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是誰的聲音?」

    方運發問,但問完之後,突然苦笑道:「當然是《論語》的原文。子路問孔子怎麼對待鬼神,孔子反問,人連人都沒能妥善對待,沒能實行最基本的仁義道德,為什麼要去考慮對待離人更遠的鬼神?子路又問孔子,死後是怎麼回事,而孔子便說了這這句『未知生,焉知死?』」

    人生在世,尚有許多與自己息息相關、與生有關的道理都沒有明白,哪裡有必要探究死後的道理?

    人走的是生之路,不是死之路。

    「那麼,我為什麼會想到死?」方運在心中問自己。

    「哦,原來是擔心文膽碎裂。」

    「那我為什麼會擔心文膽碎裂?」

    「因為文膽蒙塵加重。」

    「我的文膽為什麼會加重蒙塵?」

    「因為迷失自我,分不清做錯了什麼,分不清犯下什麼罪。」

    「那麼,文膽在什麼時候開始蒙塵的?」

    「在擔心心神迷亂的時候。」

    「為什麼擔心心神迷亂?」

    「因為這裡危險,我要警惕一切可能出現的問題。」

    「古神塔中,凶靈聖靈是危險,妖蠻凶物是危險,寶閣乾屍是危險,自己所思所想,為什麼會比它們都危險?難道認為自己最危險?」

    方運想到這裡,突然喃喃自語:「是啊,我為什麼要懷疑自己有問題?」

    「我為什麼要在意感覺是真實的還是虛幻的?」

    「我為什麼要在沒有確鑿證據的情況下,懷疑自己是錯的?」

    方運的雙目,漸漸變得清澈起來。

    方運走下平步青雲,踏在地面上。

    「這地,是硬的。」

    方運看向前方。

    「有光,有暗。」

    方運又看向牆壁、地面和屋頂。

    「有形,有色。」

    方運的目光變得堅定。

    「吾之所立,萬物為真!」

    方運的聲音,明明尋常,細聽之下卻浩然宏大,振聾發聵。

    以自我為參照,那麼天地萬物便是真的,這是毋庸置疑的真理。

    既然一切是真的,那便沒有虛妄,沒有虛幻。

    自己連真都沒有完全悟透,為什麼要去在意那些虛妄、那些假幻?

    「我欲何求?求聖道,開萬世太平!既知何求,種種雜念,便只是雜念。雜念非物亦非道,一切深究,無非是雜念疊加,層層不絕。區區雜念,非是抑鬱,若有抑鬱,上有文膽,下有醫書,必然可以藥到病除。」

    「天地是真的,我是好的,為何強要去否定自我而去求那鬼神?」

    無論是好是壞,是真是幻,是危險是安全,都無法動搖自己內心,都無法讓自己內心渾濁。

    「不強生事,吾心自明。」

    方運面露微笑,文膽輕鳴,雙目晶瑩,周身生輝,照耀迷宮。

    文膽蒙塵,瞬間燃盡。

    方運依然能感覺有一種似是而非的精神力量在影響自己,也不知是外物還是源自內心。

    方運坦然一笑,毫不在意。

    好是真,不好亦是真。

    雜念如不平之地,即便越過,還是會在那裡,世間沒有完全平整的地方,因為從高空看,連大地都不平。

    人生苦短,那便尋人生之甜,而不是否定自己的人生。

    「寶物,我來了!」

    方運面帶瀟洒的微笑,繼續前行。

    霧雖濃,但擋不住前行的身體!

    方運越是前行,越是感覺那力量存在,心中越是輕快,因為在想通「吾心自明」后,文膽有明顯的進步。

    那些雜念,如同是淬鍊文膽的磨刀石。

    不多時,前方的拐角處突然出現一頭妖族皇者。

    方運仔細一看,原來是熊俑皇,在進入葬聖谷之前,在妖界是小有名氣的五境大妖王,實力不算強絕,但喜歡與各族戰鬥,頗有威名。

    那熊俑皇同時看到方運,咧開嘴,露出滿口獠牙,隨後卻一愣,因為它看到,區區三境的方運不僅沒有害怕,沒有逃跑,反而雙目發亮,面帶興奮之色直衝過來。

    此刻的方運,不像是小心謹慎的人族,反而像是在狩獵食物的妖蠻。

    「不對,有貓膩!」

    熊俑皇本能感覺有問題,又看到方運身穿強大的龜鎧戰體,頓時四掌落地,撒腿就跑。

    方運看到這一幕,也愣了一下,心道堂堂皇者見到自己就跑,難道自己的文名能轉化成威名了?還是說它已經受傷並且得到重寶生怕被搶?

    「不能放過它!」

    方運本來悟道有成,想一試身手,現在則見獵心喜,加速追趕。

    於是,在寬大的迷宮之中,一個不到一丈的人影,追趕著體長四五十丈高十餘丈的巨熊。

    方運在後方只能看到巨熊碩大的毛茸茸的屁股。

    熊俑皇一邊跑一邊看方運,發現方運竟然加速追來,心中又憤怒又憋悶,怒氣漸生。

    「方運,你以為本皇怕了你不成?」

    「不怕你跑什麼?」

    熊俑皇被噎得啞口無言,越發憤怒,眼中慢慢有氣血凝聚,越來越紅。

    「交出寶物,饒你不死!」

    熊俑皇的身體一顫,眼中的血色消散一大半,心中無比驚慌:「他怎麼知道我得了一件寶物?可我自己都不知道那寶物有什麼用,難道要給他?」

    熊俑皇倍感恥辱,妖蠻皇者的自尊讓它無法接收方運的條件。

    「要不,我用聖氣團跟你換?」方運敏銳覺察到熊俑皇的身體變化,沒想到自己瞎貓碰到死耗子,還真猜對了。

    熊俑皇簡直氣歪了鼻子,人族與妖蠻在葬聖谷見了面就準備拚命的,方運竟然坐起買賣來,這對妖蠻簡直是最大的羞辱。

    「方運,本皇要去尋找寶物,懶得與你糾纏,你別不知好歹!你區區三境,本皇一掌就能拍死你!」

    「那你來啊。」方運道。

    熊俑皇眼中的理智終於被憤怒和屈辱沖潰,猛地轉身,身體在慣性的影響下還在後退,巨爪抓著地面摩擦出醒目的火星兒。

    「皇者不可辱!」熊俑皇嗷嗷叫著撲向方運。

    方運心中詫異,自己也沒侮辱熊俑皇,它怎麼就惱羞成怒了。

    方運在路上已經喚出戰詩名將,停下后立刻喚出數以萬計的戰詩兵將,在熊俑皇靠近后,腳下出現行流,並把龜鎧戰體的面具蓋上。

    對於行流來說,幾十噸的重量輕如羽毛。

    隨後,方運又喚出兩具普通的五境靈骸。

    「好你個方運,果然有所依仗。不過,你以為區區皇骸便能擋住本皇?半聖祖魂!」

    熊俑皇大吼一聲,身後出現巨大的巨熊之影,隨後那巨熊進入它的身體,讓它的氣勢節節攀升,威如半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