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是象魁皇!」

    方運一顆心沉到谷底,這象魁皇非常年輕,乃是象聖之子。其母生九象,可只有它獨活,被其他妖蠻懷疑在娘胎里就吸收了其餘八個兄弟姐妹的力量,所以它被起名為魁,意為魁首、第一。

    它同齡的象族最優秀者也不過是普通大妖王,但它在兩年前就晉陞皇者,按理說不算積年皇者,但它天賦驚人,已經不被當作新晉皇者。

    這象魁皇最強的戰績是曾與古妖一族的血身巨象角力而不落下風,因此名聲大震。

    方運全速趕向那裡,隨後大儒強大的推演能力展開,消耗聖氣與枯朽之力,根據氣息判斷出寶閣中四位大儒的身份,其中三人分別是五境史家文宗何明遠、四境大儒雲仰照以及未在葬聖谷內見過的笨大儒田松石。

    前三人都與方運算是半個生死之交,至於第四人,則讓方運微微皺眉,乃是聶守德。

    不久前,聶守德被狼淵王要挾,出賣方運,要不是方運晉陞大儒,很可能會被害死。

    那四人正凝聚成四海天下,整座長廊水光蕩漾,而且四海重疊,形成莫大的力量阻撓象魁皇。

    方運看得出來,象魁皇根本沒用全力,明顯是覺得那四人不配它全力以赴,甚至沒有動用祖魂力量。

    象魁皇以不足三成的力量,力壓四位大儒,這是何等強大!

    幾乎在一瞬間,方運憑藉本能做出決定,絕不能拖下去,一定要在最短的時間內解決象魁皇,無論是殺是傷,一旦拖延下去,很可能會倒在象魁皇的腳下。

    象魁皇單憑力量就能力壓新晉皇者!

    方運深吸一口氣,壓下對聶守德的怒意,隨後以只有人族大儒才能聽懂的方式傳音。

    「明遠先生趁機將四海天下轉化為五嶽天下,然後再找機會將主峰泰山讓於我。」

    何明遠立刻傳音:「你馬上離開,即便加上你,也未必是對手!」

    方運卻沒有理會,繼續前沖。

    與此同時,那象魁皇感應到有來人,一扭頭,發現方運。

    象魁皇一看到方運,雙目閃爍著興奮的光芒,大吼一聲:「祖神眷顧!方運,你若在本皇面前自殺,本皇便繞過這四個廢物!你若敢逃跑,本皇就把這四個廢物千刀萬剮,然後傳遍萬界,說是你貪生怕死,拋棄好友。」

    象魁皇一分神,乃是最好時機,何明遠不得不將四海天下轉為五嶽天下,何明遠占泰山主位,而方運腳下浮現半透明的南嶽衡山之形,這讓方運的身體立刻多出一種偉岸蒼茫的氣息,巍峨高博。

    那象魁皇竟然沒有立刻攻擊,何明遠立刻轉換平天下主位,方運腳下的南嶽衡山變成東嶽泰山。

    方運身上的氣息突然改變,遠比之前更加厚重和久遠,同時多出一種天子氣息,帝皇威儀。

    五嶽善守不善攻,移動速度極慢,但方運卻放棄從泰山天下借力,帶著腳下的泰山繼續急速前飛。

    五嶽天下遠比四海天下更強,這就讓何明遠等四人獲得喘息之機。

    「怎麼,想跟本皇一戰?那本皇就成全你們!」

    象魁皇並不愚蠢,它立刻改變位置,攔在方運與那四位大儒之間,避免五人聯手,一旦五人站在一起,五嶽天下力量會更勝一籌。

    象魁皇輕蔑一笑,身側顯現出一具皇者靈骸以及整整四具五境靈骸,安置在寶閣門口處,自己卻沖向方運。

    離得近了,方運感應到,裡面四位大儒竟然一共有十具參差不齊的靈骸,所以才能堅持下來,但沒有皇者靈骸,他們和靈骸聯手恐怕只能與象魁皇的六具靈骸旗鼓相當。

    「方虛聖,您快走,我們無法突破那些靈骸,沒辦法幫您。」何明遠再次勸方運離開。

    「方運,你不要意氣用事,這是妖界極有名的象魁皇,你肯定聽過它的名字,它必然還有其他壓箱底的手段,我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田松石道。

    「是啊方虛聖,方才我們已經決定,若找到合適的時機,便輪流獻祭壽命阻擋,讓其他人逃離,哪怕一個也是好的。」雲仰照道。

    「方虛聖您先離開吧。」聶守德的語氣似是平常,但方運卻從中聽到不安和愧疚,還有恐慌。

    「本聖絕不會離開!」方運斬釘截鐵地傳遞出自己的信念。

    「可是,它必然會以您為主要目標,萬一……」何明遠沒有把話說完。

    「死生有命,一頭妖蠻定不得本聖生死!」

    方運說完,驅使行流擋住象魁皇,自己手持儒文寶筆一揮而就,化虛為實,大儒阻敵詩《渡荊門送別》立刻成形。

    渡遠荊門外,來從楚國游。

    山隨平野盡,江入大荒流。

    月下飛天鏡,雲生結海樓。

    仍憐蜀地水,萬里送行舟!

    一條浩浩蕩蕩的長江宛如一岸晴空,將長廊淹沒,方運則全力沖向寶閣大門。

    一江顯現,象魁皇露出輕蔑之色,長鼻一吸,竟然妄圖顯現巨象吞江之能,將整座江水吸干,然後噴發出去,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就見長江之水瘋狂湧入它的象鼻之中。

    一息,兩息,三息……

    江水毫無變化,依舊滿布長廊。

    這不是普通的長江,而是連通海洋,遠邁大荒的雄壯長江!

    方運,是長江之主!

    「咳咳……」

    象魁皇根本沒想到那江水竟然源源不絕,竟然被無盡的江水嗆到,突然猛地咳嗽起來,將吸入的江水噴發出來,然後憤怒地一甩象鼻,就見象鼻聖氣涌動,瞬間漲大到百餘丈,宛如一條長龍,形成聖相之擊,狠狠砸進長江之中。

    轟!

    長江破碎,虛實歸元。

    但是,就見月影一閃,新的長江再度成形。

    象魁皇頓時暴怒,沒想到自己被長江之水嗆到丟了大人,現在還被同一首阻敵詩連困兩次,再次使用聖相之擊。

    長江應聲而碎,但原地出現一座寬闊的蜀地古城,海市蜃樓,讓象魁皇看不到外界情況。

    象魁皇氣得幾乎心肝炸裂,絲毫不計後果再次使用聖相之擊。

    海市蜃樓破碎,但月影再次閃現,新的海市蜃樓出現。

    「我……」

    象魁皇瘋狂罵出妖界最難聽的話語,簡直氣炸了肺,又一次使用聖相之擊擊潰海市蜃樓。

    當阻敵詩崩潰后,象魁皇無奈地發現,方運竟然已經繞開自己,抵達寶閣門前,但被六頭靈骸擋住。

    象魁皇暴跳如雷,本能想要使用最強的神相之擊拍過去,可又意識到自己未必能一擊擊殺,反而會毀掉那六頭靈骸,只得強忍怒火,轉身追殺方運,同時希望六具靈骸能多攔截方運一會兒。

    行流擋在前方,而第二首《渡荊門送別》瞬息間成形,這首詩被儲存在文心「立地書櫥」之中,可以瞬間釋放。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