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英洪、影族與凶物躍空都知道方運難以近戰,立刻擋在方運身前。

    方運急速後退,目光掃視人象皇者那巨大的心臟,想要使用聖魂文台的力量,但立刻否定這個想法,決定先觀察一段時間再說。

    逆碑皇者所背的骨碑上有三個半字,就見第一個碑文亮起,一道灰濛濛的氣息瞬間遍布此地。

    方運立刻道:「這是逆碑凶靈的第一種天賦,萬物可逆,一切攻向它們的術法,都有一定的可能被逆轉攻擊原主。你們以後只用術法攻擊黃金巨獅與白月之狼,攻擊逆碑皇者的時候只用戰技等非術法。逆碑凶靈不過如此,但也不要麻痹大意。」

    英洪、影族大妖王與躍空一定,精神大振,三人方才還有些擔憂,完全不了解逆碑皇者的力量,現在有方運指點,那便是知己知彼。

    獅金王與狼鑰王不敢上前,遠遠外放氣血兵氣,而逆碑皇者竟然停下攻擊,怒道:「是誰泄露我逆碑一族的力量,你們外來者不應當知道!」

    「當然是缺日峰的聖靈告訴我的。」方運微笑道。

    「很好,即便你們知道,又能如何!」逆碑皇者身體一震,身後冒出兩個直徑千丈的灰色太陽,散發著恐怖的氣息,並迅速旋轉形成漩渦,在中心出現一抹紅光。

    未等逆碑皇者發起攻擊,方運便道:「這是晦暗黑日,激射黑日之光,極為強大,要麼躲避,要麼使用強大的寶物抵擋,千萬不要硬抗。你們退後,把一切防護手段加持於我!」

    躍空身體突然消失在原地,出現在方運身後,影族與英洪也立刻撤退。

    逆碑皇者又驚又怒,眼中殺機迸現,就見兩輪晦暗黑日就要外放力量。

    與此同時,方運周身元氣震蕩,血芒天下瞬間鋪開,方圓數十里立刻變得鳥語花香,山卧河曲,景色為之一變。

    血芒天下中,暗藏的強大力量瞬間發威。

    人象皇者和逆碑皇者還好一些,只是身形巨震,氣息稍減,但獅金王與狼鑰王則慘叫一聲,七竅流血。

    「它能吞噬神念,小心!」逆碑皇者說完,面容突然扭曲起來。

    因為方運面前竟然浮現一本兵書,冒出兵法的力量,形成一片霧氣,將四人全部遮住。

    不要說這種層次的兵法,就是兵家文宗的兵法都瞞不過逆碑皇者,但是,現在神念無法放出,它根本無法確切感知到方運的具體位置。

    偏偏就在這個時候,晦暗黑日凝聚到極限,不得不外放。

    不得已之下,逆碑皇者身後黑氣衝天,就見兩顆晦暗黑日突然顫抖起來,各從中心噴發一道漆黑的光線,隨後兩道彷彿能分割天地的光線落在白霧之中,並迅速移動,如同兩把鋒利的刀片在絞殺裡面的敵人。

    兵法根本禁不起如此強大的力量破壞,很快散盡,逆碑皇者大喜,想要攻擊方運等四人,但卻無奈地發現,四人的速度都達到極限,自己單靠眼睛無法捕捉,只能憑藉神念才能鎖定。

    但是,它根本無法外放神念。

    不得已之下,它只能控制晦暗黑日的兩道黑光胡亂攻擊。

    方運在最前面,其他三個在後面,即便再快,也快不過瞬間即達的兩道黑光,所以,不斷有黑光落在方運身上。

    方運周身不斷有光芒生滅,有的是他自己的防護戰詩詞,有的是英洪、影族或躍空的防護力量。

    不過,這種程度的防護很脆弱,黑光經常突破防禦,落在方運身穿的龜鎧戰體上,然後,在龜鎧戰體上留下淺淺的痕迹。

    之前那天牛皇古屍是用身體撞擊,還能有一部分力量透過龜鎧戰體落在方運身上,但這黑日之光卻不附帶任何衝擊力,沒有突破龜鎧戰體的防禦,便不能給方運造成任何損傷。

    於是,對面的四人就看著方運在兩道黑光之中迅速移動,不斷有黑日之光落在他身上,但他始終沒有停下。

    由於神念無法外放,逆碑皇者也不清楚方運傷勢如何,便沒有收起晦暗黑日,持續使用黑日之光攻擊方運。

    兩頭大妖王不敢靠近,生怕被黑日之光波及,只能遠遠使用氣血兵器攻擊方運,但在血芒天下的影響下,沒有神念控制,它們的攻擊十次落空七八次。

    那火絡皇與人象皇者正在大戰。

    人象皇者的實力明顯更高一籌,但因為外放出心臟,實力大降,只能與火絡皇打平。

    火絡皇和所有火族一樣,脾氣極為暴躁,沒想到自己對付不了一個分心分力的皇者凶靈,更加氣惱,周身火焰不斷升騰,猶如一頭被火焰包圍的巨虎,瘋狂攻擊人象皇者。

    人象皇者實力強勁,在拖住火絡皇的時候,還偶爾看一眼方運,但它也不能外放神念,也不清楚方運的具體狀況,不斷皺眉。

    過了百餘息,兩顆晦暗黑日終於崩散,黑日之光也隨之消失。

    「我不信你沒有受傷!」逆碑皇者兇狠地盯著還在不斷移動的方運四人。

    方運四人停下,就見方運的龜鎧戰體上好像被蘸著灰墨水的毛筆塗滿全身,幾乎沒有一處空白,但是,也僅僅是這樣,龜鎧戰體上沒有任何裂痕,而且被黑光之日擊中的地方,正在以非常緩慢的速度恢復。

    看樣子,用不了一天,龜鎧戰體就能完全復原。

    至於方運身後的英洪、影族大妖王和躍空,因為在較遠的地方,除了英洪因為體型大有幾處擦傷,其他兩個都毫髮無傷。

    那狼鑰王無奈道:「逆碑皇者殿下,那方運身上的是龜鎧戰體,本身極強,它又是文星龍爵,怕是能催動特別的力量,讓這件鎧甲更強。」

    獅金王皺眉道:「如此一來,我們只能近戰了。只要我們能擊中它的龜鎧戰體,還是會有部分力道落在他的身上,人族身體非常脆弱,必然會被碾成肉醬。」

    逆碑皇者冷聲道:「不用了。」

    它身上的骨質逆碑中本來就生出血紅的管道插.在它的身體里,話音剛落,兩根管道突然斷裂並快速變長,然後分別插.進狼鑰王與獅金王的身體之中。

    兩頭大妖王本身都有強大的報名手段,但猝不及防,根本沒能用出來,就被那強大的管道控制,隨後兩根管道瘋狂吸收兩頭大妖王的力量,納入逆碑之中。

    兩條血色管道徐徐上升,將兩頭大妖王舉在半空,繼續吸收兩頭大妖王體內的所有力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