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逆碑皇者,你……為什麼……」狼鑰王的身體顫抖著,難以置信地看著逆碑皇者。

    逆碑皇者理所當然道:「我們若動用第三字甚至第四字,必然會消耗壽命。既然你們兩個如此想殺方運,那就捐獻出你們的力量吧。咦?你們兩個體內竟然蘊含聖道威力,哈哈,這倒是便宜我了!」

    隨後,就見巨大的逆碑快速膨脹,散發著凶邪之氣。

    那人象皇者微驚,因為逆碑若吸光兩個大妖王的力量,將不遜於它的心臟。

    眼看逆碑皇者就要吸收大量的力量,方運身後浮現兩座文台,一座毒攻,一座鎮罪。

    鎮罪文台之上,鎮罪偏殿大開,罪龜隨無數鎖鏈衝出,飛向獅金王。

    毒攻文台化作毒攻巨蛇,撲向狼鑰王。

    「哼!」

    逆碑皇者一聲冷哼,就見它身前的地面上,兩隻百丈高的骷髏巨手破土而出,慘白無光,手指尖端鬼影重重,哀嚎陣陣。

    一隻巨手擋住毒攻巨蛇,另一隻則抓住罪龜的鎖鏈。

    毒攻巨蛇不斷噴吐大量毒霧,瞬間淹沒逆碑皇者,但逆碑皇者周身力量涌動,將所有毒霧排開。

    罪龜發覺鎖鏈被限制,激發了凶性,仰天大吼一聲,身形不斷變大,更多的鎖鏈飛射而出,竟然繞過那隻蒼白之手,繼續纏向狼鑰王。

    與此同時,影族大妖王突然出現在逆碑皇者腳下,就見逆碑皇者的四肢被黑影一般的刀刃纏住,黑影刀刃急速展開絞殺。

    英洪繞過蒼白之手,出現在逆碑皇者側面,一張口,一顆由氣血與聖氣凝聚的巨大紅色光球飛出,攜帶強大的氣旋,蘊含無盡的力量,仿若能蕩平萬里山川。

    那凶物躍空瞬間挪移到高空,血色的大眼睛一閉一睜,一道血色神光如開天之劍,散發分界之力,甚至令逆碑皇者感受到濃濃的威脅。

    「都給本皇滾開!」

    逆碑皇者怒吼一聲,第三個字只是一閃,那第四個殘字爆發出鋪天蓋地的血光,籠罩天地,猶如血海倒灌,照耀整座山谷。

    英洪、影族大妖王、躍空、罪龜、毒攻巨蛇、火絡皇甚至方運都猶如被海嘯衝擊,倒飛出去。

    在倒飛的過程中,每個人身上都燃燒起紅色的火焰。

    不過,逆碑皇者終究慢了一步,在它的第四個字發威之前,躍空已經斬斷兩根管道,罪龜在被擊飛之前已經用鎖鏈纏住兩頭大妖王,並在最後收入鎮罪偏殿。

    這兩頭大妖王的境界竟然由五境跌落到一境。

    這血光蘊含排山倒海之力,方運哇地吐出一口血,整個身體被震得處處碎裂,但是下一瞬間生身果入口,迅速痊癒。

    「這是燃血之火,非常詭異,絕對是聖道偉力。」那火絡皇認出逆碑皇者的第四字攻擊,竟然開始收斂氣息抵抗燃血之火。

    方運低頭細看自身,那燃血之火在身上不疼不癢,但卻能無視龜鎧戰體的力量直接作用於自己的身體。

    「我的力量在不斷消耗!」英洪大聲道。

    「我無法破除這種力量,已經用了所有手段。」影族大妖王道。

    凶物躍空用飽含驚恐的神念道:「完了!這燃血之火,是源自負碑獅的力量,只能用聖道偉力才能化解!當年我曾親眼見過,有異族半聖出口不遜,那負碑獅只是瞪了那半聖一眼,半聖周身就燃起燃血之火,用盡所有手段和神物,甚至用聖寶攻擊自己,都無濟於事,最後在恐懼和哀嚎中燃燒盡所有力量,聖隕。最可怕的是,這種力量竟然波及它的上三代與下三代,讓那半聖親族幾乎滅族。」

    火絡皇立刻道:「不!它的第四字只是殘字,一定有破綻,更何況,它並沒完全吸收光兩頭大妖王的力量,我們一定有辦法破解!」

    「方虛聖,你有什麼辦法?」英洪第一時間問方運。

    那影族大妖王也看向方運。

    就見方運緩緩抬起右手,他的右手此刻同樣燃燒著血色的燃血之火,但下一剎那,一團枯黃色的火苗出現,並迅速擴大,很快把方運手部的燃血之火逼走。

    「這種殘缺不缺的聖道偉力,不過如此。」方運說著,那枯黃色的火苗如野火燎原,以極快的速度擴散,最後把燃血之火逼到一處,成為暗紅色的火焰。最後,枯朽之力突然增強,將那團暗紅色的火焰徹底祛除。

    無根的燃血之火掉落在地,僅僅燃燒了三息便熄滅。

    「好!」

    「不愧是人族虛聖!」

    「有救了!」

    四人如釋重負,沒想到方運竟然可以化解這等力量。

    「可惜,遲了……」

    四人全身僵硬,如墜冰窟,立刻向說話的逆碑皇者看去。

    就見逆碑皇者身後的骨碑再度增大一圈,那第三個字已經飛出骨碑。

    「逆時,返古!」

    就見方運的頭頂突然出現一個空間裂痕,一道混混沌沌灰濛濛的氣息吹落,氣息輕柔,但蘊含的力量卻極為剛猛,彷彿能將一片大陸掀飛到星空。

    歲月之風,時光之風。

    但是,奇特的風氣掠過方運身邊便消失不見,沒有對方運造成任何傷害。

    方運站在原地,望著目瞪口呆的逆碑皇者,微笑道:「不好意思,忘記告訴你,我之前殺過一個五境的殘碑凶靈,你們的逆時返古,對我無效。」

    其餘人恍然大悟,方運哪裡是忘記告訴,就是在挖坑等著逆碑皇者,故意假裝不小心。

    逆碑皇者的氣息陡然一降。

    那人象皇者也愣在原地,逆時返古堪稱逆天的力量,縱橫葬聖谷未逢敵手,它之所以捨得動用心器,就是因為清楚逆碑皇者一旦用出逆時返古,有勝無敗。

    「你們……該死啊!竟然逼我動用在古神塔中得到的祖物。」逆碑皇者一張口,一塊骨塊飛出來。

    那青色骨塊剛一顯現,整座山谷的光突然消失,整個世界都好像被黑暗侵蝕,天地間無光無亮,漆黑如墨。

    一種深入骨髓的寒意蔓延,除了祭壇和花園,大地瞬間封凍。

    方運已經是四境大儒,即便在聖元大陸的南北極也不會感受到絲毫冷意,而現在,身體被懂得不聽使喚,本能地想要跺腳跑動。

    那骨塊快速融入逆碑皇者背後的骨碑之中,骨碑驟然漲大,瞬間高達百丈。

    逆碑皇者身體不支,竟被逆碑壓倒在地,但是,它不僅沒有受傷,身體還在變形。

    由凶靈駱駝的形態,緩緩變成巨獅之形。
最近更新小說