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熊俑皇周身被淡淡的神光包圍,精神狀態發生了質變。

    方運早就厭倦了單調的迷宮長廊,見到熊俑皇襲來不怒反喜,口一張,真龍古劍飛出。

    論細微之處的精巧,方運知道自己不如半聖層次的戰鬥本能,所以根本沒用真龍古劍攻擊熊俑皇,而是直接讓真龍古劍與文台真龍結合,形成古劍巨龍,與毒攻巨蛇遠遠攻擊。

    接著,除卻行流在近處保護,其餘靈骸和戰詩兵將,全部展開攻擊。

    漫天的光華如江河奔涌,落向熊俑皇。

    熊俑皇周身氣血與聖氣涌動,所在之處,竟被無形的風牆包圍,風牆厚達數百丈,那些攻擊光華進入無形風牆之後,太弱的直接消散,強大的則被引偏。

    那五境靈骸不可謂不強,但所有攻擊在熊俑皇三百丈外盡數消散。

    方運的戰詩兵將看似不如五境靈骸,但它們的攻擊蘊含星位之力與方運的枯朽之力,全都能抵達熊俑皇近處,可即便有枯朽之力在,所有的攻擊也都被無形的力量引偏。

    方運沒想到這熊俑皇的實力竟然比狼拓皇強那麼多,這種力量的完全形態名為「天域」,乃是半聖妖蠻才能使用,能改變周身的環境與力量。

    只有修為精深的皇者才能參悟透部分的「天域」,形成「殘域」。

    這殘域畢竟源自天域,方運縱然有枯朽之力,短時間內也看不透這力量的來源與弱點,難以將大儒的力量發揮到極致。

    只是數息間,方運就判斷出殘域的強大,只得外放出星火渾天鑒形成寶物氣息,依舊拿殘域毫無辦法。

    「看來你在葬聖谷奇遇不少。葬聖谷的妖蠻皇者中,掌握殘域的應該不超過十頭,沒想到你剛剛晉陞不久,便能掌握殘域,運氣不錯。」方運表面實在交談,實際是在探知熊俑皇力量的來源,探知虛實,知己知彼,這是兵家理當掌握的基本手段。

    熊俑皇現在身負祖魂,戰鬥本能強大無儔,但卻並不懂謀略,聽方運這麼說,冷笑道:「你這個愚蠢的人族,豈能知曉我妖蠻的偉大?我進入我們妖蠻的血墓陵園,獲得了先祖的傳承,所以直入皇者,領悟殘域。你,等死吧!」

    方運神思敏銳,立刻道:「你休要騙我!殘域畢竟是聖道力量的一部分,若是這都能直接傳承,妖蠻早就天下無敵。若我所料不錯,你應該是擁有什麼寶物,能暫時激發殘域,或者你使用這種力量有所限制,並非像真正強大的皇者那樣,可以無限制使用。」

    「胡言亂語!」熊俑皇喝罵著攻向方運。

    方運悟通吾心自明后,自身的推演之能更加強大,判斷出這殘域有所問題,並很快找到對策。

    就見方運文宮之中星光濃郁,迅速融入方運的才氣之中,隨後,方運提筆書寫曾經的阻敵詩舊作。

    橫看成嶺側成峰,

    遠近高低各不同。

    不識廬山真面目,

    只緣身在此山中。

    得兩顆文曲星殘片,方運心念一動,便能化虛為實。

    方運揮毫既成,一座縮小的廬山出現在兩人之間,將迷宮走廊完全填塞滿。

    若熊俑皇掌握真正的半聖天域,廬山這等程度的力量觸之即潰,皇者掌握的殘域本身不完全,而熊俑皇的殘域更加不完善,所以這化虛為實的廬山彷彿真正的山出現在熊俑皇面前。

    真山在前,熊俑皇的殘域完全失去作用,導致熊俑皇直直撞在廬山之上,引發山石崩塌,但廬山不倒。

    「嗷……」

    憤怒的熊俑皇伸掌拍下,就見它巨掌仿若有流金奔涌,又似岩漿包裹,重重拍向廬山。

    轟……

    整座廬山炸裂,由實化虛,歸為元氣。

    但等在廬山之後的,是方運連綿不斷的戰詩以及整整十萬大軍。

    所有大軍都是《從軍行》的力量。

    這些大軍沖向熊俑皇,未等近身,熊俑皇張口咆哮,血紅的氣血凶浪淹沒迷宮長廊,眨眼間消滅七八萬大軍。

    所有死掉的軍士或化為青銅兵戈,或化為星光長劍,或化為銀月弓箭,如萬星墜地,密密麻麻飛向熊俑皇,落在無形的殘域之上。

    與此同時,上方的三把昆吾劍形成億萬劍雨,如烏雲籠罩,同時落在殘域之中。

    這一瞬間,殘域便被數十萬種力量擊中。

    大部分力量都被殘域引偏,但軍士所化的三種武器即便被引偏,也會立即掉轉方向,如同龍捲風中的飛鳥,拚命殺向熊俑皇。但那些武器又會被引偏,在這個過程中,戰詩武器的力量慢慢減弱,最終消散。

    那些戰詩武器的沒有白白浪費,都在不斷消磨殘域的力量。

    熊俑皇自身沒有意識到方運在消耗殘域力量,但它的祖魂戰鬥本能意識到不對,竟然妄圖速戰速決,全力沖向方運。

    方運哪裡會給對方這個機會,再度以化虛為實的力量吟誦從未出現的阻敵詩。

    渡遠荊門外,來從楚國游。

    山隨平野盡,江入大荒流。

    月下飛天鏡,雲生結海樓。

    仍憐蜀地水,萬里送行舟!

    經過漫長的水路,乘船抵達荊門外,來到當年楚國的境內遊覽。在水面向遠方看去,高山漸漸消散,而平原漸漸舒展,江水在莽荒大地之上奔涌流淌,壯觀雄偉。

    江水之中的月亮如同天上飛來的鏡子,那由雲霧凝聚的海市蜃樓就在遠方。即便即將離開蜀地,也會留戀這裡的水,因為正是這裡的水為我萬里送行。

    此詩本就壯麗雄偉,又是新作的大儒戰詩,力量遠比之前的阻敵詩更強。

    就見方運與熊俑皇之間湧起無盡江水,瞬間淹沒長廊,生生將無比寬闊的長廊變成被江水充滿的密室。

    江水完全無視有缺陷的殘域,衝擊熊俑皇的身體。

    那熊俑皇不愧是皇者,周身氣血閃爍,在能沖毀一城的力量下,竟然紋絲不動,然後露出輕蔑之色,隨手使用聖相之擊,整條大江瞬間崩散。

    熊俑皇淡然一笑,正要前行,卻發現眼前一花,似有月影閃過,江水再度出現。

    熊俑皇無比憤怒,又一次巨掌拍擊,粉碎江水。

    江水徹底消失,而熊俑皇發現自己位於一處空曠的人族城市之中,意識到這是幻境。

    熊俑皇心中一慌,但強大的戰鬥本能二話不說,揮掌拍擊地面。

    就見火光一閃,無盡火焰勢如疾風,瞬間擴散爆炸,將整座城市清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