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轟!

    數道環狀白色氣浪席捲八方,所過之處,戰詩兵將瞬間潰散,而阻敵長江也隨之潰散,長江再次形成,但竟然再被餘波震散。

    隨後連續形成兩座海市蜃樓阻敵,那牛皇古屍根本就不在意,憑藉純粹的奔跑衝擊,將其扯碎。

    不過,方運終究還是大大減緩了牛皇古屍的速度,勉強適應了幾乎全新的身體。

    方運低頭看了一眼胸前,龜鎧戰體上竟然沒有留下絲毫的痕迹,強如牛皇古屍,竟然也無法破壞龜青皇的龜殼。

    方運抬起頭,看向牛皇古屍,神色凝重,但雙目中並沒有什麼驚懼。

    方運站在平步青雲之上,快速飛行,不斷變幻方位。

    為了追上方運,那牛皇古屍同樣不斷改變方向,而每一次改變方向,它的移動速度都會減少一些,再加上方運其餘的力量阻撓,它始終追不上方運。

    方運也趁機利用各種力量攻擊。

    亡族不怕絕大多數劇毒,毒攻巨蛇的力量在牛皇古屍面前微乎其微,唯一的作用是將枯朽之力送入牛皇古屍體內。

    文台真龍不弱,可在接近牛皇古屍后,被牛角生生開膛破肚,雖然很快恢復,可只能遠遠噴吐龍炎。

    方運的真龍古劍已經強到不可思議,但這牛皇古屍的身體比大多數皇者的身體更加堅硬,而且只有皮骨沒有血肉,真龍古劍竟然只在它的身體上留下很淺的傷痕,無法造成有效的殺傷,以致於牛皇古屍根本懶得專門分心攻擊真龍古劍。

    方運不得不承認,自己不成文豪或真龍古劍不成八紋,拿古屍皇者毫無辦法。

    但是,僅僅過了幾十息,方運就發現形勢危急,不是自己,而是其它三人。

    那三個大儒被一百零八頭五境古屍追殺,如同被一群狼狗追殺的兔子一樣在寶閣大廳內上竄下跳,毫無還手之力,只能不斷拖延阻撓,完全沒有機會攻擊。

    三位大儒面色凄苦,若是被後輩知道自己如此情形,長輩的尊嚴全都沒了。

    幸運的是,那些五境古屍被血芒力量干擾,攻擊經常落空,不然三人恐怕已經被百屍圍殺。

    方運只看了幾眼,就發現最重要的問題,三人沒有有效的手段阻撓那上百古屍,只能被逼著不斷逃跑。估計不出一刻鐘,三人就會受傷。

    方運和三位大儒一樣,不斷喚出戰詩兵將,可那些兵將對付五境古屍都有些勉強,一旦在牛皇古屍兩百丈內,要麼被皇者長河衝擊得支離破碎,要麼被攻擊餘波震滅,整個場面就像是一頭遠古巨獸在踐踏蟻群。

    但是,若沒有戰詩兵將,三位大儒會很快被百屍殺死。

    方運正擔心其他三位大儒,牛皇古屍突然張開大口,噴吐出墨綠火柱。

    方運不僅沒有吃驚,反而胸有成竹。

    墨綠火柱中,顯現出牛皇古屍的身影,重演之前的一幕,發起恐怖的衝擊。

    方運大筆輕動,一揮而就,瞬間詩成《紅塵殺》。

    結髮未識事,所交盡豪雄。

    卻秦不受賞,擊晉寧為功。

    託身白刃里,殺人紅塵中。

    當朝揖高義,舉世欽英風。

    詩成,光芒四起。

    託身白刃里,殺人紅塵中!

    方運消失在原地,而留在原地的是一個與方運外形一模一樣的血人。

    在牛皇古屍撞在那血色之人身上的時候,方運已經挪移到數百丈之外。

    紅塵方運被撞成漫天血霧,那牛皇古屍穿過血霧,調轉方向,繼續追殺方運。

    方運手段層出不窮,這牛皇古屍又不如真正的積年皇者強大,除了身體強大其他缺點太多,一時間竟然奈何不了方運。

    方運雖然一直在逃跑,但攻擊從未間斷,大量的枯朽之力湧入牛皇古屍的體內。

    但是,方運遊刃有餘,可那三位大儒越來越吃力,百屍的力量比不上牛皇古屍,但因為數量多,反而更加麻煩。

    三人的靈骸偶爾會殺死古屍,可古屍會化為屍氣,從那巨棺中復活。

    突然,何明遠暴喝一聲,古劍斬向一頭古屍,讓田松石避免受傷。

    田松石在三人中年紀最大,但成大儒時間也最晚,因為文心春秋積序的緣故,他的戰詩詞格外強,但論大儒層次的戰鬥經驗,他反而最弱。

    方運急忙傳音問:「三位如何?」

    何明遠沉聲道:「情況不妙,戰鬥有些吃力。百屍如潮,太過強大。」

    「多虧老頭子我運氣好,又有兩位照拂,加之靈骸多,不然真堅持不住。」田松石道。

    那雲仰照苦笑道:「在這種戰鬥中,我實力提升倒快,但恐怕撐不住多久,更別說有餘力去取那釀光瓶。方虛聖,您別覺得冒犯,但老朽著實覺得那物不取也罷。」

    何明遠道:「若沒有這皇者古屍,或許有辦法,但皇者古屍在,您也沒有多少時間幫我們。」

    方運沉默不語,這三人說的不錯,自己對付牛皇古屍的確遊刃有餘,偶爾也能幫助三人,但這起不了決定性的作用,如此下去,最後的結果必然是才氣耗盡而離開。

    方運看了一眼那釀光瓶,十分不甘心,正因為不是完整的聖道寶物,才對自己作用巨大,而且這件寶物殘缺與不殘缺,差距不大,重要的是裡面的異光酒漿。

    而且,關於這件寶物,方運有個設想,如果設想成功,恐怕能左右兩界山之戰的格局。

    方運甚至願意用完整的狼首聖錘來換取這套釀光具。

    方運想到自己海貝中的寶物,一旦動用,結果未知,但等於少了後手,必須遇到真正的生死危機才能使用。

    三人的形勢越來越危急,方運心急如焚。

    就在此時,方運敏銳地感到長廊外有異動,扭頭一看,就見一頭五境蛇妖王正在門外極遠的地方窺視。

    一人一妖四目對視,那蛇妖王如驚弓之鳥,轉身逃竄。

    方運認得那蛇妖王,是神賜山海外戰鬥的一員。

    方運心中咯噔一下,一旦自己在這裡的消息被其他妖蠻皇者知道,後果不堪設想,必須儘快決定是去是留。

    方運轉頭望向那釀光瓶,目光一閃,周身聖氣與枯朽之力涌動。

    足足過了數十息,方運眼前一亮,以大儒文寶筆蘸滿硯龜身上的濃墨,在聖頁之上書寫。

    醉里挑燈看劍!

    一句初成,才氣奔涌,天地元氣狂暴。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