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諸位怎麼會被象魁皇堵住?」方運問。

    田松石無奈道:「原本是老夫與明遠相遇,準備聯手探索這古神寶閣,但沒曾想被象魁皇發現,只好一路逃跑。到此地時,恰巧看到聶守德與雲仰照在寶閣內,想要讓兩人出來,卻已經來不及。我們又不能拋下他們兩人,只得開立四海天下,想要阻撓象魁皇一段時間,然後接他們兩個出來。結果你也看到,我們兩個反而被象魁皇逼入寶閣之內。」

    「多虧了方虛聖您,不然我們危矣。」何明遠道。

    「是啊,您只要晚來一刻鐘,我們恐怕已經命喪黃泉。」雲仰照道。

    三人隻字不提殺聶守德之事。

    「原來如此。」

    方運一邊說著,一邊掃視這座寶閣。

    寶閣沒有特異之處,方圓千餘丈,非常寬闊。中間有一張石桌,石桌之上擺著八個似杯似碗之物,分列八方,八個杯碗中心,立著一個廣口細頸大肚水瓶,只是表面有細微的裂痕。

    這一瓶八碗明顯不是人族的風格,完全由灰黑色的岩石雕刻而成,上面有一些藍色或黑色的斑點,工藝粗糙,並不光滑,處處都是粗礪的顆粒。

    但是,如此粗糙的物件,竟彷彿九座高山屹立,豪氣天成,氣象宏大。

    方運看到這東西愣了一下,因為這東西在遠古時代也算小有名氣,乃是一件聖寶,可映芒鏡竟然沒有強烈震動。

    隨後方運仔細觀察,終於發現中間的石瓶最為古老,而其它八個石碗相對比較新,明顯是后配之物。

    方運頓覺無奈,沒想到自己的映芒鏡碎片竟然如此不堪大用,遇到不完整的聖寶,竟然認不出來。

    這一瓶八碗乃是異族聖位所創之物,名為釀光具,由一隻釀光瓶和八隻釀光碗組成。

    其中的釀光瓶可以吸收萬界之中各種奇異的光線,經過醞釀之後,倒入碗中,由釀光碗第二次淬鍊,便會形成液態的絕世光漿,飲之如百味雜陳,因人而異形成各種滋味,所形成的作用也各有不同。

    這釀光瓶不僅可以用來釀光,也可以吸收各種光,同時能將其中異光外放出去,形成巨大的攻擊力。

    方運在瀏覽古妖傳承的時候見過這件寶物,心中有過特別的想法。

    這釀光具本是一位稱祖大人物突發奇想創造,而且主要是化光為酒,所以威能不強,只是半聖寶物,可材質極佳,若經過稱祖力量長時間溫養,可以晉陞為大聖寶物。可惜,那位稱祖大人物後來消失,這釀光具失去晉陞為大聖寶物的機會。

    方運不知道自己能否使用這東西,但按照異族的習慣,不會像妖蠻那樣限制血脈。

    當年古妖就吃了小虧,他們的寶物妖蠻都能使用,而妖蠻習慣在寶物上增加各種限制,許多古妖都無法使用。

    方運猜測釀光瓶中已經將各種異光醞釀完成,只要倒入釀光碗中就可以直接飲用。

    不過,釀光具可是稱祖大人物的酒具,方運懷疑自己喝一滴就會被其中的力量生生撐爆。

    「方虛聖,您所作那首《望岳》,為何有傳世寶光?」何明遠忍不住詢問,並不知道方運的全部心思都在寶物之上。

    田松石與雲仰照也十分好奇。

    田松石道:「開立天下,可創作相關的詩詞增強天下的威力,但從未有過傳世詩詞,沒想到此詩竟然能讓我等學習。」

    雲仰照接道:「如此看來,只有一個可能,這首詩太過優秀,怕是……有傳天下之威。傳天下與開立天下相合,方能傳世。」

    其餘兩位大儒輕輕點頭,這首詩之奇美雄壯,絕對是歷代稱頌泰山之首。明顯是因為這首詩太好,才能引發之前的異象,能傳世供後人學習也就可以理解。

    方運微笑道:「雲先生回答正確。」

    四人大笑,更多是因劫後餘生而歡慶。

    四人沒有兒女情長,而是轉頭看向那寶物以及石壁上的古屍。

    寶閣的古屍,竟然有一百零九具之多,其中還有一具皇者古屍。

    但是,最重要的是,在石壁前方,有一座百丈巨棺。

    古屍巨棺。

    巨棺完全是由整體的巨石製作,工藝粗糙,上面雕刻著一些遠古時代奇特的生物,而且過於抽象,如同原始社會時期人族在洞壁上的繪畫一樣。

    方運眼中沒有絲毫懼意。

    何明遠發現方運目光1閃亮,面有難色,道:「方虛聖,皇者古屍力量毫不遜於普通皇者,再加上過百的五境古屍,怕是難以善了。」

    雲仰照隨後道:「我與聶守德先來此處,觀之嗟嘆。此處的古屍既強又多,我們雖貪戀裡面的寶物,卻都明白,此物與我等無關。」

    「方運,你難道有獲取之法?」田松石畢竟年紀最大,並沒有像前兩人那樣直抒胸臆,而是從另一個角度看待問題。

    方運搖搖頭,道:「並無獲取之法。以我一人之力難以獲取,但若有三位相助,我們當有一定機會。」

    何明遠苦笑道:「方虛聖,您有所不知,這巨棺,異常神異。我之前曾遇到一處寶閣,裡面只有七具古屍與一具巨棺,我以為運氣好,便興沖衝去取寶,引動七具古屍。這古屍雖強,但終究靈智有限,我本以為能一一將其殺死。但讓老夫無奈的是,在第一頭古屍死後,竟炸裂為屍氣,返回巨棺之中,隨後巨棺噴發屍氣,重新凝聚成那頭古屍。老夫不甘心,繼續戰鬥,最後才氣即將耗盡,古屍卻源源不斷,於是不得不狼狽逃離。」

    田松石與雲仰照為之動容,何明遠與著名的懶文宗羅敬廷是同時代的四大才子,實力強絕,新晉皇者都未必能奈何他,沒想到竟然拿巨棺和七具古屍毫無辦法。

    而這裡……

    四人望著那密密麻麻上百具古屍。

    方運也知道巨棺的強大,若是只有自己,絕不會有任何貪念,轉身就走,可有三位大儒在,自己若捨棄如此重寶,未免有些畏首畏尾。

    方運想了想,道:「實話實說,我也沒有十足的把握,但是,我們四人若不一試便離開,也太過膽怯。當然,與如此多的古屍戰鬥會有風險,但這一次以我為主,三位只要輔助,若是有危險可馬上撤離,無須冒險。」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