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隕日聖靈的速度極快,無論路上有何等阻礙,皆被它一劍斬滅,即便是那首四重阻敵詩,也不過是四臂連揮而已。

    它的長劍非比尋常。

    方運思索片刻,傳音給其他三人,然後停了下來,擺開陣勢,自己面對隕日聖靈,三位大儒在身後。

    那三人面色有異,尤其是田松石,臉色陰沉。

    隕日聖靈減慢速度,停在數里之外,雙腳離地,周身白色的火光繚繞,彷彿一條條輕紗在飄揚。

    「哦?我還以為你會急於進攻。你就不怕其他皇者追上來,與你爭奪我這個人形寶閣?」方運神態自若。

    隕日聖靈高傲地昂起頭,道:「本皇直言說你可能是我缺日峰的敵人,他們唯恐避之不及,怎麼可能會與我搶奪?得罪我缺日峰,就算得到再多的寶物,他們也保不住。」

    「逆碑山依舊好好的。」方運反唇相譏。

    隕日聖靈不為所動,道:「說吧,你身上為何沾染我族聖靈與逆碑山的氣息?」

    「我之前已經說過,是我與缺日峰的聖靈聯手殺了那逆碑凶靈,你既然想殺我奪寶,何必多此一舉?」方運道。

    隕日聖靈道:「能進入神賜山海的我族聖靈,身份皆是不凡,我需要知道它死亡的過程。你把當時所見以神念記錄,傳遞給本皇。」

    方運想起當時的場面,似笑非笑道:「看你的氣息,應該是巔峰皇者,我遠不是你的對手,自是不會騙你。至於當時的場面,我勸你還是不知道的好,畢竟我是因為離那座黑色的大寶山很遠才僥倖逃離。」

    隕日聖靈的雙目閃爍,情緒出現前所未有的波動,厲聲問:「黑色寶山之中有聖位出世?馬上把你所見以神念傳遞給我,否則我直接敲開你的頭腦,以秘法奪取你的記憶!」

    「那是我辛苦得來的秘密,將來交給山中聖或任何葬聖谷半聖,都能獲得豐厚的報酬。你拿什麼來交換?」方運問。

    隕日聖靈竟被氣笑,道:「看來我們絕地聖靈隱世許久,連小小的人族大儒都不再畏懼。至於我的報酬……」

    隕日聖靈掃視方運四人,隨後繼續道:「我可以給你們一個痛快。」

    方運卻道:「這樣吧,我對你們缺日峰和逆碑山很有興趣,那個缺日聖靈只告訴我簡單的事。你若是願意告訴我你們隕日聖靈與缺日聖靈有什麼不同,我可以交給你。不然的話,你可能會殺死我,但卻未必能得到完整的記憶!」

    隕日聖靈冷哼一聲,道:「你們生死已在我指掌間,告訴你們一些事也無妨,畢竟……知道這些事的外來者都已經死了。」

    「死前多知道一些總比什麼都不知道好。」方運道。

    隕日聖靈道:「缺日峰的來歷不算神秘,乃是烏輪聖祖隕落之地。那些普通的缺日聖靈,不過是聖族氣孕育多年而成靈。我們隕日聖靈,則誕生於聖祖之血。」

    「你倒沒有撒謊,我雖然不清楚烏輪聖祖的來歷,但知道一點,除了龍帝,聖祖是遠古時期各族稱祖大人物的統稱,只是古妖貪慕龍帝威名,改為祖帝,而妖蠻想要與古妖區別開,自稱為祖神。」方運道。

    隕日聖靈卻露出悵然若失的樣子,道:「諸皇時代來臨,聖祖之名,也當回歸萬界。」

    「哦?聖祖回歸萬界?」方運目光灼灼,緊盯隕日聖靈,這裡面恐怕隱藏著天大的秘密。

    隕日聖靈啞然失笑,道:「當然不可能,這種事,不要說你一個小小的大儒,就算你們人族半聖也不配知曉。你不是想聽逆碑山的來歷嗎?傳聞沒錯,那裡據說是一頭負碑獅的隕落之地。不過,負碑獅本身並非聖祖,那裡之所以能形成絕地,是因為它身上的祖碑。論力量,那祖碑還在我們缺日峰的隕日之上,但我們乃是聖祖嫡傳,豈是小小的逆碑凶靈可比?」

    「原來如此,若是我沒猜錯,這葬聖谷不久的將來會發生大變,甚至會波及萬界,對吧?」

    「都說人族大儒見微知著,我不過一時不慎,你便能推斷出如此多,殺你也不算髒了本皇的太陽劍。交出那段記憶吧,我已經說夠了。」

    隕日聖靈說完,雙目中的光芒突然變得更加熾烈,四把太陽劍猛地增長一尺,劍身火舌吞吐,磅礴的氣息如同江河一樣衝擊方運四人。

    那三個大儒猶如暈船的旅客,身形搖晃,但死死咬著牙,不露怯懦。

    「好,我交給你。」方運說著,眉心飛出一點純白色的光團,黃豆大小,飛向隕日聖靈。

    神念光團最後停在隕日聖靈身前,隕日聖靈雙目中竟然外放兩道神光,落在神念光團之上,剎那之後,它有收回雙目神光,周身的光焰竟然暗淡三分。

    「人族,你很不錯,並沒有耍花招,若你已成文豪,或許可以成為我缺日峰的座上賓!」隕日聖靈的語氣帶著少許讚賞和肯定。

    方運面帶微笑,心波不動。

    隕日聖靈當著方運四人的面,將那光團吸入眉心。

    「就是這個時候,退!」

    方運一聲令下,四人極速轉身逃跑。

    那隕日聖靈面露冷笑,一邊吸收神念中的記憶,一邊以較為緩慢的速度追趕,道:「我真是高看了你,你以為趁本皇分神便可以逃離?」

    突然,隕日聖靈一愣,周身的氣息猛地下降,面部出現輕微的扭曲,彷彿看見什麼大恐怖的力量。

    這個時候,方運的聲音才遙遙傳來。

    「我不在神念中動手腳,就最大的耍花招!」

    方運嘴角浮現淺淺的笑意,當日負棺人出世,威能何等恐怖,甚至可能具備某些聖祖特質,尤其是它身後的那座神棺,更是詭異莫測。

    負棺人一出世便滅殺眾生,這小小的隕日聖靈竟然敢冒犯,他豈會無動於衷。

    以隕日聖靈為中心,方圓數里之內竟然多出一種恢宏偉力,僅僅是氣息就要撐爆整座長廊,接著,一個聲音彷彿從遙遠的天地盡頭傳來。

    「何人窺視?」

    那聲音如同炸雷一樣,瞬間在隕日聖靈附近爆開,一道宏大到極點的力量橫掃八方,強大的古神塔牆壁竟然輕輕顫抖,甚至震下細微的粉塵。

    隕日聖靈的整個身軀瞬間燃燒,化為白色火焰,它身後太陽輪之中,竟然走出一個小小的缺日峰聖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