾?」

    方運竟然無法分辨這種力量的來源,因為這種感覺有些熟悉,當年自己一個人若宅在家裡久了,長時間不運動,內心便會莫名感到無助和煩躁,類似於抑鬱,有種說法是因為不運動,體內積蓄的乳酸排不出去,總之還是自身問題導致。

    「這這種感覺,是真是幻?是實是虛?」

    方運念頭至此,內心震動。這才發現,自己已經分不清自己是迷失了,還是一切如常。

    方運神念望向文宮中的文膽,依舊如常,但是,為什麼自己內心卻有這種感覺?為什麼自己找不到自己情緒紛亂的緣由?

    是起自內心,還是源自外界?

    是形而上之因,還是形而下之因?

    方運立刻用醫家手段診療自己,但毫無用處,說明這不是抑鬱、氣結或郁思之症。

    方運減慢速度,繼續前行,但內心卻在不斷思索。

    不知過了多久,方運神念再次檢視文宮,面有驚色。

    文膽之上,竟有點點微塵。

    方運停在原地,震撼莫名。

    「我做了什麼?」

    微塵極小,也極少,只要誦讀眾聖經典,幾個時辰便可拂去。

    「但是……微塵從何而來?」

    「這微塵是外力所至,還是我內心不知不覺間已經蒙塵?」

    方運心中生出一絲驚慌,這驚慌無比細微,但前所未有。

    這些年,方運歷經磨礪,無論心神多麼不定,只要誦讀眾聖經典便可解決,可為現在明明誦讀完眾聖經典,明明在想辦法解決,為什麼會無聲無息蒙塵?

    方運想不通。

    方運腦海中閃過一行行文字,皆是眾聖經典的內容,可是,方運還是想不通。

    「我作《四書新注》,已經是大儒極限,即便是衣知世所注經書也不過如此,為何我卻無法解決內心困惑?是我的境界不夠,還是我的《四書新注》偏離聖道?難道那《論語新注》之所以成書後沒有出現異象,就是因為我已經成為儒家異端?」

    「我哪裡錯了?」

    「是我對經書的註解錯了,還是我本身對眾聖經典甚至聖道的理解有誤?」

    「一本經典,各家註疏,我都有細讀,是我讀了太多的書讀雜了?還是分辨不出正與偏?難道我之前認為錯的註釋,其實是對的?」

    「或者是,我另闢蹊徑,創出新的註解,其實是偏離聖道?我理當沿著前人的足跡而行,不能有半分僭越嗎?」

    方運心中愈發恐慌。

    「難道我之前所讀的書,都沒有成為自己的知識,沒有儲存在我自身之內,並不徹底屬於我,而只是奇書天地的一部分?」

    「是我做錯了事,犯了罪,上天開始懲罰我了嗎?即便是孔子,都不敢獲罪於天!」

    方運心中激蕩,神念再看文膽,蒙塵更多。

    方運腦海中浮現那些蒙塵的讀書人,有被自己詩文強壓的,有在岳陽樓外昏迷的,還聽說過慶國那些讀書人文膽蒙塵甚至文膽崩碎,心中生出一種大恐怖。

    「難道我的文膽也會碎裂,難道我會死在這裡嗎?」

    方運只覺世界一片黑暗,自己的雙眼已經看不到前路,整座古神寶閣已經被黑暗籠罩。

    方運感到自己的文宮在動搖。

    「我,終究要死了嗎……」

    方運的雙眼慢慢變得暗淡。

    但是,在文宮之內,雕像的胸前,有一團接近完全透明的火焰,雖然如風中殘燭,飄忽不定,但卻散發出一點靈光。

    微型文曲星沒有動,文宮蟠龍沒有動,甚至文膽也沒有動,成大儒之後還沒有任何作用的文宮火卻散發著最後的溫暖與光亮。

    「未知生,焉知死?」

    「未知生,焉知死!」

    方運心神一震,目光慢慢明亮起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