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古神寶閣中,方運的家國天下發生異變。

    在遙遠的星空中,一座巨大的星球正在向聖元大陸飛行。

    那星球便是剛剛成為一界的血芒界。

    就在這個時候,血芒界所有人都感到大地在輕輕顫抖,一道道奇異的氣息在天空飄蕩,形成形色各異的雲朵。

    血芒界的中心,聚雲城的聖廟之中,血芒殿的閣老盡聚於此。

    他們並沒有說話,而是望著聖廟廣場中心的一塊三丈多高的巨石。

    那巨石本體呈灰色,與尋常石頭並無區別,但表面上偶爾有星光閃現。

    在巨石方圓三丈內,則有絲絲縷縷銀白色的光霧環繞。

    文曲星光,濃郁如霧。

    整座聚雲城,已經成為血芒界的聖地,無數的讀書人湧入城裡,只為獲得更多的文曲星光。

    「東聖閣又派人來催,要血芒界交出文曲星碎塊。」雲照塵面沉似水。

    血芒殿有九位閣老,方運佔一,聖院與血芒界讀書人各佔四。

    那四個聖元大陸來的閣老一言不發。

    正在養病的衛皇安浪洋洋躺在躺椅上,道:「讓他們叫喚去,這文曲星碎塊到了血芒界,豈能交給他們?等方虛聖從葬聖谷歸來,這東西必然會給他,助他封聖。」

    雲照塵點點頭,道:「之前已經商討好,這文曲星碎塊由方虛聖定奪,諸位沒有異議吧?」

    其餘閣老輕輕點頭,並不反駁。

    「那就好,以後無論東聖閣或其餘殿閣如何,我們都以方虛聖未歸為由拒絕。更何況,老夫有一些私心,這血芒界,真正靠得住的只有方虛聖,莫說一塊文曲星碎塊,就算十塊,作用也遠遠不如方虛聖封聖。」

    雲照塵毫不掩飾自己的意圖,當著四個聖院的大儒說了出來。

    「那是當然。」葉放歌與劉山阿齊聲道。

    衛皇安笑道:「加上十寒古地的,方虛聖已經有了兩塊文曲星碎片,等從葬聖谷回來,他一定會欣喜若狂。景國京城的那塊當為國有,至於落在象州的那塊被……被掠走,定要討回來!」

    說到最後,衛皇安不敢宗聖莫居之名,其餘人也面有異色。

    「那麼,談談今日的變化吧。」雲照塵望著上空那一條條瑞氣凝聚的雲朵。

    「老夫已經卜了一卦,是福非禍。又查探了天下,天地元氣濃郁,似是血芒界又有所成長。」

    「說起來,這血芒界果真神異,明明在星空中無端飛行,卻不受日月限制,日夜四季依舊。」

    「這就不是我們能說的事了。」

    在場的閣老再一次陷入沉默,他們都已經知道血芒界有些異樣,但都知道是眾聖與方運的手段,很少提起。

    葬聖谷的古神塔中,熊俑皇遠遠盯著方運。

    就見方運已經懸浮到半空,雙目緊閉,周身雲霞蒸騰,才氣縈繞,一道道聖潔的光芒外放,一陣陣奇異的香氣擴散。

    熊俑皇本能感到畏懼,那彷彿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界,一個完整的世界。

    方運的家國天下內,大雨傾盆,但雨落之後便很快消失,無聲無息融入其中,化為家國天下的力量。

    家國天下的力量節節攀升,最後竟引發迷宮輕輕震蕩,隨後狂風倒卷,

    熊俑皇只覺方運的家國天下傳來一種莫大的力量,攜帶風帶雷,要把它強行吸過去。

    熊俑皇大駭,急忙後退,但仍能感覺那吸力太過強大,若是離得過近,絕無可能逃離。

    方運雙目緊閉,神念卻在家國天下的至高處,那代表太陽的地方,俯視整座家國天下。

    普通大儒晉陞四境平天下后,家國天下僅僅大一些強一些而已,絕無如此大的變化。

    方運靜靜等待,血芒界與血芒文台到底會給自己帶來什麼樣的變化。

    不多時,大雨下完,整座家國天下已經徹底變樣。

    正常的家國天下都是平整的陸地被透明如泡沫的球包裹。

    而方運的家國天下,中心是一個縮小的星球,星球外有太陽與月亮,再外面才是透明如泡沫的家國天下邊緣。

    在完整的家國天下形成后,方運也感受到自血芒界傳來的一種意念。

    如果說聖元大陸各地傳達的意念是「我來助你」,那血芒界傳達的意念則是「有我一個就夠了」。

    方運愣了一下,忍不住微微一笑,但隨後意識到,自己恐怕能成為人族歷史上第一個獨自開立天下的人。

    方運念頭一轉,就見家國天下發生變化,最後形成一個直徑百丈的小星球。

    血芒天下,方運獨立。

    長廊寬只有百丈,高只有千丈,但長卻以里來計算,這導致這血芒天下只能按照長廊寬度成形,太過小。

    未等方運調整,血芒天下突然發生改變,竟然根據長廊的形態化為長方體,並開始擴大延伸。

    就見長廊的下方出現大地,上方出現天空,兩側則如同立體的畫卷一樣,出現城池樹木,山脈草原,凡是大陸之上應有之物,應有盡有。

    不過數息的工夫,血芒天下便達到五十里長,將熊俑皇也囊括在內。

    熊俑皇的祖魂戰鬥本能依舊在警戒,而熊俑皇自己更加慌張,它從來沒看到如此霸道的家國天下,竟然能根據地形而改變。

    最讓熊俑皇擔心的是,這血芒天下擁有一種奇特的力量,不僅有枯朽之力,還有一種至高無上的氣息,那氣息並不會傷及一根熊毛,但對心靈、魂魄和神念形成一種四面八方毫無死角的擠壓與震懾。

    方運的天下中明明很清澈,可用神念感知,卻能感知到淡紅色的血霧,阻撓神念。

    「怎麼跟傳說中的血芒界有些像?你……這是什麼開立天下?人族不是至少要兩人才能做到嗎?」熊俑皇驚道。

    「哦?看來你們這些大妖王很了解我們人族,竟然能看出來這與血芒界有關。告訴你也無妨,這就是本聖獨有的血芒天下。」方運道。

    那熊俑皇只感應到兩種最強力量,但方運身為血芒天下的主人,卻感應到三種不相上下的力量。

    第一種是枯朽之力,這是屬於方運家國天下最強的力量。

    第二種能阻撓神念的力量,很像方運初入血芒古地的時候那籠罩整片古地的力量,方運也不知其具體來源,但推斷出與斬龍刀碎片乃至整座鎮罪殿有關,因為這種力量不是單一的,像是斬龍刀、噬龍藤和其餘力量混合在一起,代表血芒界最強大的外力。這力量看似不如枯朽之力有攻擊性,但對神念有巨大的殺傷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