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僅三位大儒詫異地四處張望,連那些古屍也感受到天地元氣的震蕩,四處查看。

    牛皇古屍甚至突然減速,變得警惕起來。

    三位大儒張望之後,幾乎同一時間望向方運。

    方運站立在平步青雲之上,雖是大儒,但一身大學士青衣,正聚精會神手持大儒文寶筆,在一張淡金色的聖頁上書寫。

    這一次,他沒有使用奮筆疾書,而是猶如正常書寫一樣,一字一字地書寫,這讓每一筆每一劃都有刀劍之影,每一個字都有山河之形,方運的書法境界竟然已經接近四境,再沉下心修鍊一段時間,就能成筆走龍蛇之勢。

    那牛皇古屍繼續攻擊方運,但方運一心二用,又有行流等眾多後手,它拿方運毫無辦法。

    三位大儒神念升空,從高處看向聖頁上的文字。

    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

    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

    沙場秋點兵!

    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

    了卻君王天下事,嬴得生前身後名。

    未惜白髮生!

    在書寫的過程中,整首詩的氣息不斷外放,天地元氣如飛蛾撲火一樣,又好似這聖頁是天地裂開的大洞,吞噬一切天地元氣。

    不過剎那間,附近的天地元氣被吞噬一空。

    三位大儒不得不改用真龍古劍等其他力量,而那些古屍的動作都變得遲緩,攻擊也變得有氣無力,沒有足夠的天地元氣,它們的許多手段都用不出來。

    當最後一個字落下,一道瑰麗奇艷的神光以聖頁為源頭,如同噴泉一樣噴發出無盡的七彩神光,甚至連古神塔也無法阻擋,沖向天際,在神賜山海的高空瀰漫,最後突破神賜山海,在葬聖谷的高空形成彩光異象。

    詩祖寶光,一界不能掩蓋。

    第一首完全新類型的戰詩詞誕生,則會形成新的寶光,因為詩成形早於詞,因此統稱詩祖寶光。

    神賜山海中,人族大儒看到高空那詩祖寶光,興奮不已,有人為之吟詩,有人為之飲酒。

    許多妖蠻則面色為之一變。

    離古神塔不遠的一座山島正在向古神塔疾馳,高聳的山島之上,立著一頭極為奇怪的凶物。

    那凶物的身體與人類有些相似,但格外柔軟,沒有骨頭,足有十丈高,懸浮在半空,而在它的身後,則有六對潔白的貝殼如同羽翼一樣排列,潔白貝殼之上有細微的金色紋路。

    凶物貝翼。

    這貝翼望著詩祖寶光,眼中閃爍著強烈的寒意,彷彿能凍絕一國。

    「天下之大,能成詩祖寶光者,非方運莫屬。如此看來,本皇攜帶兩根禁法神木乃是天意!方運,天要你死,你不得不死!」

    神賜山海一處神秘之地。

    誦經幽魂、三千眼與那神秘的白衣人齊齊轉身,望向古神塔的方向。

    誦經幽魂與三千眼只是略感好奇,而白衣人則微微一笑。

    「善。」

    神賜山海外,葬聖谷中,一道道強大的意念在半空升騰。

    突然,一隻覆壓千里的黑毛巨爪從妖蠻血墓陵園中升騰,扶搖直上萬里,瞬息間出現在神賜山海外,讓方圓千里化為無盡黑夜,攜帶滅世之威,凶意滔天,竟要把那詩祖寶光拍散。

    神賜山海聖光沖霄,強絕的氣息突然加重,就見千里巨爪如近火之蠟、近水之雪,以極快的速度消融。

    那黑毛巨爪竟毫不畏懼,繼續拍向詩祖寶光。

    突然,一支晶瑩剔透的水晶大筆從人族血墓陵園飛出,長達百里,瞬間抵達神賜山海外,如一座橫空山峰,攜帶燦爛神光,刺向黑毛巨爪。

    未等水晶大筆刺中,絕地逆碑山方向竟有一個奇異的文字飛出,散發著邪異凶暴的偉力神光,如從亘古而來,要去萬代之後,神光一掃,將水晶大筆掃入時空亂流之中,讓那水晶大筆明明離黑手極近,卻好似永遠無法抵達。

    在逆碑山神文飛出的一瞬間,龍族血墓陵園聖氣一震,一隻枯朽腐爛的龍爪降臨神賜山海外,要去阻那黑毛巨手。

    但是,在遙遠的葬聖谷深處,一輪黑日陡然出現在龍爪之前,將龍爪牢牢吸入。

    奉顱山脈之中,傳來一聲冷哼,接著一座萬丈巨山攜帶滅星之威,妄圖鎮壓黑毛巨爪。

    與此同時,樹界所在,一條其長無盡的褐色樹根跨越空間,直直飛來。

    樹根之雄偉,彷彿山脈卧空。

    葬聖谷各地,皆有偉力接近,此刻齊齊一滯,想等那樹根與巨山分出結果

    巨山略一停滯,似是準備躲避樹根,哪知那樹根竟然突然加速,瞬間將那黑毛巨爪纏繞得結結實實,然後猛地一絞。

    巨爪爆裂,漆黑血雨灑遍千里,仿若末日來臨。

    神賜山海附近彷彿陷入時間靜止之中,所有偉力都停滯不動,接著,陸續散去。

    當血雨落盡,神賜山海外除了滿地的腥臭之血,一切恢復如初。

    沖向天空的詩祖寶光猶如乳燕回巢一般,快速向人族的血墓陵園飛去,在天空形成一拱艷麗的彩虹。

    古神塔輕輕一震,旋即恢復平靜。

    寶閣之內,形勢微變。

    詩祖寶光宏大莫名,凝聚一族的精神力量,那些古屍竟然被這種力量所震懾,全部後退,甚至連牛皇古屍也疑神疑鬼地看著方運,不敢上前,不斷低吼,虛張聲勢。

    三位大儒有生以來第一次親眼看到詩祖寶光的誕生,臉上滿是震撼之色。

    他們三人,不僅注重詩祖寶光,更注重文意。

    一位老將,在夜裡醉后,燈下觀劍,懷念舊事。入夢之後,彷彿回到了過去的戰場之上,烽火連營。

    在連綿不斷的大營之中,將士們在篝火前豪邁地分享美味的牛肉,同時聽著鏗鏘有力的軍樂。

    休整之後,在瑟瑟秋風中,號角響起,大軍列陣,將軍閱兵。

    戰馬如良駒的盧,騎兵衝鋒飛馳,箭矢帶雷音,弓手驕悍射擊。

    帶著如此精兵悍卒,足以完成人族天子的夢想,驅除妖蠻,征服萬界,完成舉世矚目的戰功,青史留名,百世流芳。

    即便年老,又怎會惋惜?

    將軍出大帳,持劍行沙場!

    在詩祖寶光形成后,詩頁之上覆蓋一層又一層的寶光,傳世、聖血、首本、聖頁、原作等等,還有書法、毛筆、硯龜、魔女、墨汁等等各種力量形成的寶光,讓這首詩戰詩瞬間蒙上十層以上的寶光,威力超過二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