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太弱了。」

    方運說完,身體一動不動,真龍古劍攜帶金光直上天空,如斬布帛,只聽嗤啦一聲,巨狼之爪開裂,滯留一息后,斷爪爆炸,神光四射,氣浪席捲,但威力已失,盡數被血芒天下吸收並挪移到外面。

    碰到方運的,只有一陣輕風。

    狼影王與狼蹤王眼中都閃過駭然之色,聖相之擊是藉助血脈中的聖位力量引發,以血脈之能吸收氣血與聖氣,瞬間構建出強大的巨狼之爪,完全就是在模仿聖位妖蠻的出手,而狼影王是祖神一族,這聖相之擊更加凝聚,力量更加精妙,破綻幾乎不存在。就算有破綻,四境大儒也不可能發現,至少要文豪才能勉強做到。

    「一定是湊巧!」狼影王說完,再次使用聖相之擊,同樣凝聚出強大的巨狼之爪。

    方運只看一眼,一劍斬滅。

    兩頭大蠻王身上的狼毛突然聳立起來,這太恐怖了,難道方運其實已經晉陞為文豪,故意掩蓋力量?

    「太弱了!」

    方運連續跟狼拓皇與熊俑皇交手,還有海中的三頭皇者,幾乎等於直接跟妖聖的戰鬥本能在戰鬥,雖然在戰鬥技巧上被完全碾壓,可方運從中學到了太多,而且每學一點就錄入奇書天地,事後都會總結歸納、分析整理。

    人族最強大的力量,便是學習。

    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跟那些運用祖魂的皇者比,狼影王外放的力量無比拙劣,方運一眼就能看出那聖相之擊的三處弱點。

    而聖相之擊,是所有王者可以連續使用的最強力量,神相之擊雖然更強,但使用一次后很久才能再次使用。

    聖相之擊被破,意味著實力直降三成。

    狼影王戰鬥經驗非常豐富,一看聖相之擊無用,便使用更弱的神相之擊,這神相之擊雖弱,但它可以源源不斷打出,一息間可以打出三擊。

    就見前方一排三個百丈狼頭飛來,在後面還有源源不斷的天相狼頭,張開血盆大口,威勢赫赫。

    方運輕輕搖頭,真龍古劍在半空飛舞,如串糖葫蘆一樣,一劍斬滅數個天相狼頭,遊刃有餘。

    狼影王吼道:「區區四境大儒怎能看透妖蠻戰技的構造?就算看透,又怎能知道強弱?一定有問題!一定不是他自己的力量。」

    方運雙目散發著淡淡的微光,遠遠望去,有攝人心魄的詭異力量。

    狼蹤王忙道:「方運的雙眼似有特別的力量,應當跟傳說中的神眼有關,你不要使用遠距離手段,近身攻擊,就算他能看破,也反應不過來。」

    「好!」狼影王突然激發狼族天賦,身體化為殘影,撲向方運。

    狼影王的力量很強,在五境妖蠻之中堪稱絕頂,不要說四境,就算五境大儒的真龍古劍也未必能斬中現在的它。

    但是,真龍古劍突然斬向一處空出,而狼影王竟然向真龍古劍直直撞去。

    就聽轟地一聲巨響,狼影王身上的一件異寶形成光罩護住狼影王並炸開,狼影王則狼狽撤退,同時心中后怕,若沒有異寶,方運這一劍能將它一分為二。

    狼蹤王突然醒悟過來,大聲道:「不僅方運的雙目宛若神眼,這奇特的家國天下內也能削弱我們的反應和神念,這才是他強大的原因。」

    「有眼光。」方運輕輕點頭,血芒天下實在太強了,連皇者的神念都能模糊,逼得半聖戰鬥本能無法破局,現在用在兩頭五境大蠻王身上,堪稱剋星。

    狼影王試探著外放神念,但狼蹤王大喊道:「停下!」

    但已經晚了,狼影王如遭重擊,慘叫一聲,狼頭猛地向後一仰,人身踉蹌後退,足足七步才站定。就見它七竅流血,頭顱輕輕晃動。

    足足過了兩息,它才痛苦地擦掉臉上的血跡,用通紅的雙眼瞪著方運,出離了憤怒。

    整座血芒天下內,都充斥著傷人神念的力量,再加上枯朽之力的存在,妖蠻那點神念一旦離體簡直就是送上門的大禮,外放多少,吞噬多少。

    「祖神一族的五境,也不過如此。」方運十分失望,聽說祖神五境能對抗新晉皇者,現在看來未必。

    狼影王怒吼道:「不對!為何我的祖神氣息沒有庇護我?我的神念並沒有延伸到祖神氣息外!除非……」

    狼影王突然閉嘴,身體打了一個激靈,那狼蹤王也呆住,一不小心被行流的尾巴掃非,撞在牆壁之上,發出痛呼。

    祖神氣息不是祖神力量,僅僅是有極細微的祖神力量特性,而且還是殘缺的,即便如此,終究跟祖級有關係。血芒天下竟然完全無視祖神氣息,也就意味著,血芒天下的力量中也蘊含祖級力量的特性。

    「我本以為拿你們兩個練練手,現在看來,我高估你們了,你們沒有讓我練手的價值!」

    方運說完,真龍古劍暴起,如電光一般刺向狼影王。

    狼影王狼狽躲避,以異寶粉碎為代價,擋住了真龍古劍。狼影王試著去抓真龍古劍,本來必然爪中,但真龍古劍好像早就預料到一樣,提前規避,輕鬆躲過。

    「我不服氣!」狼影王初次被境界低的對手在力量上和技巧上全面碾壓,終於徹底瘋狂,嚎叫著撲向方運,竟然準備同歸於盡。

    「那就死。」真龍古劍以絕世之資瞬間回返,一劍斷首。

    斷掉的狼頭卻沒有絕望,反而閃過一抹狠色,因為祖神異族格外強大,這種程度的斷頭可以重新……

    狼影王還沒想完,就陷入黑暗之中。

    傷口之上,枯朽之力滿溢,封禁所有生機,即便是祖神後裔。

    「我要你死啊!」狼蹤王突然吞下聖血,高高舉起右手,運用最強的神相之擊,全身的力量凝聚成一顆巨大的狼牙,如一座山峰倒懸,全身冒出赤紅的火焰,墜向方運。

    就見方運竟然沒有逃避,而是讓行流外放一道防護妖術,隨後又使用三都筆,外放最後一道防護戰詩。

    就見那巨大火焰狼牙輕易刺破行流的妖術與方運之前布下的防護戰詩,繼續下降,但在下降的過程中,氣息不斷散逸。

    血芒天下在吸收轉移神相之擊的力量,讓其不斷縮小。

    眼看那縮小的火焰狼牙就要落在方運身上,遍布戰場的血芒天下突然倒卷,回歸為家國天下,形成一個半透明的星球護住方運。

    火焰狼牙與家國天下相撞。

    無盡的光華激射,震耳欲聾的聲音不斷回蕩,猶如山崩地裂。

    當光芒散盡,方運屹立不倒,而家國天下表面出現密密麻麻的震蕩波紋,看似將要破裂,可等波紋消失后,家國天下也沒有破裂。

    狼蹤王很聰明,所以它失去了搏命的勇氣,因為它這才明白,方運之所以硬接它的神相之擊,僅僅是為了測試家國天下的防護力量!

    四境大儒竟然憑藉家國天下抵擋住了五境大蠻王的神相一擊!

    即便是文豪的家國天下,也不過如此。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