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四個人都很清楚。

    隕日聖靈對其他三位大儒毫無興趣,它的目標只有一個方運。

    無論是戰是逃,它都只會追方運一個人。

    三位大儒都不想撤離,都有與隕日聖靈決一死戰的決心,但是,在隕日聖靈面前,他們太弱了。

    「老夫……告辭!」田松石咬著牙,轉身離開。

    何明遠與雲仰照也向方運一抱拳,跟隨田松石離開。

    方運看了一眼三人的背影,望向飛馳而來的隕日聖靈。

    方運靜靜看著它,和之前遇到那神秘的皇者不同,那神秘皇者離自己很遠,所以才能擺脫,而這隕日聖靈是在偷偷尾隨,離得太近,很難甩掉。更何況,那三位大儒平步青雲的速度太慢。

    隕日聖靈沒有理會那三人,停在數裡外,緩緩道:「你們人族果然講究仁義,不錯,只要殺了你便已經足夠,那三人在我眼裡不值一提。交出你的寶物,我給你個痛快。」

    隕日聖靈的聲音遠遠比之前更加冷漠,而且這冷漠之中,在強行壓抑著怒氣。

    方運想給其他三人爭取更多的時間,於是問道:「既然你要殺我,那在我死前,滿足我的好奇心吧。為什麼你現在不僅沒有受傷,反而更進一步?」

    隕日聖靈冷笑道:「你以為我現在是強弩之末,或者不久之後便會打回原形?大錯特錯。我們隕日聖靈,有著普通缺日聖靈沒有的天賦,可隕落重生,如大日照耀世間,永恆不滅。只要不能將我們的軀體磨滅,我們便能無限重生!我之前為了驅散負棺人的力量,強行假死,激發天賦,所以實力不減反增。」

    方運卻笑了:「荒謬,據我所知,萬界曾經最強大的族群都沒有這種天賦。這種隕落重生,定然有一定的限制。我想想,要麼是減少壽命,要麼是多年才能使用一次,要麼使用獨特的神物或力量,絕無可能連續使用。」

    「只要殺了你,離開此地,回到缺日峰,我不僅可以彌補損失,還會獲得莫大的賞賜。我雖消耗我族半聖的力量,但也傳遞出負棺人再現的消息,畢竟負棺人和逆……哼!我不想再與你說話,說吧,想死,還是我送你上路!」

    方運微笑道:「看來我所知的歷史沒有錯,當年負棺人與負碑獅是戰友,那逆碑山,應該與負棺人有千絲萬縷的關係,所以你聽到負棺人後,寧可延後殺我,也要獲取我的記憶。」

    「你正在消磨本皇的耐心!」隕日聖靈周身的光焰緩緩膨脹,原本二十丈高的巨大身軀更顯雄偉,彷彿沐浴太陽之火誕生,全身散發的力量足以瞬間殺死數里內大學士。

    方運靜靜地看著隕日聖靈,發覺隕日聖靈終於按捺不住后,手中清光一閃,一個舊書箱出現在右手邊。

    竹制的枯黃書箱表面磨得非常光滑,整體異常老舊,但保管完好,一些地方甚至像收藏品一樣有包漿。

    書箱雖舊,但書箱內卻散發著浩蕩偉岸的氣息,彷彿裡面有一座隨時可能破箱而出的山峰,又好像暗藏一方海洋。

    「你……竟然有半聖衣冠?」隕日聖靈露出愕然之色。

    「連負棺人都不願殺的人,有半聖衣冠又有何奇怪?」方運手抓書箱,神態淡然。

    「你這是在勸我離開嗎?」隕日聖靈問。

    「你應當知道,半聖衣冠用過以後,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再次使用。我也不想用出,畢竟這古神寶閣危險重重。所以,這箱子一旦打開,我只能全力以赴,你也等於沒了退路。我不妨告訴你,這是我人族陶聖陶淵明的半聖衣冠。」

    這件半聖衣冠,乃是當年方運假扮張龍象時,雷廷真將其作為報酬借用,刺激張龍象與方運文比。岳陽樓上,方運自揭身份,雷家自知上當,再加上當年本來就欠方運一套半聖衣冠,便再未提起此事。

    現在,方運終於拿了出來。

    「你以為,本皇會畏懼嗎?本皇的耐心,消耗殆盡!」

    隕日聖靈周身光焰再度暴漲,宛若光之巨人,大步邁向方運,四條手臂的兩條猛地揮舞,兩條宛如巨蟒的光焰長鞭瞬間抵達方運身前。

    數十里內火光乍現,如火焰洪衝擊方運。

    龜鎧戰體在身,方運巋然不動。

    「可惜啊……」

    方運輕聲嘆息,不知在嘆息半聖衣冠,還是在嘆息自己遭遇,或者在嘆息隕日聖靈的愚蠢。

    一聲激越中透著平和的奇音響徹天空,就見書箱的蓋子自動打開,一道恢宏的金色聖氣氣沖霄宇。

    與此同時,一聲如唱如說的吟誦聲響起。

    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

    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

    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

    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聲音悠遠飄渺,亦帶著少許慵懶,還有一絲捉摸不定的惆悵。

    金光漫灑,照耀世間,恢宏偉力橫掃十方,隕日聖靈所有力量如晨陽下的融雪般消散,兩條光焰長鞭未及方運身前便迅速倒退。

    隕日聖靈身形連退,周身光焰明滅不定,面露憤恨之色。

    金光將方運籠罩在內,數息后光芒消散,就見厚厚的龜鎧戰體和方運的其他衣物已經被壓縮成薄薄的內層衣衫,而身上多了一件寬鬆的玄色紅邊大袖衫,頭頂青色諸葛巾,腳踏桑木木屐。

    獵獵風中,大袖飄飄,長衣擺盪,重現魏晉之風。

    和當時奢靡的魏晉之風不同,這套衣冠更加樸素,只是衣服表層的淡淡金光彰顯無上威勢。

    寒門出身的陶淵明,雖然祖上曾是高官,但卻遭到門閥的排擠打擊,因無法接受昏庸的門閥上司的羞辱,憤而辭官,留下「不為五斗米折腰」的美談。

    陶聖衣冠,不加門閥,只取寒門,人盡皆知。

    即便是陶聖世家的大儒,也未必人人都能得陶聖衣冠加身。

    陶聖高潔之名,身後依舊流芳。

    那隕日聖靈驚疑不定地看著方運,眼中似有悔色,之前聽說過半聖衣冠之強,但沒想到強到這種程度,讓方運自身氣息堪比積年皇者,再加上半聖衣冠本身偉力,堪比巔峰。

    「你這半聖衣冠,怎麼與傳說之中不同?」

    「我方運,豈是與你廢話之人!」

    方運雙目如日月,身體似山巒,開立天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