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與此同時,方運文宮之內的武廟文台竟然輕輕一動,在清氣環繞之中自主衝出,華光大作。

    早就出現的學海文台之上,各種文心魚猶如下餃子一般躍入聖頁,甚至出現極為罕見的絕頂文心魚,故技重施。

    原本附在方運身上的霧蝶,扇動翅膀,體內的弱水與奇風之力,竟然好似無休無止地注入詩頁之中,最後耗儘力量,霧蝶有氣無力地昏睡。

    硯龜看著寶光,垂涎三尺,卻一動不敢動。

    墨女望著詩頁,滿是仰慕迷戀之色。

    這首戰詩,讓方運文宮中多出一顆碩大的星辰,而在一旁的一顆相似但較小的星辰突然輕輕一顫,形成奇異的共鳴,就見那較小的文宮星辰陡然變大一圈。

    那顆增長的星辰,代表進士喚劍詩《龍劍詩》,現在受第二顆詩祖星辰影響,晉陞為翰林,這意味著,這首詩也會成功雙文位戰詩,在進士時使用,便有進士戰詩的威力,在翰林時期使用,便有翰林戰詩的威力。

    這首詩在方運手中已成三境,原本只能喚出大學士仿劍,但從今天起,方運所喚仿劍,將與本體威力一樣,成為大儒仿劍。

    在詩頁即將燃燒形成力量的時候,方運的文宮輕震,文膽光芒一閃,無盡的文膽之力湧入詩頁之中。

    夢回吹角連營,與鐵馬冰河入夢來一樣,引發了少見的文膽之力,讓這首戰詩之中,附加了神念類的攻擊,對許多敵人有著強大的剋制。

    聖頁燃燒,方運身後突然浮現一片晴空,晴空之上,黑影如雲,聲勢如潮,仔細一看,竟然是無盡戰魂大軍。

    三位大儒瞪大眼睛,皆被這異象所震撼。

    最終,戰詩成形。

    那晴空上的戰魂全部降落到地面,而地面軍營綿延數百里,形形色色的將士從大營里連綿不斷地湧出,有騎兵,有弓兵,有盾矛兵,有朴刀手,有重甲兵,甚至還有讀書人!

    每十個普通士兵中就有一個秀才,一百個普通士兵中有一個舉人,以此遞進,千人有進士,萬人有翰林,十萬有大學士。

    大營之中,不僅有人,還有各種強大的機關,諸葛連弩,火焰投石,衝車撞角,等等等等,林林總總。

    不過瞬息間,十萬足以應付任何戰事的大軍列陣以待,陳兵沙場,為首的大學士將軍竟然在書寫戰詩詞,為十萬大軍加持。

    萬民文台悄無聲息升起,就見上面飛出整整十萬人形光影,落在每一個人身上,讓每個戰詩兵將身上都多出一層淡淡的光芒。

    武廟文台光芒漫灑,落在那些戰詩兵將身上,所有戰詩兵將全被加持了《滿江紅》,而且強大的武廟文台成為戰鬥指揮的樞紐,以消耗方運才氣為代價,指揮作戰,其效果如同人族兵家大儒!

    在大營的上空,不斷降下枯金色的枯朽之力,不斷落下星位之力,讓所有戰詩兵將的力量暴增。

    在如此強大的力量加持下,最弱的士兵,身體也相當於一頭妖帥!

    隨後,震撼的一幕出現了,十萬大軍瞬間出現在方運身後,如洪水傾瀉,如長江決堤,直衝向前方的牛皇古屍。

    但是,這還沒有結束,因為激發了文心故技重施的力量。

    方運百里軍營如在獨立的一界之中,而在其右側的位置,生生多出一個百里軍營,也好似形成了一個新的小世界。

    之前戰詩詞中擁有的力量,故技重施形成的戰詩詞也有,僅僅是威力削弱三成。

    於是,在十萬大軍衝出不久,稍弱的新十萬大軍隨之衝出,同樣是兵家大學士領軍,同樣獲得武廟文台的指揮。

    牛皇古屍原本極為警惕,但看到只是一些普通戰詩兵將,好似被欺騙了一般,惱羞成怒,猛地高抬雙蹄,重重落下。

    白色的氣浪橫掃八方,方圓數千丈的寶閣都在攻擊範圍。

    所有人都以為會和以前一樣,皇者出手,任何戰詩兵將都會瞬間破滅,但是,奇異的一幕出現了。

    就見兩處十萬大軍最前面的盾兵接連不斷豎起大盾,而後方的機關瘋狂攻擊減弱氣浪,大軍中的讀書人也全力加持戰詩詞。

    武廟文台之上光芒閃爍,就見原本是衝鋒陣形的二十萬大軍,瞬間形成防守的圓形大陣,凝聚成完全真實的兵家力量,一道強大的戰場軍魂悄然形成。

    這不僅僅是天地元氣,是活生生的二十萬人族大軍。

    他們有萬民信念,有戰魂之心。

    軍有魂,戰無不勝!

    轟!轟!轟!

    皇者氣浪猶如海嘯一般壓向二十萬大軍。

    那由故技重施形成的十萬大軍,瞬間被毀滅九成,只有最後面的一成孤零零的站立。

    而那原本的十萬大軍,在狂暴的氣浪中被推得不斷後退,盾兵一個接一個死亡,化為天地元氣消散。

    最終,一萬盾兵死亡,其餘九萬士兵全部存活!

    那三個大儒看得目瞪口呆,喚兵類的戰詩,越到最後作用越小,在低文位期間幾乎是主力,但到了大學士或之上,便只能用以阻撓和牽制。

    大儒的喚兵類戰詩,甚至擋不住大妖王一擊,更不用說對方乃是堂堂皇者。

    但是,這些兵將擋住了。

    接著,讓三個大儒更驚訝的事情發生了,天空中的軍營小世界中,所有死去的盾兵再次復活,然後瞬間落回地面軍陣之中!

    直到這個時候,三位大儒才明白為何這是詩祖寶光,因為人族從來沒有出現過這樣的喚兵戰詩。

    這些戰詩兵將不僅自成一體,不僅有機關與讀書人,不僅能使用兵法,而且竟然能源源不斷,這已經超出了目前人族喚兵戰詩的極限。

    「此詩應為何種戰詩詞?」田松石脫口而出。

    方運道:「這首《破陣子》,當為軍營戰詩詞!只有真正的軍營,才能源源不斷出現強悍的將士。」

    田松石立刻彎腰作揖,畢恭畢敬道:「謝方師賜戰詞。」

    另外兩位大儒也立刻彎腰作揖,道:「謝方師賜戰詞。」

    方運微微點頭,當仁不讓。

    隨後,三位大儒竟然各拿出一張聖頁,用出平時很少使用的寶物,各自書寫這首《破陣子》。

    很快,每位大儒身後浮現軍營小世界,各有十萬大軍從中躍下。

    寶閣本來只有千餘丈方圓,五十萬大軍一出,變得無比擁擠,但好在軍營兵種都經過調整,除了盾兵騎兵和其他少數兵種,以可以從遠處攻擊的弓弩手和機關為主。

    何明遠反應最快,把自己的十萬兵將調到入口處,讓一部分機關和弓弩手在寶閣外,依舊可以進行攻擊。

    田松石之前被無限復活的古屍追得狼狽不堪,現在看到五十萬大軍,放聲大笑,道:「你們有巨棺,我等有軍營!」

    何明遠之前不同意方運取寶,現在卻意氣風發。

    方運微微一笑,道:「諸位,現在可以騰出手攻擊寶閣力量,獲取寶物!」

    「謹諾!」三人應聲領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