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所有皇者精神一震,盯著方運,能加快修鍊的寶物是萬界最珍貴的寶物,沒有之一,只要境界高,實力變強,比其他任何寶物都更實用。

    方運減緩速度,微笑道:「多虧臨走前我人族眾聖加持秘法,方某才能晉陞四境,或許過幾天相遇,我已經是文豪。不過你這頭水族用心歹毒,想要借刀殺人,我想沒有誰比你還蠢笨。」

    蛟郁皇呵呵一笑,道:「文星龍爵陛下言重了,小蛟不過是好奇而已。另外,您身上的星火渾天鑒卻是實實在在的重寶,有了此物,便可在葬聖谷中暢遊,小蛟羨慕啊。」

    過半的皇者露出饒有興趣的神色,星火渾天鑒可是龍族大名鼎鼎的寶物,雖然主要是用于飛行趕路,但也有莫大的威能。

    方運道:「這星火渾天鑒被南海龍族封寶,幾乎被廢掉,我用盡手段也只能引動極少的力量,非龍族使用,怕是會出現意想不到的後果。你也算半個龍族,莫非你想讓人替你奪此物?」

    「我聽說,方虛聖您還掌握狼首聖錘?小蛟真是羨慕不已。」蛟郁皇道。

    方運突然停下,並迅速轉身,身前浮現兩物。

    一件是龍骨聖諭,一件是二龍玉璽。

    在兩物出現的一剎那,蛟郁皇突然面色劇變,忙道:「文星龍爵殿下,等等,我……」

    但是,方運卻不理會蛟郁皇的話,直接發布諭令。

    「蛟族蛟郁心懷叵測,意圖借刀殺文星龍爵、龍族聖將,大逆不道,逐出水族!礱!」方運以龍語下令,如手持尚方寶劍的欽差,就見一股無形的浩大威壓自天而降,落在那蛟郁皇身上。

    「不……」

    蛟郁皇瘋狂大吼,但為時已晚,就見他周身出現裂痕,接著一滴滴蘊含龍族血脈的血液飛出,飛入二龍玉璽之中。

    蛟郁皇的氣息急速下降,雖然沒有降到五境大妖王的層次,但周身皇者的氣息微乎其微,僅僅相當於剛剛晉陞不久且元氣大傷的皇者。

    方運收起龍骨聖諭與二龍玉璽,冷漠地看著蛟郁皇,卻對諸皇道:「蛟郁皇身為皇者,一路上定然得到不少寶物,它已被逐出水族,與龍族再無干係,諸位可自取。」

    說完,方運轉身離開。

    其餘皇者呆在原地,有幾個眼中甚至露出濃濃的警惕,區區一個四境大儒,竟然直接削掉一頭積年皇者的血脈力量,萬一對水族之外的皇者也能如此呢?

    那青銅巨人面露猙獰之色,揮拳擊向蛟郁皇,厲聲道:「不用百臂與微冥找你麻煩,本皇先殺了你!」說完,竟然全力以赴殺向蛟郁皇。

    蛟郁皇實力大降,根本不敢硬抗,蛟尾一甩,逃向方運來時的方向,可惜它沒能立即適應水族血脈消失,慢了一步。

    就見青銅巨人揮拳如龍,形成橫卧的龍捲風,攜帶澎湃的聖氣與氣血,宛如天柱傾斜,狠狠擊中蛟郁皇的尾部。

    砰!

    蛟郁皇的後半身全部炸成血沫,斷裂處被恐怖的青銅色異力侵蝕,難以迅速癒合。

    「我一定會報復你們……」

    蛟郁皇身體突然化為一團血光,以百鳴之速逃竄,青銅巨人一言不發,快速追上去。

    方運帶領三人,不緊不慢離開寶閣廣場。

    直到遠離之後,才加速前行。

    「呼……驚心動魄。」雲仰照長長鬆了一口氣。

    田松石一邊活動筋骨一邊苦道:「我這老胳膊老腿的,真禁不起皇者長河的折騰,骨頭架差點被衝散了。」

    何明遠看著方運,慶幸道:「多虧了方虛聖的龍族身份,不過。方虛聖您什麼時候有這等寶物?」

    「僥倖所得,不然危矣。」方運當時極為鎮定,從容洒脫,但現在卻有些后怕,沒想到那蛟郁皇竟然在那種時候發難。

    田松石怒道:「那頭蛟郁皇真的該死,簡直把方運說成另一座寶閣,要不是當時剝奪其血脈,咱們四人已經陷入諸皇的圍攻之中。」

    「現在想想,當時那些皇者就跟餓狼一樣。幸好方虛聖震懾住他們,不然他們現在已經尾隨而來。」何明遠道。

    方運則微微皺眉,道:「那些皇者都不是傻子,得到蛟郁皇的提醒,必然會對我動貪念。連我都明白,與其跟古屍拼死拼活爭裡面的寶物,不如退而求其次,殺我奪寶!我們加快速度,再布設一些手段,也許現在後面已經有皇者追來。」

    「好!」

    四人齊心協力開始設置種種幻象或障礙,但不到一刻鐘,一道磅礴的氣息從身後傳來,那氣息如陽光普照,又蘊含焚燒天地之威。

    方運面色一變,道:「不好,是缺日峰聖靈來襲,快跑!」

    四人加速,但是,再快也快不過皇者,尤其是在葬聖谷中成長的聖靈。

    僅僅十數息后,那缺日峰聖靈就出現在四人的身後。

    那聖靈是由白光凝聚而成的人形,因為速度極快,四臂放在身後,四把光劍猶如尾巴一樣。

    它腦後豎立的白色光環,此刻竟然微微變紅,不再充滿光明的氣息,而是充滿毀滅的氣息。它的面部像是面具,沒有耳鼻嘴,眼部的位置是兩道縫隙,散發著灼熱的紅光。

    「為什麼你的龍骨上有我缺日聖靈的氣息,為什麼你身上還有逆碑凶靈的氣息?莫非你與逆碑凶靈聯手殺死我缺日峰的聖靈?打開你的海貝與山島,本皇要仔細檢查一番再決定是否應該放過你!」

    缺日聖靈的聲音極為冷漠,彷彿是金屬在敲擊。

    之前為了加速逃離,方運收起四海天下,但現在立刻開立四海天下。

    方運一邊繼續疾行,一邊道:「我在黑色寶山之外遇到逆碑凶靈與缺日峰的聖靈,是那缺日聖靈相助我殺了逆碑凶靈,之後我用聖氣團從他手中換了龍骨聖諭。或許他後來死了,但與我無關。我本以為缺日峰生靈是不錯的種族,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你嘴上說得冠冕堂皇,骨子裡卻想奪我寶物。」

    「那又如何?不要把我們隕日一族跟那些普通聖靈相提並論。」缺日聖靈道。

    方運心頭一緊,沒想到缺日聖靈之中還有隕日聖靈,很顯然,這隕日聖靈在缺日峰的地位絕對普通聖靈。

    「方虛聖,我們怎麼辦?」何明遠的語氣中充滿急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