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之前方運曾與多頭皇者戰鬥,但都不算真正的死戰。

    像狼拓皇剛晉陞不久,熊俑皇則一直疑神疑鬼沒有出力,而象魁皇根本沒全力出手就被重創,至於那三頭在海上無法動用氣血的皇者,更是不用說。

    這頭牛皇古屍則不同,身體表面猶如黑鐵澆築,周身屍氣成火,一道道洶湧澎湃的氣息形成實質性的力量向外涌動,彷彿江河決堤,瘋狂衝擊四面八方。

    目光看不到這種力量,但神念卻能看到,牛皇古屍所在之處,外放出猶如江水的白色力量,鋪天蓋地,滔滔不絕,這便是皇者長河。

    方運四人感到自己的身體好像被浩蕩江水不斷衝擊,而且穿透所有防護戰詩詞的力量。

    方運還好一些,身穿的龜鎧戰體能擋住這種力量,即便身在中心,也絲毫不受影響。

    但那三人不同,沒有家國天下護身,大儒之體即便很強,也做不到像方運那般輕鬆,他們三人的身體經常輕輕搖晃甚至後退,衣衫表面甚至出現細微的裂痕。

    除了家國天下與聖氣,三人沒有任何力量能擋住皇者長河。

    但是,三人都不捨得消耗聖氣,只能硬抗。

    這還是被相當於十重天下削弱后的皇者長河!

    若僅僅是四海天下,何明遠、田松石與雲仰照三人只能憑藉聖氣抵擋,消耗之大難以想象。

    巔峰皇者的長河能生生沖碎二境大儒的家國天下,換言之,普通二境大儒連在那些強大皇者面前站立的資格都沒有,更不用說戰鬥。

    那牛皇古屍一落地,其餘古屍全都讓開一條路。

    這條路直通方運。

    是方運刺激了寶閣的力量。

    何明遠驚道:「方虛聖,這牛皇古屍或許沒有變化多端的手段,但力量極為凝練,雖然神智較差比不上巔峰皇者,整體實力至少也有積年皇者之能,甚至稍強。」

    方運點點頭,道:「我知道。但它終究是古屍,在我的天下中,它奈何不了我!」

    方運話音剛落,就見那十餘丈高的牛皇古屍張開巨大的牛口,隨著一聲大吼,一道丈許粗的巨大墨綠火柱噴向方運。

    那墨綠火柱在噴吐的過程中快速變大,到方運身前的時候,已經覆蓋方圓數十丈,彷彿變成火雲,燒光方運正前方的戰詩兵將。

    不過,那火雲並非正對著方運,明顯是受到血芒力量的干擾,出現了偏差。

    「古屍不是只會用身體攻擊嗎?」雲仰照大驚失色。

    「你們躲開!」方運讓其餘三位大儒遠離,自己大筆一揮,書寫《李廣頌》。

    秦時明月漢時關,

    萬里長徵人未還。

    但使龍城飛將在,

    不教胡馬度陰山。

    一座由青磚壘疊的通天長城屹立在前方,擋住綠火,而後三丈高的李廣身影顯現,挽弓便射。

    在李廣挽弓的一瞬間,傳遞給方運一個重要的信息,李廣的箭沒有攻擊之前牛皇古屍,而是攻擊方運身前三丈的地方!

    在這一瞬間,方運頭髮炸起,這個信息太重要了,這意味著,這頭牛皇古屍竟然將墨綠火柱當成一種通道,它可以快速穿過通道抵達。

    方運急速後退,並外放立地書櫥中儲存的戰詩《江城子*三送蠻皇》,而不是防護戰詩,因為所能儲存的防護戰詩力量都有限,不如以攻對攻。

    與此同時,方運的三都筆閃爍光芒,魏蜀吳三國的都城擋在身前,而行流是最後一道防線。

    但是,在《三都賦》的力量出現的一瞬間,一個巨大的牛妖身影穿過墨綠火柱,出現在前方。

    在這牛妖的上空,浮現一座透明的白骨之山。用眼睛去看,那山不過百丈高,但若用神念去看,那山竟然高達數百萬里,乃是一座懸浮在星空猶如星辰的骨山,由無窮無盡的白森森骨頭堆積而成。

    那白骨聖山之外,有數以千計的太陽按照玄妙的軌跡環繞,彷彿在膜拜此山。

    白骨聖山的山頂,聖骨聳立著,威勢沖霄,撕裂星空,好似是一方星空之主。

    這牛皇古屍低著頭,兩根巨大的牛角與地面平行,直直對準方運,在白骨聖山力量的加持下,它視長城如紙片,視《三都賦》如玻璃,頂著方運的攻擊戰詩詞,瞬間突破方運所有的防護力量。

    如攜山海,如披日月,重重撞在行流身上。

    方運正要使用戰詩離開,定想到以後肯定還會遇到各種皇者,與其被動防禦,不如主動體驗皇者的力量,於是準備硬抗這一擊。

    牛皇古屍的長角輕易刺中行流的身體,而後宛如一座高速飛行的小山,頂著行流繼續向前衝擊,最後隔著行流撞在方運身上。

    在行流撞在身上的一剎那,方運眼前一黑,身體猶如斷了線的風箏從戰詩兵將上空倒飛出去,即便有強大的龜鎧戰體護身,方運也哇地吐出一口血,身體被強大的力量衝擊,骨骼粉碎,血肉模糊,五臟六腑全部變成血漿,沒有完整的器官。

    但是,方運憑藉堅韌的意志,在後背撞牆前取出生身果,一口吞下。

    轟!

    被黑色龜鎧戰體包裹的方運種種撞在牆壁上,隨後身體沿著牆壁掉下來。

    「方運!」

    三位大儒也顧不得其他古屍的攻擊,要去救方運。

    但方運一抬右手臂,道:「不用,我頂得住。」

    說完,方運吐出一口淤血,吃力地站起來,全身酸麻,因為身體在以極快的速度復原。

    等站穩后,方運體內的所有傷勢已經痊癒,只是身體初生,相對脆弱,需要一定時間才能恢復最強。

    那三位大儒驚訝地看著方運,他們太清楚皇者全力一擊的威力,足以將一座山夷為平地,有翻江倒海之力,雖然有行流擋住大部分力量,可那種撞擊是實實在在的,哪怕是五境妖蠻也會被撞成肉泥。

    方運輕輕晃動了脖子和關節,看向前方。

    那牛皇古屍用出這強大的一擊后,輕輕喘息,鼻子冒出墨綠色的火焰,而後原地站立,蹄子本能地在原地刨動,接著緩緩加速沖向方運。

    行流則回到方運身前,身體有輕微的傷勢,正在慢慢癒合。

    方運心中卻鬆了一口氣,看來皇者古屍瞬間跨越空間進攻用盡全力,短時間內難以發起相似的攻擊。

    方運神念一動,大量的戰詩兵將如螞蟻噬象般湧向牛皇古屍,隨後大筆一揮,字墨落紙,詩頁燃燒,阻敵詩成,一條長江將牛皇古屍包裹,為自己爭取時間。

    這牛皇古屍雙目綠火燃燒,兩隻前蹄高高抬起,重重落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